聚光燈外的跑者 領跑基普喬格的配速員

0
1845

當埃利烏德‧基普喬格 Eliud Kipchoge 在英力士 1:59 挑戰賽跑進 2 小時突破人體極限,有個人知道他可以功成身退了,那個人是維克托‧丘莫 Victor Chumo 。

照片來源:mybestruns
照片來源:mybestruns

維克托‧丘莫 Victor Chumo 的職業生涯遍布歐洲各地,在義大利贏得許多競賽,此外,在法國跑出的成績也名列前茅。甚至在 2020 年倫敦馬拉松,還可以看見他是基普喬格的領跑配速員之一。

馬拉松場上的兔子

維克托是沒沒無聞的跑者,在明星佔據媒體鏡頭的長跑運動中,他是沉默且不被看見的配角。他自認為是個內向的人,而且在目前的位置上很滿足且舒服。普遍的西方觀點裡,運動員的經濟沒有被放大重視,維克托完全可以抱怨。但他沒有。身為肯亞人的身分沒有權利,他明白,保持現況就好。

照片來源:nnrunningteam
照片來源:nnrunningteam

「作為一名配速員,我幫了幾位運動員取得生涯最佳成績,我很自豪,因為我幫助其他人改變了生活。」

2014 年,維克托在法國贏了 3 場 10 公里的路跑賽,其中包括著名的 Corrida Pédestre Internationale de Houilles ,成績是 28 分 04 秒。而他的專長是半程馬拉松。2016 年在義大利特倫托(62:14)和克雷莫納(62:07)兩場都奪勝, 2018 年則嘗試在半馬賽事跑進 1 小時,那是他身為跑者的自我期許。

2017 年,加入了 Global Sports Communications 由雷納托‧卡諾瓦 Renato Canova 指導。在他加入新團隊不久後,他被要求擔任義大利 Nike Breaking2 挑戰的配速員。儘管最終離破二目標僅差 26 秒,但對維克托有著很大的收穫:「我一生中從未參加過如此高水準的活動,學到了很多東西。這是一次與眾不同的經歷。」而這次的配速經驗,也促成了他前往非洲卡普塔加特,為再次破二做準備。

在荷蘭芬洛以 60 分 10 秒獲得第二名,離半馬跑進一小時只差 10 秒。在 2018 年年滿 31 歲的維克托, 2019 年唯一的路跑經歷,是在英力士 1:59 挑戰賽協助配速。可以說關鍵的一年都是為了成就他人而犧牲自己的目標。誠如上面所言,他搬遷到非洲卡普塔加特,加入 NN 跑團成為其中一員。

照片來源:nnrunningteam
照片來源:nnrunningteam

「世界上最優秀的人都聚集在奧地利,只為了幫助一個人實現馬拉松運動的歷史里程碑。看到埃利烏德有如此出色的表現,我很自豪自己是其中的一部分。我很高興。」但他仍對半馬跑進 1 小時非常期待:「我想跟跑在 59 分的夥伴一塊前進,我屬於那個 59 分鐘俱樂部。」

圓夢的巴塞隆納半程馬拉松

揮別了 2019 年擔任埃利烏德的領跑者身分,隔了幾個月後,他把目標放在西班牙。

2020 年巴塞隆納半程馬拉松,穿著 NN 背心的維克托跑在最前面,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終點只在眼前。「我看到電子鐘時,想到就快要超過一小時,我很緊張。這是跟時間的賽跑,我心底想著,請讓我成功吧。」他說。跨過終點之後,畫面上的維克托趕忙看了看手錶, 59 分 58 秒。他做到了。

照片來源:nnrunningteam
照片來源:nnrunningteam

現在的維克托現年 37 歲,出現在體育新聞裡的他不是穿著短褲或緊身褲。目前受傷的他正等待著回歸,希望後續有好的機會。 2020 年的巴塞隆納半程馬拉松點燃了他的火焰與希望。

過去的配速員身分帶給他很多東西,包含謀生的機會。「一方面是熱情,另一方面是工作。某種意義上說,這是一份工作,我因此獲得麵包。它也是熱情,因為我做這件事並不糾結,不需要教練或同伴提醒我該訓練了。透過配速員身分,我去世界各地旅行,認識不同的人、不同的文化,建立友誼。跑步是一種冒險,讓我開闊眼界,見識世界的美麗。」他說。

很多人會比維克托擁有更多的喝采與榮耀,然而,透過他的分享你會收穫許多。很多人在新聞上一夕成名,然而幾個禮拜過後,一夕成名的那個人將會默默從大眾目光裡消失。

然而,不會失去、消失的是記憶,以及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情感,與你收穫的感動。譬如期待下一場更完美的比賽,或是競賽場上經歷的好與壞,以及帶領夥伴們前進的故事回憶。這些悸動將永遠存在。

 

【延伸閱讀】

沒有最快只求更快 愛廸達推出『快到犯規』速度跑鞋

LAVA TRI大鵬灣鐵人賽十週年 首次增設視障組個人排名獎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