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古唐斯括蒼越野賽──我來柴古求虐(上)

0
622

官網提供路線圖及高度圖

「如果不知道在堅持什麼的時候,堅持下去總會知道的。」

我常常覺得參加越野賽是在闖人生的關卡,狀況好就漂亮過關,狀況不好就學到經驗,我們都能帶人生的禮物回家。

賽前出發於中正機場大合照,大黑哥提供

這次要非常感謝博克多的大黑哥,給我們這個難得的機會,到浙江臨海參加,據每個跑回來的越野跑者說的,這是最虐的100公里越野賽,更是一次非常好的學習成長的機會,加上這場還是Salomon分區分省選拔賽,高手雲集,你們能想像,各省的精英都來共襄相盛,精彩可期!

古哥提供

這次代表博克多參加100公里賽的選手有小岡、在琮、若君和我,古哥是參加50公里組的。

一直覺得高度圖這種表格是比完賽才看得懂的東西,這次更是!過中繼站(CP5黃家寮52K),後面的重頭戲是兩段爬升1200m,CP5-CP6及CP8-SP2,活生生就成了拆骨的惡魔,虐得我們嫑嫑的!

賽前一天,在報到的體育場,有送大方贈品的Expo,博克多準備了許多拍照的板子,我特愛其中一張板子「我來柴古求虐」,同行的夥伴在琮,拿的博客多板子是「柴古唐斯賠我屁股」的板子,他滑倒8次,我們開玩笑說博克多的板子是有求必應,賽後每每講到這件事,都是伴隨著開心的笑聲,因為我們被虐的極爽的。

這次跑柴古唐斯100公里賽,遇到生理期,起跑早上發現自己明顯生理水腫,手都腫起來,前半場覺得很喘,過了CP6(62K),CP7(66K)前,整個人就開始上坡大喘,下坡也喘,在前往CP7的路上遇到大陸選手陳偉,他來過台灣比過谷關越野,是我這次賽事的貴人之一(小天使),說要陪我跑,後來在前往CP8路上又遇到阿昌,是我第二個貴人,因為他們倆個的鼓勵調整。

「萬能的天神,請賜給我神奇的力量!」這是我在痛苦的時候,向老天爺祈求的話。

賽後終點合照,左起陳偉、明珠、阿昌,陳偉提供

於是老天爺派了陳偉和阿昌兩個小天使來幫助我,阿昌一直說了兩句我常講的話:「狀況不好有狀況不好的跑法」及「走久了還是會到的!」這是回饋的力量,當下,我跟悄悄跟自己說,我要繼續傳正面的能量下去,讓喜歡熱愛越野的朋友,在最脆弱的時候也能堅持下去,如今我雨露均霑。

賽後終點與老闆娘擁抱,小Jack拍攝提供

柴古唐斯的主辦人,我們暱稱她為老闆娘,老闆娘訂做了300本柴古唐斯精裝本,將去年參賽的跑友寫的賽報,收編40篇,其中有篇賽報的題目我超愛的,「采古,唐詩.敬一杯最烈的酒」,如果拆骨躺屍是理性的,「采古,唐詩.敬一杯最烈的酒」肯定是這場賽事最感性的寫照。

賽後我看到官網上美讚選手「任何的酒,都比不上你們!」真的貼貼服服被收買中,文字的力量無遠弗屆,我都醉了!。

賽後終點與大黑哥擁抱,小Jack拍攝提供

我深深記得在終點與大黑哥、阿昌、陳偉及老闆娘的擁抱,我看到老闆娘拭淚的當下,我的心都融化了!我讓大黑哥和老闆娘擔心了,一度在車口溪(76K)沒有我的晶片感應時間,他們兩個都急哭了!

小Jack拍攝提供

我在狀況最不好的時候,接近CP7(車口溪,76K),認真想過要退賽,如果我退賽,陳偉就解脫了,可我又不甘心,全身沒傷,就是很喘,連下坡都在喘,到仙桃岩(SP2,82K)還有一段1200m的上坡要熬,黑暗中的陡下坡,就是有志工在的那段前後,阿昌出現了!他是我去年嵩山100公里的好戰友,天呀!天上真的會掉禮物下來的。

狀況特別不好,遇到好天氣,是越野賽最美妙的鼓舞,因為陡下的賽道如果遇到雨天會非常滑,也沒有起大霧,記得昨天回台灣的機場,我跟古哥他們說,狀況不好,遇到這麼虐的賽道,一定會一直罵,我狀況不好,卻一次都沒罵,小Jack說妳是沒力氣罵了!滿滿負能量。

小Jack說凌晨回到終點的選手都在哭,我說,凌晨是人最脆弱的時候,脆弱的時候還在野外奔跑,特別覺得自己很像孤魂野鬼,特別可憐,在家好好睡覺不好嗎?!

感謝大黑哥幫我們掛完賽獎牌,小Jack拍攝提供

我早上回到終點也哭了,因為終點特別讓人想哭,因為大黑哥和老闆娘,因為終點的牛鈴聲,因為我沒想到我可以完賽,終點的陽光刺眼,我牽著孝天使阿昌的手泡進了終點,在終點看到另一個小天使陳偉在終點迎接我們,古長城終點特別可愛。

特別恭喜台灣小鮮肉周青獲得62公里組的男總一,讓我們身為台灣越野跑者,特別與有榮焉,小鮮肉太威了^_^

CP3上白岩村31K到SP1大樓基43K的防火巷

這場越野賽道,有防火巷和碎石坡連綿不斷(CP3上白岩村31K到SP1大樓基43K),有超過20%的陡上坡(CP5黃家寮52K-CP6跑馬坪62K,爬升1200m及CP8車口溪村76K-SP2仙桃岩82K,6公里爬升1200m),超虐腳踝,還有茶園和一大片一大片的竹林,會長出竹筍到腰部甚至比我高,許多陡下的是濕滑青苔的石階,到了後面,股四頭肌吃力很大,除此之外,一路風景優美,是一場非常值得參與的越野賽事。

CP3上白岩村31K到SP1大樓基43K的碎石坡

已經很久很久沒有比賽完,下樓梯要扶著下樓,隔天起床,全身肌肉痠痛,骨頭都被像被拆解一番,不愧是名副其實的拆骨躺屍(笑)!

下篇再來聊聊報到過程(特色)、參賽心路歷程與賽道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