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牆故事──再爬酋長岩The Salathe Wall (一)

0
1386

文│易思婷(小PO)
圖│David E. Anderson

去年四月二十一日和朋友John,經由The Nose路線登頂了酋長岩,算是一償宿願。隔天氣團來襲,優勝美地谷地裡下滿了雪,被雲霧籠罩的Half Dome像是一幅水墨山水,饒有詩意。美則美矣,但岩壁又濕又冷,一切攀登活動都得停擺,只得到公園裡唯一有免費wifi的Curry Village上上網,也把該寫的稿子好好趕一趕。

halfdome

下雪之後,有如水墨山水的Half Dome。

那時在臉書上看到一個老朋友正從費城搬到洛杉磯附近,就在線上跟他聊了起來,他說這下他可離優勝美地近了,打算好好訓練自己的大牆技術,秋天的時候再爬The Nose(註:他多年前曾經爬過The Nose一次,但是是被老手帶上去的,他先鋒的路段三十一段不到五段,所以他一直覺得自己像是沒有爬過一樣。)我說我才剛從The Nose下來,如果他缺繩伴也不介意爬The Salathe Wall路線的話,我就跟他一起爬。

轉眼秋天到了,朋友說他的朋友也要加入,問我介不介意三個人一起爬,我心裡頭犯嘀咕。這個人是誰?我不介意和新的朋友一起爬,但是像這樣的長路線,很講究團隊的默契,以及繩伴之間的信任度,更何況要在牆上過幾夜,如果合不來,想要一拍兩散還不是那麼容易。他的朋友又是從東岸來的,飛機的時間卡的很緊,要是天氣不合作,或是攀登中途出狀況,彈性也不夠。

朋友似乎察覺到我的沉吟,趕緊跟我說,這個人很厲害的,他運動攀登可以爬到多難的線,傳統攀登可以爬到多難的線,我有點火了,我說:「你說的這些根本就與目標攀登要求的重點,一點關係都沒有。我還是會照原訂計畫到優勝美地,反正你有繩伴了,我要不要跟你們一起爬,讓我再想想。

剛好那時候一個遠從中國而來的攀岩朋友來找我,他的暱稱是古古。我和古古在中國見過兩次,第一次只是點頭有個印象,第二次則是在北京,有機會好好的閒聊,那時對他的印象很不錯,就邀請他有機會來美國攀登。沒想到幾個月後他就真的殺過太平洋來了(那時嚇了我一跳,不過他通知我的時候,我剛好在不通訊息的野外好幾個禮拜,所以才有後來的突然之感)。我從Bend Oregon接了他,然後就往優勝美地進發。

TroutCreek_Panorama

從華盛頓州南下,到俄勒崗州的Trout Creek攀登,順便到Bend接古古,一起去優勝美地。

因為之前也沒和古古爬過,所以第一天先去爬些一兩段的線,發現他爬的相當好,之後就去爬一些多繩距的路線,發現他的轉接也很流利,原來兩個人都是教學系統出身的,所以操作相當一致。我於是心生一念,也許乾脆和古古一起爬The Salathe Wall算了。我問他會不會人工攀登,他說有爬到A2的經驗。

看起來我和古古的組合會不錯,他的自由攀登能力比我強,我對優勝美地的岩石比較熟,也有稍微多一些的大牆經驗,兩人可以各有貢獻。於是我對古古提出這個念頭,還說我們兩人的時間比較有彈性,等到回營地看看那兩個人什麼時候要爬,我們錯開他們的時間。當晚回營地之後,才發現那兩個人決定不爬The Salathe Wall了,他們對自己在優勝美地爬煙囪、寬縫的技巧不是很有把握,也沒有人對先鋒The Hollow Flake感興趣。我和古古決定隔天先去爬掉The Free Blast! (The Salathe Wall、The Hollow Flake、以及The Free Blast)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和古古一起在優勝美地攀登多繩距路線

The Salathe Wall是El Cap上最長的路線,也是最順著天然裂隙來登頂的路線。1961年由Royal Robbins、Tom Frost、以及Chuck Pratt首登,這次攀登也在風格上有了大躍進:在十段以後,他們即放掉與地面連結的固定繩,儘管上方的路徑未知,他們一往無悔,連續地把路線攀登完。

