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人特教老師 ─ 魏振展

0
5835

01

「運動是我生命中的心靈導師。」─魏振展

02

魏振展,從游泳選手、田徑選手,直到在北體大二的那一年成為鐵人,一腳踏入鐵人三項這個圈子,轉眼間已經有7年的時間,7年中,不管是個人、還是代表國家參加過很多比賽,拿下國內多項比賽的殊榮,相信大家對他在賽場上的優異成績有目共睹,目前身分從菁英鐵人轉變為於台北啟智學校北區特教資源中心的巡迴教師,在醫院和家中輔導需要幫助的病童,也希望繼續保持對鐵人三項的熱忱,一個是自己熱愛的工作,一個是最初的夢想,兩項都需要花很多時間去經營,在喜愛的工作和運動之間取得平衡,這是他鐵人之路的新旅程。

03

動靜皆宜

04

「當你身體疲憊不堪的時候,連一陣微弱的風都抵擋不了,人的力量是多麼脆弱,所以運動一直在身邊,讓我保持謙虛、保持不斷努力的態度,追求身體想要達成的境界,盡量排除得到獎金、獎盃的想法,因為運動只是讓你開心的事。」振展說。很多鐵人眼中,振展是他們心目中的模範,是他們想要學習的對象,其實背後經歷了很多事情,造就了現在的他─謙虛和樂觀。

05

06

07

08

從小他的樂觀、好動性格來自家庭,「家人是我最大的支柱,運動也是他們帶我進入的,小時候爸媽常帶我們去海邊、溪邊、爬山,過年也是3、4天在外面露營,」振展說「我爸是個不喜歡住飯店的人,只要出去都住在溪邊、停車場,不喜歡拘束。」就是這樣熱愛大自然的家庭,從小振展雖然生活在都市,對自然環境卻不陌生,因為接觸大自然,也讓他們一家都是樂觀的性格,家裡他和弟弟魏志翔都是運動選手,志翔現在是游泳選手,也曾經練過鐵人三項1年的時間。

09

10

11

在他的運動生涯中,充滿了很多巧合,機緣之下一路歷經游泳選手、田徑選手,最後成為鐵人三項選手,「會當運動選手是一個巧合,沒特別規畫,小三、小四在外面(校外)學游泳,游得還不錯,之後有教練問我要不要去跟國小泳隊一起練。」振展說,他從三重正義國小轉學到西門國小,成為游泳隊的一份子,不過, 升上國中後就轉練田徑,這對他來說似乎沒有衝突,「印象中,我6/30離開游泳隊,7/1到光榮國中田徑隊報到,之後就再也沒去練游泳了。」振展說「那時候沒有想太多,因為就是喜歡運動,那游泳和跑步不都是在運動,從小就喜歡看電視、聽收音機轉播棒球、奧運比賽…。」不只如此,「小時候爸爸是跑步俱樂部的成員,他也會帶我去參加路跑比賽,我也比過小鐵人,所以小時候就很喜歡運動。」振展說,原來,他的初衷就是「運動」,並沒有被單一運動所拘束。

12-1906453218

13

升上高中,他就讀的三重商工,影響他運動生涯很深的一段時間,當年很幸運的田徑隊招收第一屆男生選手,回憶當時,隊上只有9名男生,其他全部都是女生,高一進去,現在也是長跑選手的陳淑華是高三生,因為兩人都練長跑,也有很好的交情,「因為我們沒有體育班,大家都讀一般科(當時振展讀機械科),所以我有很好的學習機會。我們統一住宿,7點開始上課到下午5點跟大家一樣,沒有差別待遇,下課後才是另一段練習,練習完又有晚自習,張淑惠老師希望我們運動成績和學業兼顧,更注重品德教育。」振展說。

