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 Tarahumara 原住民以一雙涼鞋奪下越野賽冠軍

0
1883

1995年出生自奇瓦瓦州的María Lorena Ramírez 瑪麗亞‧洛雷娜‧拉米雷斯是Tarahumara女孩,她以一雙手工涼鞋與非專業裝備、以七小時03分奪下50公里越野賽冠軍。

Tarahumara (原名為Raramuri)是墨西哥原住民一族,素來以長距離奔跑而聞名。儘管透過克里斯托夫‧麥杜格的一書《天生就會跑》而聞名世界,但當地的原住民生活仍是非常貧窮且沒有經濟奧援。出名的Tarahumara一族向來以輪胎製成的手工涼鞋為跑步用鞋,成為非常大的話題,引起許多極簡鞋與厚底鞋的論戰。

瑪麗亞‧拉米雷斯在一場墨西哥中部的Ultra Trail Cerro Rojo 50公里越野賽,以一雙手工涼鞋擊敗了來自12個國家等五百多位選手獲得冠軍。但除此之外,2016年首度參賽紀念白馬卡巴羅的百公里超馬賽,她就以優異的成績獲得亞軍。

在她的家鄉奇瓦瓦州,瑪麗亞‧拉米雷斯負責照顧、放牧牛隻與山羊,每天平均步行十到十五公里。

還記得在《天生就會跑》一書中,打敗超馬之神的墨西哥小個子嗎?

曾經在2006年銅峽谷越野賽贏過超馬之神 Scott Jurek 的安納佛 Arnulfo Quimare,雖然已經不復當年勇,但他仍然熱愛著山林越野跑,並多次參與墨西哥、或是美國舉辦的短中長距離的越野賽。

圖左:2006年 圖右:2016年

安納佛 Arnulfo Quimare其實是1980年出生的小夥子,但現在也將近40歲了。長年的辛勞農稼工作讓他臉上出現滄桑,體型狀態似乎也不若2006年才26歲的青壯模樣。

但他仍然熱愛戶外,也熱衷越野跑活動。2016年舉辦於德州的富蘭克林山脈50公里越野賽,他以6小時51分奪下男子組第8名的成績,隨後一週又在位於阿拉斯加的科迪亞克80公里越野賽奪下總排第4名的成績。問安納佛為什麼會熱愛越野跑,他只是笑開了嘴,卻不說甚麼。

為什麼這群墨西哥原住民會有這麼令人訝異的奔跑能力?

長跑生活

有別於有摩托車、飛機、汽車、火車等交通工具的現代化社會,塔拉烏瑪拉人除了一些已投入城市工作、已社會化的人之外,仍居住當地的原住民幾乎沒有屬於個體的交通工具,他們進城或是前往外地多半是搭乘最簡單的牛車、或是當地破爛且危險的公車。

想當然耳,他們所能用的交通工具,也只剩下臀大肌、股四頭等等肌肉組成的雙腿。跑步與行走是他們唯一的交通方法,當地的地勢以及環境並不適合引進習慣走在柏油路上的汽機車。吉普車以及越野單車或許是比較能通融的工具。如果他們只剩下雙腿可以聯繫親人、鄰居,那麼他們就得跑,就得習慣長跑,就得習慣跑快些,好在入夜之前找到安身之處(入夜後的氣溫足以令登山者失溫死亡)。

但許多人仍對他們有所誤解,認為他們是如獵豹般奔馳的民族。事實上,在42.195公里的馬拉松,他們的表現並不出色。因為他們不是講究快跑的民族,相反的,他們是講究長跑的民族。

當塔拉烏瑪拉人被《天生就會跑》給掀了底牌之後,許多科學家以及運動人士就開始研究起他們的跑姿、跑法、甚至是生活習慣等等。許多人試圖把這些原住民的長跑能力導引帶回已失去長跑技術的現代人我們身上。眾家說詞解釋各有些許不同,然而,仍可以歸納出幾個重點。

高地海拔與地勢險峻

墨西哥銅峽谷的爬升高度是出了名的,許多運動教練都表示,如果不是因為地勢險峻,哪兒會是很好的高地訓練中心。很難解釋地勢險峻以及危險的處境,但有個人可以用影片解釋。常在世界各地危險地區進行荒野求生示範的貝爾‧吉羅斯,他有一回就選擇了銅峽谷。

因為地勢險峻的緣故,他們幾乎無法跨大步跑,多半的塔拉烏瑪拉人在銅狹谷之間都是採小步幅的碎步、急促的腳步,也因此,他們擁有極為強勁的腳踝與小腿肚。唯有踏上平地之後,他們才稍微邁開步伐加速。

自由呼吸

運動科學家發現,塔拉烏瑪拉人跑步幾乎不用嘴巴呼吸吐氣,跑起步來他們一副安祥自在的模樣,而不是如現下的跑者狼狽地大口喘氣。塔拉烏瑪拉人對此的說法很簡單:跑得太快了,為什麼要跑得喘吁吁呢?

