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兒彎彎照九州,幾家歡樂幾家愁

0
3754

「堅持」,對我來說實在是一個不習慣的讚美,因為多年來「固執」才是同儕對我的評語,所以我一直搞不清楚如此相似的固執與堅持,是要如何去區分界線?自己對於自我的判斷是認為我比較偏向固執,如有人這時贊成而且附議時,我又會特別強調這是擇善固執,不是只有固執,當然,可想而知我肯定又被同儕們一笑置之。

 

01

 

十五年來的跑步旅程,褒貶不一,我們常從外在的評價來塑造自己的形象,卻忘記去發現真正的自己,所以我們即使成為人們眼中完美的人,但在夜深人靜時,還是感到如同迷路般的恐懼感。很多時候,我根本不清楚自己是誰,與其說我用跑步來完成去奧運的夢想,但更接近的是,跑步令我更清楚地了解我自己的真相,因為想去奧運是2007年才萌生的念頭,並不是從小就有的雄心壯志。

 

有位教授曾在課堂上問過我一個多數人都問過我的問題:「為什麼跑步?」而不知從何而來的勇氣,使我對著具有權威性的人物,回答著令我朋友們都翻白眼的答案:「因為跑步的時候,我才覺得活著。」而也只有這位教授沒有再繼續追問常聽見的揶揄:「難道你現在是死的嗎?」看來她是很喜歡我的體悟,在某次舞蹈研討會上又再一次提出來這次的問答與大家分享。02

我做過很多只有三分鐘熱度的事,吉他有三把都只會C大調、口袋日文書兩本,五十音也沒背熟、快速背英文單字五本,最熟悉不會拼錯的還是God、love、,特殊教育學程讀了三年沒去實習、研究所讀了三年被退學,諸如此類。回想過去,真正想要長久持續且義無反顧及不聽勸告的事情大概只有兩樣:把妹與跑步。這兩件事相同之處甚多,都令我願意至於死地於後生,試想,如果這世界不能把妹,那又有什麼意義呢?

 

但在自我更深入的解剖同時,發現自己並不堅持也不固執,而是害怕,害怕什麼?害怕後悔。也因為害怕後悔,而使我全力以赴,正如浪人劍客漫畫裡表達的,真正厲害的高手,是極度害怕死亡,所以才能處於不敗。然而,用盡全力了失敗,至少未來還可以躺在斜椅上,看著夕陽喝著冰紅茶並且安慰地告訴自己,就算時間再從來一次,我也只能有不及而無過之,如果我感受到自己當下沒有用盡生命的力量,將來我一定會成為在電腦前,帶著匿名的面具抱怨、戲謔和踐踏其他運動員好讓自己逃離後悔的深淵。

 

而對於堅持的另一個有著直系血脈的雙胞胎兄弟永不放棄,我感到如同推理小說般的懸疑,因為在不放棄之前,不早就也已經選擇放棄一堆人、事、物了嗎?或許是青春期荷爾蒙過多的緣故,我總是喜歡在賭局還沒結束之前先攤牌。正因為我放棄了全世界,所以剩下唯一還沒脫手的,便更會死命的抓住不放了。

03

凱莉小姐時常對我一直癡迷的訓練長跑而發出問號,她始終不了解為什麼我要一直不斷的跑、跑、跑,對她來說,跑步是一件腦人又一項不討喜的減肥事項,而對於向她解釋我也花了很多的時間摸索與思考,我喜歡跑步,也願意花較多的時間從事跑步運動來脫離學校教室裡的死陰幽谷,而付出過多的時間,正也需要更多的自我成就與需求的回饋做為補償,當付出的比回饋的多時,我便會開始懷疑與猶豫是否還要繼續訓練下去,當回饋與付出呈現平衡狀態的時候,我又會覺得這一切就是真理。

 

我可以很熱血的告訴催眠自己,如果這世界上沒有奧運、沒有政府,我也會一直跑下去,我甚至可以冷酷的催眠邀約我一起聚會的朋友們,運動員必須要犧牲,所以我犧牲了你們。有人說我這樣是氾濫的罪惡感,也許我的朋友們也期待且希望看見我完成我想要完成的願望,但也因為剛做為人妻的APPLE完全體諒我因為自私的想要去奧運,而放棄參加她的一生一次的歸寧宴,這總對於他人無限的寬容與體諒才是令我最過意不去的,倒不如像張叔叔一樣幹譙我兩句,說不定這樣的扯平方式才會讓我好過一點。

 

04

 

最有趣的居然是,在不斷的自私與受到寬容的過程,反而更珍惜週遭的朋友,而不是只建立在吃吃喝喝上,過去我總是認為朋友是相對的,我對Tom好,Tom也要對我好,如果Tom見色忘友,我就覺得Tom背信忘義、豬狗不如,但最後才真正的了解到人與人之間不一定是相對的,也許就因為這種如運動員一定要讀書,而高材生卻不一定要運動的不相對,才看見人類最深的黑暗中那道淺淺的光明吧?

SHARE
Previous articleMIZUNO路跑教室台北場回顧,迎接7/14台中場
Next article一年一度的泥漿路跑又來囉!
張嘉哲
【嘉哲的真男人日記】 張嘉哲,字 朽木,號 真男人。于2012倫敦奧運田徑馬拉松中,創下奧運倒數第九名,中華民國歷年奧運代表選手最多位數名次的一顆鑽石。 各項目最佳成績 5000公尺:2010/06/13中國田徑大獎系列賽14:26.64 10000公尺:2010/06/14中國田徑大獎系列賽29:48.95 半程馬拉松:2010/12/19台北馬拉松1:05:55 馬拉松:2011/03/27鄭開馬拉松2:1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