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T路跑社 X 2015 Nike 女子半馬配速員

0
4342

 

steven-4 (林宗翰)

 

照片來源

配速員的身影近年來在國內賽事出現頻率漸漸增多,主要任務是協助跑者能在預定的時間完成賽事,多半選擇有經驗的跑者。他們可以很清楚每公里需花多少時間,推估出每個區段的時間,順利於指定的時間抵達終點。

跑者依其能力或想完成時間選擇適合的配速區間,跑者跟著配速員的腳步前進,不需花太多心思於速度和距離上,全心專注於跑步上,這樣更容易達成設定的目標。

這次是我第一次於正式賽事擔任配速員,賽前於成淵高中有三次的配速訓練,三次的內容都蠻相近的,定速持續跑一段時間,第一次小試身手,大伙一起以5分半持續跑30分鐘(確切的速度和時間不太記得,憑印象寫),第二及第三次按配速區間的速度持續跑1個小時,主要目的讓肌肉熟悉記憶這速度。

潘老師叮嚀說:配速要穩定,不可忽快忽慢,適時回頭向女孩加油打氣,務必將女孩們帶回終點。

steven-3

 

照片來源

 

 

賽事的氛圍會使人腎上腺素上升,時常發生一起跑就和所有人衝出去,導致跑沒多遠就爆掉或是體力直線下滑,跑步最重要的就是配速,在平常的練習可以試著找出適合自己的配速,但儘管如此還是會爆衝或不知如何配速,若可仰賴配速員便可輕鬆許多。

賽前碰巧友人的幾個朋友報了21K,又碰巧是平常沒有運動習慣的,友人託我幫忙一下,因為時間大都無法配合,我只能口頭給他們一些課表。想當然爾,這些可愛的女孩們當然沒有照做,課表中包含兩次LSD(12K、15K),第一次LSD時全軍覆沒,第二次有好一點,但也沒好到那去,直到賽事前一週她們緊張了,說還要再做訓練,我只淡淡的說:妳們現在什麼事也不用做,只管吃好睡好就好,當天就隨緣吧!

賽前一週找了時間去跑一下賽事路線,但簡章中只有文字敘述,連個路線圖也沒有,只好自行依描述在GOOGLE上拉路線圖,完整的路線圖直到女孩們拿到物資我才看到,今年的路線從市政府出發後上新生高架,由圓山下到大直,到十六號水門近河濱,沿著基隆河左岸至麥帥橋過橋到右岸,接著回大佳終點。

這路線新生高架到十六號水門是我上班的路線,應該有走過上千次,路超熟的,進河濱後就是彩虹團團練的路線,路線還是要實際跑一趟,除了新生高架我行人身份無法上去外,從市政府以賽事當天預定的配速,一路跑到大佳。這配速不是我熟悉的速度,這樣的練習讓身體習慣這速度感,以及肌肉記憶這感覺。大部分的賽道都相當寬敞,但河濱的單車道無法容納下這麼多人,這段最後也是導致我配速超過預定時間的原因。

終於到了賽事當日,當天不知為何一點多就醒來了,想四點就要到會場,就只好帶著怨念起床。既然時間還很多,就順道洗澡、敷臉、吃早餐及整理一下衣保袋,梳妝打扮後搭著計程車到會場,到會場時還相當早,現場人數還很稀疏,先到配速員帳篷領取物資──上衣、氣球、號碼布,由於這身裝備穿起來就非常明顯告知眾人我是配速員,很容易吸引她人的目光,於是就成了移動的人形立牌,不斷有人要求合照,由於現場同時太多女孩,我認人能力瞬間大幅降低,常常發生沒看到或沒聽到有人叫我。

一陣慌亂後,現場已在帶動熱身操了,於是前往我今天的配速區間-3小時區間等待出發,五點半準時起跑,我也同時按錶,但此時是無法移動的,直到通過起跑拱門已過了5分多鐘,無形的計算機不自主計算起來,現在只剩2小時54分,還有七個水站要進,若以8分整有點危險,先不管那麼多,且戰且走。

一起跑3小時區間配速員只有郭士豪和我跑在一起,後面一點為赤馬的配速員,其餘的配速員都還在後頭。一開始由於女孩們體力充沛,不太需要鼓勵,我便和郭老師一路聊天,一時忘記其實我們身邊都是人,聊著聊著發覺陸續有人踢到貓眼石而絆倒,在道路上進行路跑時一定要特別注意這傷人於無形的暗器。

途經仁愛路、金山南路緊接著就上新生高架,這是第一個上坡關卡,有點困難但慢慢跑還是可以上得來,跑上來沒多久已看到有人在旁拉筋了,因為聊天聊太久,看到前方有補給站,便散步起來拿杯水喝,此時補給站充滿肌樂的味道,此時郭老師說應該去拿瓶肌樂帶著身上,等會兒可以幫人噴,於是跑沒多久他就不見了,變成我個人獨跑。

steven-2

 

照片來源

 

 

此時身邊的跑者已有疲態出現,這時大概是七、八公里左右,有人詢問我說目前距離,我沒回答實際數字,就說快一半了,等等轉個彎下橋後就進河濱(11K),事實還有一大段距離,跑馬人的話不能信,切記。

北安路過大直橋後,錶上顯示10.5K 90MINS,目前都照著計劃進行,但郭老師依然還被肌樂困住,我還是一人獨跑,進水門前有一群帥哥為女孩們擊掌加油打氣,應該有為他們灌注一些能量吧?進河濱後賽道急速縮小、毫無任何遮蔽、太陽也露臉了,這時雖已過半程,但此時考驗才開始,我對身後的女孩們說終點就在對岸,妳們快完成了!每人反應不一,只好再轉移一下話題,介紹一下這裡是PTT路跑社彩虹團的團練路線,好像有轉移一下焦點,但跑著跑著路邊拉筋的人越來越多,步兵人數也漸漸增多了,一旦周邊的的人都開始步兵,就會不自覺加入步兵群。

在途中和女孩聊參賽經驗,發覺好多人都跑過名古屋,而且還是初馬,現在大家都這麼威嘛?

steven-5 (Grace YU)

 

照片來源

 

後來郭士豪老師終於從肌樂中脫困了,前來與我會合,我們便開始討論以現在的時間完賽應該綽綽有餘,於是決定放慢速度。但劇本絕不會這樣進行,上麥帥橋後賽道又變更窄了,前進速度緩慢,無法以配速前進,心想不妙可能會超時,如果距離有多那鐵定超時,果然我的錶顯示20K時,還沒到最後1K的倒數拱門,此時已知來不及了。

有人遠遠看到那最後1K的倒數拱門,問說那是終點嗎?這時我很殘酷的必須說實話,雖然她們很崩潰,但還是要她們接受事實,就只能再鼓勵打氣,堅持下去就可完賽了。

最後進終點為 03:01:05,有點失落,回到配速員帳蓬看到潘老師,本來潘老師因全中運不克前來,但還是抽空來看我們的情況,向老師報告配速結果超時,老師說這樣已很精準了,讓我心理失落感頓時有減少一丁點。

配速是個責任,我只是實現我的承諾,幫助她們達成目標,功不在我,而是跑者自己努力跟上的每一步,恭喜完賽的女孩們。

steven-6

 

 照片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