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谷關越野(UTMG)競賽篇(下)

0
1615

76695_谷關越野賽下-2

轉換站後再出發,已是15小時以後了!林明德大哥拍攝

「寒風吹起 細雨迷離 風雨揭開我的記憶 我像小船 尋找港灣 不能把你忘記………。」伍佰•愛你一萬年歌詞

還到轉換站又是另一種打仗,接近神農谷,不只緩下坡很認真跑,我一路都在想進補給站要做什麼事!這跟鐵人三項游泳最後200m時要做的事是一樣的,要提醒自己進T1要做什麼?!才不會忘東忘西的。

我之前有想過,去年谷關四雄賽回大道院,花了14小時38分(52.6公里/5014m+),到終點時已全身癱瘓,我還有力氣再接著跑下去嗎?!當我真正進了轉換站,根本沒想空這件事,因為我光是換跑褲、跑鞋、裝填彈藥(補給品,志工幫我裝水袋的水)、吃喝熱食忙碌極了,氣溫及天色都不利於我們,氣溫轉低,外頭下起了小雨。

一陣忙亂,轉換站再出發,已經從原先的四人幫加上景欣(香港朋友)和他的朋友、Timmy(A組)、鄭智仁(A組),變成了八仙過海闖通關了!

本來以為晚上是可以走康莊大道,妥當了!妥當了!只是沒想到雨神來湊熱鬧,還把氣氛弄的冰冷(低溫),真是越野界最不受歡迎的客人,總愛不請自來,包山包海,又不肯走! 雨越下越大,但開始的德芙蘭路上林木遮天,雨未整個下透,所以每個人穿不穿雨衣都是學問。

也是因為下雨,行進變緩慢,始料未及的是這次搶戲的天候因素,入夜後雨越下越大,不肯停,氣溫下降的很快。剛開始我和小凱、Timmy還一直聊天說話,龔明程大哥從德芙蘭接東卯山步道共走一段,我們一群人肯定帶慢他的節奏,他就殺出重圍,之後就再也只聽樓梯響(各補給站,都是會報告龔大哥離開多久了!),不見其人。

76695_谷關越野賽下-5

東卯山,方哥照路拍攝

德芙蘭到東卯山,多了一個小時多,從此每段都多出預計時間,真的快不了,也任其擺佈(賽道及天候),東卯山風勢強勁,我已經累到趕快先補一罐咖啡,小凱和Timmy也是,東卯山的志工是方哥,我有為他擔心,不遮風避雨的帳篷,冷風苦雨不停,山頭志工都吃足了苦頭。

最痛苦的一段來了,雨下不停低溫+疲勞+入夜黑暗跑,東卯山到屋我尾山是走入悲情世界的壯烈,說是濕透的地獄也不為過,這是超級越野賽的極致痛苦,原本的計畫荒腔走版,加倍奉還,雪上加霜,任何用得上的成語,都不足以形容。

快到屋我尾山國韶那(岔路凹部),雨神就抓走了景欣的另一個朋友,他不想再走下去,我有點生氣,刻意壓低音量對他說:其實每個人現在都很疲倦很累,我們都是在咬緊牙關忍著,你是不是血糖降低?補一下東西就好了!我也在雨中對自己喊話,我在氣什麼啦?!

但夜晚陡上淋大雨時,時間怎麼彷彿停住了?!祈求雨停的聲音傳不到老天爺耳裡,因為雨聲太大了+心魔也來湊一腳,白天的雨不可怕!夜間山林的雨才可怕!是披著黯黑的惡魔,不只啃食你的勇敢與信心,還要拿走你的體溫!

「人生有逆風,但永不放棄希望。」宮崎駿

國韶在屋我尾下叉欄杆處搭帳篷,問我們要不要喝紅牛?!我和Timmy、小凱分喝了一罐,大家快步前往雪山路補站,神農谷到雪山路足足多了兩個多小時,也就是說花了7個多小時才到補給站!也讓我們失去一仙!成了七龍珠搏命演出。

76695_谷關越野賽下-7

大雪山補給站再出發,唐小力拍攝

黑暗中的雪山路補給站很像明燈也像龍貓公車,溫暖厚實,每個志工都很貼心,管它什麼只休10分鐘(自己訂的鬼規定),我連錶都不看了!林文泉大哥、國賓和小Jack也在,最後在這裡Super組完賽團,合體了!加上陳醫師(A組)再出發就是少女時代了(9人團體)!

