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萬金石跑向全運會 黃威衡憑堅持贏得馬拉松金牌

0
1870

在今年 (112) 臺南全國運動會的馬拉松項目,以 2 小時 38 分 30 秒摘下金牌的黃威衡,跨過終點之後倒臥在地。以全運會史上最年輕、國立體育大學四年級生的身分奪得冠軍。回憶兩週前的奮戰,他笑說,一直到現在,都感覺很不真實。

儘管才 21 歲,骨子裡卻有著一份高強度的執著,採訪時笑容不斷的他,在備戰全運會馬拉松的訓練與競賽的過程裡卻是滿腹的壓力,而這一切,都要從去年的臺北馬拉松談起,而在今年的萬金石馬拉松開始發酵。

擔任配速員而投入馬拉松

國高中時期專攻 800 公尺、 1500 公尺的威衡,他自承成績表現都普普,即便都能站上全運會、全大運的舞台,但搆不著前三名的成績,表現不算亮眼。

「來到國體後,同學、學長都是頂尖的選手,在訓練的時候就知道自己的速度還好。」他說道,「大一的時候在臺北馬拉松擔任 4 小時的配速員,那時候就會覺得跑馬拉松很有趣。是不太一樣的感覺。」第一次壓著速度跑了 3 小時 59 分 05 秒,很累,心底卻很有收穫。

照片來源:黃威衡
照片來源:黃威衡

大二的那一年正好是 110 年全國運動會,在 1500 公尺只拿到第 12 名的成績。賽後隨即調整訓練,增加長距離,以迎戰年底的 2021 臺北馬拉松,那一年他首次以競賽的心態站上起跑線,最終以 2 小時 28 分 46 秒完賽,前半程跑出 76 分 17 秒,後半程則為 72 分 24 秒。

「跑馬拉松我都是後半程會越跑越順。」他笑說:「我當時覺得自己應該比較適合跑馬拉松。」

萬金石馬拉松作為一個起點

往往許多事無法盡如人意,威衡在瞄準 2022 年臺北馬拉松,打算刷新去年成績,卻在賽前跟腱受傷,沒能跑出理想的成績,也把自己後來的訓練搞得一團亂。無獨有偶的,在隔年 2023 的萬金石馬拉松賽前前夕,下肢出現疲勞性骨折的前兆,然而,因為有感疲勞性骨折的影響,最後一個月恢復多過於訓練,反而在萬金石馬拉松跑出 2 小時 27 分 17 秒成績。

「那次跑完之後,我想說,總不能每次跑馬拉松前都受傷吧!跑完都要休一兩個月,這樣不是辦法啊。之後才認真去想我要怎麼預防,是不是少了重量訓練、肌力訓練,還是飲食有問題啊。」他說道,萬金石馬拉松之後,他合作了體能訓練師、營養師,重新整理肌力訓練及飲食計畫。

「如果當時萬金石沒跑好,我大概就順其自然了。」威衡說道:「但是因為跑得還不錯,所以才會想要更好,才想要有一些改變。這還滿奇妙的。」他捏了捏自己的腳說,跑完這場馬拉松(全運會)腳都不會痛,心底還滿高興的。

除了日常的跑步訓練,也增加了肌力訓練,甚至刻意控制飲食。「自己吃東西要秤,大概會抓一個量。外食比較麻煩,所以我多半都是自己煮。」威衡笑說,「以前自己不懂,澱粉都會吃很少,搞得跟健身一樣,後來接觸到營養師和自己做功課,才知道這樣會導致受傷,現在吃的量也比之前自己亂吃時多很多,體脂肪也沒有增長,更讓我知道飲食的重要性。」對威衡來說, 2021 年的臺北馬拉松是一個起點,而 2023 年的萬金石馬拉松則是他的轉捩點。

作為一個選手的自我要求

在馬拉松高峰期週跑量上達 160 公里的威衡,談起訓練有一份堅持。「我從熱身到跑課表、收操有自己一套程序,如果沒有做到,就會覺得今天沒有完成它,也會覺得不踏實。」他開玩笑說:「感覺有點病態。」實際上,威衡的堅持來自於自我要求,每一天都有一個既定的課表,一天的生活裡就是要完成這樣的訓練。即便生活裡可能會有其他事物壓縮了時間,他仍會盡可能抽時間去完成。

