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奧運回憶錄

0
2921

在奧運前曾經參加過兩次世界田徑錦標賽、兩次亞洲運動會、一次東亞運動會,這幾次的國際比賽都有一點相同的共通點,出發前的訓練日子被看顧的非常緊迫,大家都相當的特別關注一舉一動,而每當回國後一踏出桃園國際機場的當下,總彷彿覺得自己和身邊的遊客沒有什麼分別,張叔叔匆匆忙忙的推走充滿臭衣服的行李,而我靜靜地跟在後頭。隔日醒來更顯得落寞,我並不期待睜開眼睛,因為急急忙忙、吵吵鬧鬧的高潮過後,只不過又是個躺在床上盯著天花板發呆的早晨,一段已經習慣的緊湊生活,在一夕之間又歸回完全的平靜,一切來的突然,總要讓我要花很多時間的再去適應明天。

 

而很奇妙的是,這次奧運回國後並沒有這樣的心理情況,因為我的朋友們都有觀看我的比賽,而且魏振展也有到過選手村,所以不會出現我興奮地口飛橫沫,朋友們卻一頭霧水瞪著大眼望著我到底在自HIGH什麼的摸不著頭緒,這樣的談話會令我覺得有一種寂寞的距離,因為離我最親近的朋友們為什麼不能一起分享我的快樂呢?忍不住地又令我在高處不勝寒之下喝了口胸悶的燒酒。

01-IMG_2924

 

我喜歡分享,更相信分享的力量,分享讓我與朋友們更加貼近,也因著分享我們可以互相進步與成長,十年前第一次在內蒙古遇見佐藤爺爺時,心裡盤算著先花一個禮拜的時間與他混熟,再假借與他分享台灣泡麵之意,行套問出跑步技術之實,但人算不如天算,這種算計的心態敵不過偉大的情操,才過不到三天,佐藤爺爺就自己走到我的房間,用不標準卻很努力的中文,畫了一張我的跑步姿勢與正確的姿勢做相比,在房間裡的我,雙眼仔細地看著他作畫,如同行書般的流暢感畫出了每一個小細節,在感動還來不及出現的時候,我佩服日本對於跑步動作的研究嘆為觀止,就在那一次的無私分享,開啟了2012年台灣倫敦奧運馬拉松的第一塊拼圖。

DCIM100GOPRO

 

原本漸漸被遺忘的最後壓軸,又被遞水門事件掀起,愛戴之情被竄改為針鋒相對的政治炒作,說的露骨一點,在同仇敵慨之下只不過更顯露出半斤八兩的糗態,真不知在電視上討論遞水的名嘴們,有多少位真的看完馬拉松的全程轉播?我可愛的朋友們總是很興奮得對我說:「你紅了,大家都在討論你。」我也淡淡的一抹梁朝偉式的微笑回應:「他們討論的是遞水,不是我。」事件主角就是這八瓶紫色的水瓶,小巧玲瓏的它們想不到有如此不同凡響,個人飲料總共可以放九個,這次特別在馬拉松半程的地方多一個水站,所以比往常的八瓶多了一瓶,經過大會巧妙的安排之下的繞圈賽,水站都會重覆經過的可分為三站,每站每個國家一個桌子,每站都可以有一位隊職員站在個人水站區,大會會安排一位服務志工幫忙,所以一個國家派兩位隊職員就可以三個水站都有人遞水。

 

DCIM100GOPRO

 

江總教練替我搶回了八個自備飲料的水瓶(各國教練擔心大會準備的水瓶不夠,真的是用搶著拿水瓶),我裝好了寶礦力粉末加水之後,送至大會個人飲料的收集處,服務人員跟我說要去個人飲料水站的隊職員要去某地與幾點搭乘巴士,因為我比賽中都自己拿水瓶比較習慣,所以我回答不會有人過去,就這樣,激起了風暴的第一股氣流,而我的最佳前三次馬拉松成績都是喝白開水喝出來的,原本連個人飲料我都不想放,但最後還是有所準備,要不然這風暴會更大。

 

討論遞水門事件實在對於奧運馬拉松倒數第九名與個人近四年來倒數第二差勁的成績上於事無補,真正的重點根本不在於有沒有人遞水與成績有沒有相關,如果真的如此同情我,就應該會發覺到為什麼田徑隊裡的六位選手、五種項目中,卻只有兩位教練,而沒有專業的中長跑教練或是馬拉松教練,真的要噹人也要有憑有據的噹對地方,證嚴法師提倡禮儀之美,有理才有禮,先講道理才是一種禮貌,不講道理就枉費我們身為21世紀資訊爆炸年代裡的文明人了。

SHARE
Previous article奧運的激情結束後
Next article跑步作家John Bingham
張嘉哲
【嘉哲的真男人日記】 張嘉哲,字 朽木,號 真男人。于2012倫敦奧運田徑馬拉松中,創下奧運倒數第九名,中華民國歷年奧運代表選手最多位數名次的一顆鑽石。 各項目最佳成績 5000公尺:2010/06/13中國田徑大獎系列賽14:26.64 10000公尺:2010/06/14中國田徑大獎系列賽29:48.95 半程馬拉松:2010/12/19台北馬拉松1:05:55 馬拉松:2011/03/27鄭開馬拉松2:1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