雪山路補給站,是明耀哥鎮守的,大家在這裡集氣很久,正面力量就是這樣像聚寶盆一樣,特別謝謝這裡的每一個志工,葳寶、唐小力、彬哥、明耀嫂(到每個補給站探望志工是選手的本分‬)。

雪山路到大雪山餐廳,最讓我感動的是,我們互相幫忙,等待照路、有人頭燈沒電幫忙照換,幫忙再穿一件拋棄式雨衣,幫忙拿東西,我們都不想失去對方,成了照亮彼此的9個黑暗大雨中的小太陽(其實是螢火蟲)。

雪山路的補給站上去,氣溫下降的很快,鞍馬山要上升到2600m,大雪山收費站大家又休補了一回,沒有人敢睡,因為黯黑魔王要拿走我們的體溫,只有賽道上不停往前走動,祂才無法耐我們所何!於是天亮得特別慢。

對我來說最痛苦的一段,神農谷到屋我尾山已經過了!但上鞍馬山是2600m氣溫低!發現天亮了,是很棒的一件事,尤其是淋了一整個晚上的雨。
撐到天亮,現在想想我們真的很堅強勇敢,在陳權勇大哥顧的大雪山餐廳補給站補給後,拆分成Super組6人和Advanced組3人,他們下山後,再跑6公里台8線就到了,我們還要繼續奮戰,記得我跟小凱說,到了台8線,我會很羨慕你們要進終點了,但回到終點,換你們羨慕我們了(呵呵,是鼓勵也是激勵)!

76695_谷關越野賽下-4

瓜大拍攝

瓜大整晚守在波津加山前的鐵皮屋工寮,氣溫低,他一個人大聲唱歌取暖,看到我們非常開心,喝了他親手煮的熱杏仁湯,及他親愛的老婆妞妞做的素肉丸,點滴在心頭,謝謝瓜大,你本人看起來又帥又年輕。

76695_谷關越野賽下-3

屋我尾麗陽登山口再出發,Linda拍攝

屋我尾麗陽登山口,補給站看到晉宗和Linda就像看到親人,補給站補給完,我知道再約7個多小時,我們就會終點見,合照時心情激動。

國賓狀況好獨開,我們5個人還是順順走,我知道每個人都在撐著,我把後面這一段切成三段,只是沒想到的是大魔王在麗陽上屋我尾這段,不斷陡上,痛苦難耐,喘很大!但只要到頂,我可以秒忘上坡的苦!

76695_谷關越野賽下-8

台八線接屋我尾麗陽登山口岔路口,吳嘉壽指引拍攝

屋我尾山到東卯山,下坡多,為了報復昨天這段的狼狽,狠狠的怒跑衝下坡,也跌了幾次,東卯山下德芙蘭,又下起了雨,雨神總喜歡臭(故意寫臭)熱鬧。
我記得迷人的谷關越野是包括上述的人間風景,充滿生命力量與不畏苦難,看過去,即使臉龐苦澀,總是在咬緊牙關,現在想想著實不容易。
完成的五個台灣選手:國賓、小Jack、吉賢、小馬哥還有我的共通性,是我們去年都完成谷關四雄賽,我要向他們致敬,他們的第一場iTRA舊制四點(New6)是在谷關越野賽完成的。

「可能」問「不可能」道:

「你住在什麼地方呢?」

它回答道:「在那無能為力者的夢境裡。」泰戈爾

因為下雨因素,在每個SUPER組選手心中的終極密碼,都要保守的多加3-5小時!出賣一下SUPER組總一龔明程大哥,他抓35小時完賽,最終跑38小時51分鐘,小Jack說第一次參與谷關越野,就完賽是非常厲害的!是指龔明程大哥,再指是完全沒探路(如去年谷關四雄賽的Prte和小戴)!

不是我在歌功誦德,龔大哥看GPS全程獨走,當然轉換站出去,終點再見,恍如隔世,龔大哥早已洗香香,不知道在終點吃了幾回?!我們身上都帶了劫後餘生的臭死魚味回終點!(沒看到一身越野裝備,還以為我們跑去賣魚了)

76695_谷關越野賽下-6

最後一公里,晉宗拍攝

原先以為最後6公里的德芙蘭是大魔王,完全想錯,我穩定而踏實地順著下坡跑起來,上坡快走,心情極平靜,謝謝晉宗在松鶴橋守候,一路陪跑,這些了不起的志工,讓我非常感動,守護到最後一刻,國韶還特地留下來,國韶是4/16+4/17的練習賽戰友,看到他還在,我非常感動,看到古哥(主辦人),我有忍住想哭的心情,古哥終點的擁抱,意義非凡,幫我掛上完賽獎牌,我們平安順利地回到終點,是SUPER組選手的責任。

76695_谷關越野賽下-1

向強大的志工群致敬,林明德大哥拍攝

對於這場A+的越野賽事,最強大的是志工和古哥,沒有他們,也不會有成功的谷關越野賽事,每一個志工都很了不起,女人當男人用,男人當超人用,非常非常感謝這些無敵熱情的志工,深深一鞠躬,榮耀歸於這些辛苦認真執著的志工,你們真的很棒!很優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