全運會過後一週,身體恢復還需要時間,但他的跑量仍是上達 150 公里,備戰即將到來的臺北馬拉松。「我課表的完成率很高,訓練的過程也不太會跳車。」他表示,為了維持訓練的品質,訓練結束後就是在宿舍裡滑滑手機、睡覺補眠,準備下午的訓練。堅持和紀律,是黃威衡身為選手的自我要求。

不要以為第一名就不會棄賽

選手堅持的背後,是迎向比賽的焦慮感。「全運會那一週,我心底很焦慮。」威衡說道,「找了訓練師跟營養師,也有很多人的幫助、學長的支持。如果沒跑好,真的會愧對很多人。」雖然不是第一次參賽全運會,但確實是首次站上全國運動會馬拉松舞台,對他來說,已經盡其所能做到最好。

「賽前三週,我腳底還有血泡還沒好,造成每一步都很疼痛,更導致淋巴炎。」他笑說,「訓練師都叫我不要再跑了。」

賽前,威衡在心底設下的目標,是刷新鄭子健學長的全運會馬拉松紀錄 2 小時 22 分 26 秒,底限就是跑進 2 小時 25 分。「很多人都跟我說,全運會馬拉松就是保牌,不是去拼成績。」他說道:「但是訓練有到,當然就會想要拚拚看。」懷著忐忑不安卻也興奮的心情,黃威衡在開跑後,就以快捷的配速領先在前。

全運會馬拉松起跑的六點,天色還是濛濛亮,氣溫也滿舒適的。曾經幾次參賽台南古都半馬的他,殷實地照著比賽規劃的配速前進,然而,魔鬼總在細節裡,台南烈日在七點多開始肆虐跑者。

以 1 小時 12 分完成前半馬的黃威衡,隨著曝曬高溫,身體狀況慢慢掉下來。在三十六公里左右的折返點抽筋,一度讓他動搖、腦海裡萬千思緒走過。「之前跑馬拉松,我都是後半段比前半段快,但全運會真的很辛苦,我想說要不要棄賽算了。」他說,「也想過就算被其他選手追過去,至少完賽就好。」

幸好有裁判在一旁鼓勵他。「抽筋的時候,裁判跟我說不要急,不要緊張,先放輕鬆,第二名還有些距離。」威衡強調,裁判的話真的讓他冷靜下來釐清思緒。

威衡笑說,想棄賽不會因為你是第一名就沒有這個念頭,當下只會一直去想:要到了嗎?還要跑多久?賽後的自我盤點,他承認自己在補給上沒有做好,甚至是差得太遠。「我原本都算好要喝多少的量,每個補給站都算好了。」他說,比賽時沒有照著策略走,而是照感覺去發揮。

「結果我根本喝兩口就丟掉,有些補站連拿都沒有拿。」威衡說道,「如果當時有好好補的話,可能會有不同的結果。」

邊跑邊走,原本拉開的優勢逐漸被吞沒,最終以 2 小時 38 分 30 秒跨過終點,幾乎是耗盡全力倒臥在終點線上,連想要舉起衝線布條都顯得蒼白無力。儘管離 2 小時 25 分,甚至是 2 小時 22 分都太遠,但盡全力的表現與金牌的喜悅,威衡坦然接受這個結果,也讓他重新認識了馬拉松。

相隔十多日後的現在,仍維持慢跑的功課。「連今天早上跑步都覺得身體很重,感覺疲勞都還沒恢復。」他笑說。不過,再一個月多之後就是臺北馬拉松,仍抱有一定的期待。

今年臺北馬拉松過後,明年比賽還是接續著要來,威衡期望在萬金石、愛媛馬拉松之中挑一場,刷新個人最佳成績。短期的目標,是希望能跑進 2 小時 25 分甚至邁向 2 小時 20 分。除此之外,他也期待在 2024 年於場內賽再提升自己的速度。

作為一名跑者,黃威衡的利器是自我要求與紀律,面對自己的不足尋求專業上的建議。一層一層把自己再提升起來,目前才大學四年級的黃威衡說道,馬拉松還有很多東西可以學,我一定可以再進步。

追蹤 黃威衡 Wei-Heng Huang


填問卷,抽好禮:https://bit.ly/46JxZ5S

【延伸閱讀】

直擊臺北馬訓練營 鄭子健率領最強配速團隊化不可能為可能

黃威衡陳雅芬耐熱奪金 全運會馬拉松七成完賽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