14

「在這裡我學會表達自己的想法、多閱讀,還有上台去面對人群,表達自我的機會,那時候覺得田徑隊規定好嚴格,但是如果沒有那時候,我也就不會有這麼好的成長表現。」振展說「而且跟當時的同寢有很深的革命情感,我們現在都有保持密切的聯絡,這是我人生中最特別的時候。」

15

16-1476106535

所以,令人佩服的是振展不僅體育成績好,連課業也念的好,在班上成績都可以保持前5名的水準,可說是文武雙全,「印象很深刻,剛從正義國小轉到西門國小,第一次段考,數學考40幾分,我媽把我叫去房間,叫我跪著卯起來罵我,如果只為了游泳,不好好學習,那乾脆連游泳也不要練了。我就說:我不要不去練習,我要游泳。從那次之後,我從來沒有因為學業的事情被罵過。」振展說,他有良好的自我規律造就現在的他,當然家庭因素也影響他很大,「在我的成長過程中,一直是很快樂的生活,爸爸早上幫忙超市載菜,全年無休,下午去哥哥開的搬家公司幫忙,媽媽是保姆帶3個小孩,加上姐姐的小孩會來家裡玩,客廳都是他們的玩具,電視播的是巧虎,還有他們打鬧的聲音。」振展說,一家人過著單純快樂的生活,加上現在是特殊教育老師,身邊也都是小孩子,他喜歡那份最單純的生活,訪談中從振展眼裡看得出充滿喜悅的情緒。

 

成為鐵人

17

17__6_~1

「自己會游泳也會跑步,以前就參加過小鐵人,也蠻關注這項運動的,大二是因為跑步遇到瓶頸,也受了傷,跟曉春學長(賴曉春)聊過,他覺得我有發展的機會,給我很多建議。」振展說。一開始練習是聽障奧運自行車選手鄭淮帶著他,兩人學游泳認識,又剛好住家裡附近的,成了練習夥伴,「他帶我練習,也是他帶我去哥倫布(車隊)騎車,當時他們有一群人在玩鐵人,一起練了2、3年,加上車隊的黃顯熙教練本身也是選手出身,所以他很了解選手,在那裡我得到很多幫助。」振展說,2005年經過一段時間訓練後,他參加當年的在台南走馬賴舉辦的統一盃,表現亮眼,「當時有國外選手,我是總排第9,國內第2,楊茂雍是第一名。比較幸運的是我一入門就表現的還不錯。」振展說。

18

鐵人生涯中的每一場比賽,對他來說都有特別的意義,「2005年統一盃進終點全身抽筋,因為那一場拿到國內第2,我有機會去新加坡(亞錦賽)比第一場國外的比賽;去新加坡第一場比賽我最後一名…」振展說,當初統一盃亞錦賽的選拔賽,資格就是成為國內男、女前兩名,當年只送4個選手出去參賽,男生選手中楊茂雍和他一起出賽,那一次也是很奇特的經驗…「我印象很深刻,從游泳開始就是最後一名,出發一個人游,騎車出去一個人騎,跑步出去一個人跑,很緊張很慎重,但是情況怎麼會有種莫名的感受,我不是在比賽嗎?」振展說,出去國外比賽受了一次震撼教育,「從新加坡回來後,就覺得好想練練看喔!這挫折給我決心,因為不服輸,所以堅持(訓練)這麼久。」振展說「跟這領域的頂尖選手來比,我不是最好的,所以一直以來都沒有滿意過,只是每一場都盡全力,每一場比的好比的不好,都有進步的空間,當然贏的那瞬間會開心,輸了會難過,但是過了之後,會想辦法讓自己更好。」振展說,在他心目中自己沒有最滿意的表現,也許這就是他不斷想進步的原因,這一次的堅持就是長達7年。

19

「有澳洲教練和Craig(NRG2perform 的教練Craig Johns)幫忙出課表。Craig他也影響我很大,他讓我看到對鐵人的熱忱,給我很多方向,從他身上學到很多東西。」振展說,運動這條路上,多年來有很多貴人相助,其中一個人就是他口中一輩子的朋友─張嘉哲。

