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吳超馬】衝擊的時刻──補給員的棄守與堅持?

0
2293

文/張筱菁
圖/鄒宏彬、JOGSTARS林鐵仁、各方跑友

 

 

匡寓以觀賽者的角度,寫了一篇很棒的東吳24小時賽事分享文,不一樣的身分、立場的人藉由匡寓細膩且富情感的文筆,都能從中獲得彷彿身歷其境般的感動,有興趣可至匡寓FB一訪。(或don1don賽事報導,由匡寓執筆)

身為宏傑(2431)24小時補給員的我,由於之前曾發過補給員碎碎念的文,在此不再贅述,藉由節錄一段匡寓的文當引子,分享給大家這24小時最讓我衝擊的時刻。

——————————
『應該破不了去年的紀錄了。』
『我想棄賽了。』
『我可以再休息一下嗎?』
如果你是跑者的補給人員,你該是送跑者下他自己選擇的地獄,還是聽任他的決定、讓他休息回到天堂。
——————————

 

賽前擬訂盡量不睡,因為依慣例,宏傑只要一睡,之後戰鬥力全失,之後就算再上賽道也是勉勉強強在應付著比賽,遑論實現夢想這種愈來愈遙不可及的目標。

入夜後,尤其是比賽下半場(後12小時),我內心早有準備,開始嚴陣以待,因為選手勢必開始會有撞牆的生理與情緒反應,也許會有各種花招來考驗補給員。

宏傑在22:45左右(13.75小時,136.8K)即進站大休,破了不睡的約定,但無妨,策略是死的,人是活的,本來就該依當下情況去做最好的判斷與處理。22:45~23:10這段期間,羅維銘大哥幫了很大的忙,主導讓宏傑平躺、腳抬高、按摩,並擬配休息時間及之後配速,以達原定低標200K。

23:10,喚起狀似意識不太清醒的宏傑(還想睡),羅大哥精神打氣與拍打後,重新回賽道繞圈圈。剩下近10小時要吃下63.2K,就算是下半場,只要有決心,緩緩的向前邁進,應該是可以辦到的。

是嗎?其實我內心不捨的同時,夾雜著不安。

許小松

(照片來源:許小松)

2

Yushi Yu 3

(照片來源:Yushi Yu)

 

近04:00(19小時,170K),宏傑再次進站表示想要休息,而且是要趴著的那種。10分鐘左右再喚醒,表情是垮著的,眼是閉的,帶著滿臉的痛苦,聲淚俱下向我說著對不起…,然後壓根兒沒有要從椅子起來的意思。

「對不起…..,我不想跑了……,我想棄賽…..,對不起…..」宏傑縮在椅子上,摀著臉,泣不成聲。

如果你是跑者的補給人員,你該是送跑者下他自己選擇的地獄,還是聽任他的決定、讓他休息回到天堂?

范家豪

(照片來源:范家豪)

 

當下我內心是震怒的!因為我覺得我被欺騙了!半年來的準備、心態調整,陪著你逐夢,兩人不斷的對話激盪,不就是為了這個舞台,現在你卻跟我說你想提前下台?我無怨無悔扛東扛西、跑進跑出、守候在場內,不就是為了讓你專心跑、無後顧之憂的跑,現在你卻背棄你的夢想,當縮頭烏龜?尤其你現在根本無傷,講難聽一點的,曾志龍都還堅持在場上,你居然有臉說得出你要棄賽?!你怎麼對得起你自己、對得起我?我真的快被氣到冒煙噴火了!!

