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坦堡.亂過亂世佳人

0
2884

全世界主要大城市,幾乎都舉辦馬拉松比賽。土耳其伊斯坦堡的馬拉松每年十月舉行,伊斯坦堡是亞洲的盡頭、歐洲的開始,比賽賣點讓你橫跨兩個大陸,起點在博斯普魯大橋接駁亞洲的一端,終點在藍色清真寺外旁的空地,以跑步緩速流動的視點,你會看到另一個伊斯坦堡,還可以跟親戚朋友吹噓:「我好棒耶!由亞洲跑到歐洲!」

好風景是麻醉劑,在博斯普魯大橋上看歐亞大陸漂移、穿過Topkapi皇宮後的花園、在Hagia Sophia前跑……完全忘記疲倦和酸痛。不過,最「驚心動魄」還是終點的場面,獎牌和紀念品都放在幾輛客貨Van上,工作人員從窗口遞給跑手,但個個爭住搶、搶完又搶,有如大甲媽祖廟爭上香,最後連工作人員也發火,要跑手繳出號碼布才可以換領。

一個公民素養高、社會講法治的地方,馬拉松比賽也是井井有條,讓跑手舒舒服服享受比賽,不會出現混亂,有怎樣的社會、就有怎樣的比賽,所以馬拉松也是社會的縮影。以香港為例,馬拉松是擾民的活動,即使參與人數愈來愈多,也不會封多一點路,永遠是極沉悶、遠離人群的隧道和高速公路,因為經濟發展在香港最鴨霸,體育是可有可無的。

跑中國的馬拉松要打醒十二分精神,內地跑手痰特多,無論上海還是廈門,聽到咳聲請隨時戒備,小心被稠濃的痰擊中。中國人沒有私人空間的概念,內地跑手寧可忍受濃烈的頭油和汗臭味,也要拼命找空檔向前擠,直至人家的汗水弄濕你的衣褲,但這些擁到最前列的跑手往往佔著茅坑不拉屎,堵在後面的快跑手要在人堆中左穿右插才可突圍。

在東京,有跑者裝扮成Starbuck的外賣咖啡;在法國武鐸,有跑手打扮成當地建築公司的壓路車,讓參加者如置身化粧舞會般快樂。橘逾淮而枳(出自禮記‧考工記序,比喻人或事物因環境不同而改變性質。),中國不愧為全世界資本主義最赤裸的國家,在號稱華中最大型比賽的鄭州開封馬拉松(36,000人參加),一堆跑者抬著礦泉水宣傳廣告版,組成方陣一起跑,以銅臭的廣告劫持和污染馬拉松賽事,也令比賽顯得相當cheap。

無論是廣告品味、馬拉松、還是公民素養,中國仍是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 更多賽事照片:
https://www.facebook.com/media/set/?set=a.194650455648.153566.539715648&type=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