20 (2)

張嘉哲和他從國中就認識了,超過10年的友誼,難能可貴,看張嘉哲的文章裡提到魏振展,總是會開些小玩笑,但是,私底下的交情是很密切的,「有一次我們去比全中運,之後大家一起去打籃球,結果我撞到鼻骨骨折、噴血,一群人陪我去醫院,這是所有人都做的事,但是我從醫院回到選手村休息,隔天起床發現床邊有壽司和牛奶,那時候我們交情還沒這麼密切,但是他就是會做這種貼心的事情。」振展說「之後我們去內蒙古移訓、上北體他也是我的學長,一起做了很多事情,他做了很多讓我感動的事情,出去吃東西他拿很多小菜給我,我大燈壞掉他會拿錢叫我去修,當然我之後有還他錢,但是當下他會選擇這麼做,真的讓我很感動。還有一次我摩托車在山上壞掉,我們上同一堂實習課,已經上課了,我打電話叫他接我,他還是來了,這就是我們的友誼。」

21

「真的做到感覺這個朋友是一輩子的,我們的交情像一杯水,很淡但是不能沒有它,我在人生最低潮的時候,他都在我身邊。」振展說,他們之間的感情,像是親兄弟一樣要好,同時嘉哲也是振展佩服的對象,「他是現在才被大家看到,印象中他在台灣很少拿第一名,但他的執著與努力不懈的力量,是我真正欽佩 。」振展說,小編真的覺得人生中能遇到這樣一個朋友,可以互相支持、學習,是最大的幸運。

22

因為收到太多幫助,他也盡所能回饋大家,像是回到三重商工當實習老師、在北教大開一門鐵人三項專項課,「以前我一路過都是接受別人的幫忙,現在我有鐵人三項的能力,也有特教老師的能力,如果可以去幫助別人,會跟你當選手接受別人的幫助不同,雖然現在我沒有太多能力回饋幫助我的人,但是,我能將我的能力提供給我可以幫助的人。」振展說,就像他現在的特教生活一樣,是在做幫助別人的事。

 

特教老師

23

當初選擇修特教學程,是因為北體只有國小教育和特殊教育,國小不分科系都得教,而且師資很飽和,特教跨足的領域就有國中和高中,相對的機會大很多,因緣巧合之下,振展進入這個領域,沒想到衍生出這麼多的熱情,「特教真的很特別,是我們這種身強體壯的運動員平常不會接觸的世界,因為在這個社會上,妳的體能太好了,看到弱的那一環,感觸非常深。」振展說「看到他們你會覺得:這年紀不是應該在外面玩耍嗎?他們怎麼會在醫院躺著?連吃飯都有困難。」

 

從今年9月開始,振展是台北啟智學校北區特教資源中心的巡迴教師,跑的是醫院和病童的家裡,「會申請這兩項的,都是已經嚴重到連學校都沒辦法去了。」振展說,當初他考試時也有考普通學校的特教老師,「我考了2間,一間是南門國中,一間是台北啟智學校,我如果去南門國中,對之後要考國中聯招或獨招很有幫助,因為在裡面的一年,可以為明年的正式教師考試做準備,但是我選擇台北啟智學校是因為這裡與眾不同。面試的時候老師會問你,如果在你的教學過程中,你的學生過世的話,你會怎麼做?」振展說「那時候我才知道他們才是真正需要幫助的,你做的事情更有意義,而不只是為了考正式教師而已。」

24

「那時候第一次看到的學生,現在國一,全身癱瘓只能動眉毛和嘴角,第一次看到他,從每分鐘96下的心跳知道他還是活著,他的認知是正常的,這樣的景象真的非常震撼。從醫院離開騎著摩托車回去,我都快飆淚了。」振展說,現在他負責7個學生,他們都是重症病童,有些是癱瘓,一輩子沒辦法痊癒,有些是癌症病童,他們從發病到痊癒,面臨多重身心的煎熬,這時候振展的角色,就必須幫他們度過難關,「我能做的其實不多,盡量陪伴他們。」振展說「我有個學生他小六的時候神經被感染,還沒發病前很愛運動,喜歡跟同學出去打球,也是國小扯鈴隊的,生病之後全身慢慢癱瘓,但是他會痊癒,現在國一下肢已經慢慢可以活動了,修復到有一天希望可以回復到正常,這是一個很難過的階段。」