我很清楚已跑了19小時,尤在午夜時分,選手身心俱疲,堅守的信念極容易在此時潰不成軍。另一個聲音告訴我:對選手仁慈點吧,或許他的身體出狀況了,才會做出這樣的決定,如果硬叫他回場上,除了選手跑得心不甘情不願,喪失了意義,更甚如果危害到身體,影響到未來跑步生涯,這罪我擔不起。

我想了一下,「你聽清楚,我知道你沒傷,我問你最後一遍,只要你再告訴我你要棄賽,我現在馬上收東西帶你回家,我沒差,因為之後遺憾的絕對是你,不是我。而且你搞到我了,來這邊累的半死,還白做工。還有,今年你都跑不完了,明年也別想再來跑,你根本沒立場說服我。我再說一遍,我真的沒差,你自己做決定,你自己好好想一想。」我看著他,一字一句木然的說,帶點不為人知的洩氣。

讓他休息,讓他棄賽,事後結果論,其實是下地獄,唯有堅持戰到24小時結束,才是送選手回天堂,那也是他們最終的殿堂。但平靜下來,我沒有甚麼激勵的話要說,也沒有預設想聽甚麼答案,甚至我已經在想有哪些東西要收拾了,19小時的補給,我也很累,如果選手都自我放棄了,我堅持何用?

Yushi Yu

(照片來源:Yushi Yu)

 

他抽著抽著,不敢再情緒用語,雙手用力拍了兩下臉,似乎是想了想後,願意回賽道上了,我看他決心還不夠,問他,讓我幫你好嗎?他點點頭,於是我邊哭邊狠狠甩了他兩巴掌。肝腸寸斷。

等他抱頭痛哭發洩後,怯怯的問:「如果跑不動可以用走的嗎?」當然,怎麼不行。於是他重新出發,近04:20,比賽進行到19小時20分鐘,他真正站上屬於他的賽道,跟自己的比賽現在才真正開始,因為這次我看到了他的決心和初心。

之後準備了裝著溫熱開水的水瓶讓他拿著跑,同時開始陪跑,一邊鼓舞他,一邊觀察身體是否無恙。

25_DJT2794

近05:00(20小時),因宏傑還是有點反胃,我決定送他進醫護站,醫生檢查後表示應無大礙,體重少3.6公斤,有輕微脫水現象,連同反胃可以吊點滴解決。我們心裡都很掙扎,宏傑其實不太想接受侵入性的治療,我想了想,還是讓他吊,一方面讓他斷了他不舒服的念頭,一方面順便讓他躺著好好閉目養神也無不可,畢竟我現在已經不擔心他又有賴皮的念頭了,因為他又變回那個有鬥志的N大了。

躺在床上,他安心的看著我,小心的問了第二個問題:「……我可以閉眼睛嗎?」

「當然可以,不然你躺著幹嘛,趕快睡,點滴滴很快,你沒多久時間可以瞇了。」我是ㄍㄧㄥ著快落淚的情緒吐出這些話,看他眼睛閉上,我開始反省是否對他太嚴苛,下手太重,畢竟他是那麼依賴與相信我的孩子,或許有更好的方式解決當下他想棄賽的念頭?無法思考,因為我腦袋有點渾沌,大概是累了。

鄒宏彬

(照片來源:鄒宏彬)

 

06:10(21小時10分)回到賽道上跑著,宏傑也開始有胃口,會餓了,吃了包子、香蕉,繼續執行著”彎道走、直線跑”的策略,我也在旁跟著跑,一直跑到比賽結束前15分鐘拿相機在跑道旁幫他拍照為止。

范家豪2

(照片來源:范家豪)

蕭耿皓

(照片來源:蕭耿皓)

 

最後一圈,我看到他終於笑得出來了,拿著台玩ㄎㄚ的布條奔向終點,然後比賽結束。結束的當下,我沒有在他旁邊立即分享他的喜悅,我還在操場的另一角,背著相機,緩步的走向私補帳棚區,邊走邊回想這幾個小時發生的事,然後眼眶有點濕濕的。

我真的盡力了,嘉許自己,也嘉許曾重重跌落,仍又奮起的N大─鄒宏傑。

 

41_DJT3519

Yushi Yu 2

(照片來源:Yushi Yu)

Kane Yuan

 (照片來源:Kane Yu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