但在科學家的眼中,這有另一番解釋。鼻子呼吸勝於用嘴呼吸的好處在於,第一,純粹鼻呼吸能有效增進乳酸的代謝以及肺泡有氧的交換,簡單地來說,你不至於跑到變成無氧狀態。而鼻呼吸的好處,亦能有效增加耐力及最大攝氧量。好處之第二,許多跑者大口呼吸後會呈現口乾舌燥的狀況,但塔拉烏瑪拉人少有這種狀況,因為他們少用濕潤的口腔呼吸,而相對的,他們長跑的中途飲水量相當得少,一來歸功於耐力得當,二來歸功於純粹的鼻呼吸。

最強跑鞋

他們並非赤腳跑者,而且他們對赤腳鞋也不感興趣。他們沒有所謂我們稱呼的鞋子,他們所有的,純粹是用舊輪胎、皮繩打造的涼鞋。但就技術上而言,這已經接近赤腳的程度。塔拉烏瑪拉人的跑步優勢在於,他們短促的步伐以及沒有外加束縛的保護機制,使得他們跑上路的每一步,身體都必須自然地找到主體平衡,雙足也必須用最具緩衝能力的足踵作為接地重心。

知名的超馬賽主辦人米卡真實(白馬),起初進入銅峽谷也仿效當地人穿涼鞋跑步,但如果各位仔細觀察,中年後的米卡跑鞋與涼鞋交換穿著跑步。但這不代表米卡真實開倒車,而是他長期以來(16年)的跑姿已然將他的腳步落點及主體平衡取得最好的狀態。在地勢險峻的銅峽谷,並不適合赤腳跑。但在沒有手工輪胎涼鞋、卻有柏油路的台灣,常常鍛鍊赤腳跑會是很好的建議。如果你要穿上鞋子跑,請記得找尋沒有厚底的跑鞋。不要過度保護你的腳,你的腳就會越來越強壯。

生活習性

塔拉烏瑪拉人的飲食裡,最受人注目的分別是皮諾爾(pinole)及奇異子(chia)。取自阿茲特克人對麵粉餅稱呼的皮諾爾純粹只是混入許多種子、玉米粒或玉米粉拌入粗麵粉烘烤而成的乾餅,此外,會納入特別香料如:草藥、香草植物、糖或肉桂。長跑之前,當地人會將它裝入小袋子,好在跑累的時候作為補給。皮諾爾內有許多營養,玉米是少數包含纖維、蛋白質以及醣類的營養食物,麵粉本身含有許多醣類,而種子本身富含許多OMEGA-3等對肌肉很有幫助的營養素。但相對的,其熱量亦不可小覷。

奇異子(chia)其實是野生鼠尾草的種子(不是每種鼠尾草的種子都可食),富含許多營養素與抗氧化物。阿茲特克人將它當成聖物。奇異子包含OMEGA-3,本身有助維持心臟功能,100公克的奇異子含有600毫克的鈣質、含鈣量是同樣容量大小的牛奶的五倍,擁有比燕麥更高的蛋白質、並同樣是高纖維食物,其好處多不勝數。

心力體力

當現代人都忙碌於工作賺錢時,塔拉烏瑪拉人其實沒有這麼穩定且好命的人生。他們多半只能靠以物易物的方式作為營生的管道,想當然耳,他們必須常態地走動以聯繫鄰人。當現代人捏著運動手錶心想『好,今天跑個十公里吧!』計算公里數時,他們只能靠天色的明暗程度作為是否出外的決定。在塔拉烏瑪拉人的潛意識,他們對里程數並沒有概念,而只對時間、天色有基本的理解。而這點就將長跑的能力作一截然不同的區分。

現代人決定花六十分鐘跑十公里,但這十公里似乎仍不足以讓他找到居住另一處的好朋友。他們不需要跑得多快,只要能穩當安全地到達就好。他們不需要去斟酌里程數,他們只要別跑得太晚就好。塔拉烏瑪拉人的跑步不需要被時間控制、也不需要被距離控制,他們的跑步不是為了獎金、減肥或是為了健康,只因為跑步是他們唯一的交通工具、是他們從現實迫害、壓榨的世界找到自由的逃避手段、是他們的樂趣及榮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