25-IMG_0409_1024

「他看到我很開心,因為我是運動員,是他心目中希望成為的人,所以我去比賽前會跟他約定,我會拍照、錄影片給你看,從南投比賽之後的獎盃都擺在他那裡。」振展說「我跟他說:你在這裡的時候,我會把自己的生活跟你分享,等你好了以後,我也會帶你一起去參加這個比賽。我感覺到他很開心,有想要讓身體變好的慾望。」這個病童跟振展以前的生活很像,喜歡運動,但是現在變成這樣,也讓他很有感觸。

26

現在他的生活重心慢慢轉移到工作上,有別以往專注訓練的日子,更是在接觸和自己生活完全不同的病童,面對這樣的轉變,其實他也有過掙扎,「其實剛退伍的時候,會一直想要當職業選手,還是去找一份工作,這部分我跟琬容不斷討論,我們模擬過很多情況,她給我的支持是內心最大的動力。」振展說「雖然還是嚮往亞、奧運,但是目前而言,這不是我的目標,我選擇了特殊教育,盡量在工作和鐵人三項去取得平衡,目前來說還不錯,我很享受現在的生活。」

27

自己的女友程琬容(奧運游泳選手)和好兄弟張嘉哲都達成去奧運的夢想,這次他是以加油團的身分去欣賞比賽,幫他們加油,難道都不會有遺憾嗎?「可以去幫他們加油是我的榮幸,因為都是我身邊最近的人,我的加油聲對他們和我都很重要,當加油團一點也不遺憾。」也許身分轉變了,但是他也並沒有拋開選手身分,對於熱愛的運動,一路走來7年的時間,累積很多快樂、挫折,並在這之中獲得學習成長。

28

鐵人三項是一個運動

29

自從接觸鐵人三項之後,振展從來沒有受過傷,因為在合理的訓練情況下,所以一直保持健康的狀態,對於訓練,他希望分享自己的觀念,「鐵人三項是1個運動,要怎麼把3個運動結合起來,完成自己的目標,這才是有意義的。」振展說「以前我也是覺得游泳弱就練游泳,你花了1年的時間把游泳練的好強,但是自行車和跑步相對比較弱,這樣跟你當初游泳弱的時候有什麼不同,這是沒有意義的,要搭配很多不同的訓練,3項都強才有用。」

30

31

進階一點的觀念是,「你要知道自己下一個5年、10年的目標,而不是為下一場比賽訓練,這樣永遠不會進步。」振展說,他也給後輩一些建議,「除了訓練上,我也不只是運動表現上好而已,生活上其他地方也要做的好,像是跟張嘉哲成立書法社、當特教老師,這都跟選手有一段落差,但這也是生活的一部分,就像國外選手一樣,除了運動還可以多多學習,有什麼機會多去嘗試。多累積一點也不會吃虧,因為10年後可能別人在做同樣的事,而你不是。」

32

他看到現在很多俱樂部慢慢朝專業訓練發展,覺得是很正面的發展,自己還有很多未知領域想要了解,想要知道國外選手10年、20年後的訓練規劃,未來的日子他從專精訓練,轉變為快樂的參賽選手,「目前練習不是很制式的,也沒有壓力,比賽開開心心的去比,好壞是其次,去享受跟大家在一起的氛圍。」振展說,運動在他生命中已經不可或缺了。

33-1443336639

「沒辦法想像沒有運動的日子會怎樣,因為選擇它,所以我過得很快樂。」振展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