這條路線有許多煙囪和寬縫(off-width cracks),其中第十三段The Hollow Flake是一段一般需要長段無保護的寬縫攀登,也是讓許多繩隊卻步的主因。SuperTopo出版的 Guidebook是這樣描述的:「No feature terrifies aspiring wall climbers more than the Hollow Flake. To protect the crack requires numerous 6” to 10” pieces and results in hideous rope drag. The alternative is to not bring any pro for the entire pitch and run it out for 80 feet on a 5.8 squeeze. Opinions vary on which method is scarier.」

經常有人自由攀登The Salathe Wall的前十段,然後垂降回地面。這十段爬起來相當暢快,也有個路線名稱:The Free Blast

salathe_wall

攀登者攀登The Salathe Wall (Photo: Tom Evans)

 

 

 

作者介紹/易思婷

土生土長的台灣女孩。在台灣,朋友大多叫她小Po,在美國,小名婷婷倒是被叫得比較響。從競爭激烈的台灣教育體系,到美國博士班的歷練,二十多年的學校生涯,一點都沒有馴服、反倒是磨亮了她的冒險本質。她有夢想,築夢踏實,「這一輩子,我要活得有聲有色。」她說。

個人網站:Chick from Taiwan

476451_409756115718858_64235069_o_副本

SHARE
Previous article2015普悠瑪國際鐵人三項,千人競技南風強襲
Next article花的綻放_2015美津濃女子路跑
【小PO女生攀岩流浪誌】 792413_568399473187854_307044375_o_副本_副本 易思婷 (小Po) 出生於雲林縣虎尾鎮,像大部分的台灣孩子一樣,自小就背負了名列前茅的期望,從北一女中、台大資訊系,最後遠赴美國常春藤名校賓州大學取得電腦博士,一直努力符合父母的期望。 但卻在取得那一紙可以讓家人感到自豪的畢業證書之後,毅然捨棄高薪的科技職位,流浪天涯、奔向山野找尋能讓她投注一生熱情的夢想。在野外的世界,她嘗試滑雪、荒野露宿、激流泛舟、冰川探險,一步一腳印終於找到她與攀登命定的緣分。 自2006年開始,作者攀登的足跡遍佈南北美以及中國大陸,造訪過數十個天然攀岩地,攀登的長路線過百條,並在美國首屈一指的戶外領導學校(NOLS),以及其他戶外組織(BOLD Mountain School, Passages Northwest, Bush School etc)擔任攀岩講師。 目前以車為家,繼續流浪攀岩的生涯,眼光放向攀登大岩壁,以及所有攀岩人的夢想——首攀——的計畫。「首攀」指的是攀登從未有人攀過的地方,表示沒有經驗可參考、也沒有紀錄可依循,為一大挑戰。 目前亦為《台灣山岳雜誌》、《戶外探索Outside》、《山野》、《戶外探險》和《孤獨星球雜誌國際中文版》專欄作家。   簡歷 2006年7~8月:於美國阿拉斯加州參加30天的冰川攀登課程 2007年3月:領隊冬攀美國緬因州第一高峰肯塔登峰 2007年6月:攀登北美第一高峰丹奈利峰 2007年8月:登頂技術性山峰大提頓峰 2008年6月:取得美國戶外領導學校野外講師資格 2008年12月~2009年1月:攀登南美第一高峰阿空加瓜 2009年2月:取得美國戶外領導學校攀岩講師資格 2009年9月:嚮導大提頓峰 2011年9月:首攀計畫得到美國山協(American Alpine Club)的獎金 Lyman Spitzer Award,首登沙路里山區的皇冠峰 2012年9月:首攀計畫入選歐都納圓夢獎金,首登四川格聶山區的技術性山峰喀麥隆神山 2013年9月:首登四川四姑娘山區的技術性山峰大仰天窩峰(此計畫受到中國戈爾戶外夢想實現計畫的贊助) 2014年4月:經由The Nose路線登頂酋長岩(El Cap) 2014年:蒙古國攀登計畫得到美國Shipton-Tilman探險獎金 2014年10月:經由Salathe Wall路線登頂酋長岩(El Cap) 2015年:南美智利巴塔哥尼亞山區首攀計畫得到美國Mugs Stump獎金   個人網站:http://www.chickfromtaiwan.com   著作: 《睡在懸崖上的人》、 《一攀就上手!基礎攀岩一次就學會》、 《傳統攀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