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前國手,我想說的是 — 李陳盈如

0
6247

文/張嘉哲
圖/李陳盈如 提供

來自平地原住民的她,綁著馬尾,黝黑的皮膚,不扭捏的李陳盈如因運動將自己曬到黑的發亮,她總是自信且幽默地笑稱自己像是位泰國人,但這股自信卻不是來自於2006年杜哈亞運田徑女子4×100公尺接力銅牌,而是來自於重新發現跑步的美好。

_DSC7512

當還是位專業運動員的李陳盈如,和其它臺灣田徑女運動員一樣,不太會穿兩節式的比賽服,或是三角短褲,因為總是覺得自己身材不好、腿太粗,身材方面與西方選手有些不相同的差異。但有趣的是,隨著時間的增長變化,李陳盈如對自己身體的認知從害羞怕別人看到的太壯,轉為是肌肉線條健美的美感。李陳盈如過去不太會跟別人分享自己比賽或訓練時的照片,因為她覺得訓練累的半死,訓練後根本不想再接觸任何跟跑步有關係的事物,只想好好的吃吃喝喝與大睡一覺,她曾經最高紀錄從下午四點訓練到晚上11點:「當時拿到亞運銅牌後,只想休息,在任何訓練的時候,都只想離開。」,但現在的她不但會在臉書分享她做核心與重量訓練的照片,有過去訓練的底子,動作可說是相當標準且優美。

972206_10151598718713163_970889466_n

曾在2013年世界大學運動會,由中華女子排球隊總教練推派為體能訓練教練。

競技時代的李陳盈如對於訓練的倦怠感,也影響到她學習競技運動訓練相關的知識,直到她到國中代課健康教育課程時,才真正了解到飲食營養與生活的重要性。這讓我感到很驚訝,因為體育相關大專院校都會有運動營養學的課程,但她表示當時只想修一些較有興趣的課程順利畢業,但現在也因為學校老師揪團參加路跑賽,才開始找回跑步的樂趣。因教學與訓練長跑的需要,便自我精進營養學分區塊,而李陳盈如所言不虛,當她踏進跟我相約訪談的咖啡廳後,一心只想找杯現榨柳橙汁,我抹一抹嘴角還殘留的奶油,這又是她今天第二次令我感到驚訝。

1738563199

圖片2_副本

李陳盈如覺得大學就讀是的田徑隊教練很專業,所以當時的她不會自己去蒐集跑步相關資料,心想通通交給教練就好,因為不管教練對或錯,都還是要訓練,因為她很相信教練所給的ㄧ切。「以前訓練時是不可以說話的,因為教練覺得說話會分心影響到技術動作的學習,但自從教練去美國接受新訓回來後,他就沒再要求我訓練少說話。」,現在的她從事的不是過去專項的100公尺短跑,長跑與游泳都是她自修學習與朋友討論而來。「過去放假只想出去玩,熬夜、唱歌,現在放假不是跑步、重訓就是游泳與衝浪。」

李陳盈如已經跑過貢寮、NIKE女子、八里,這三場半程馬拉松,她人生目標是挑戰夏威夷馬拉松,但因為目前能力有限,她只好把完成初馬夢想往後延期,但我個人卻覺得是件好事,畢竟半馬最佳才226,這樣補給會吃不到,至少多些時間好好再準備。現在李陳盈如心中充滿馬拉松夢想,嘴裡也滿滿的馬拉松經,但其實李陳盈如從小就最討厭跑長跑,只要課表超過300公尺就開始想逃避,曾經國小籃球隊後衛的她,也因為跑的比較快,所以被教練推薦去田徑隊訓練,國一因為參加六公里路跑賽跑的最好,教練希望她專心訓練八百公尺,但鬼靈精怪的李陳盈如,居然在測驗八百公尺時技術性狀況不佳,讓她如願的正式成為100公尺短跑選手。

1979756_465209473613662_8957637310763733459_n

今日的李陳盈如,少了對運動的厭惡感,多了對運動的熱情,平時除了教課、帶校隊,也正在攻讀研究所撰寫論文,但她還是依然認為:「跑步可以讓身體變健康,讓腦中分泌腦內啡,心情變更好,但跑步不能當飯吃,站上亞洲最高舞台的頒獎台,心中的榮耀還在,但卻也只是個回憶。」,唯有眼前的馬拉松與鐵人及衝浪夢想,她比較感興趣。

 

延伸閱讀:審美的開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