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古唐斯括蒼越野賽──我來柴古求虐(下)

0
407

柴古唐斯剛報到是要先連結微信的賽事小幫手(APP),所以要有微信帳號,掃QR code,剛開始我們還有點手忙腳亂,待賽事小幫手引出自己的號碼布,方可進入報到會場。

建立右手食指指模,隔天比賽前進會場,也要查核一次,當檢錄,有種007出任務的感覺。

身分查核後,要先檢查強制裝備,比較令人玩味的是,志工要我們將強制裝備一一放進籃子,所以不是抽檢,也沒針對重點檢查,比賽中是出轉換站(CP5)後,抽檢手機(有無電)、充電寶、兩付頭燈、兩件長袖。

報到會場有Expo,博克多送持柴古唐斯越野賽紀念頭巾

比賽前一天的早上十點開始報到

「如果有心,走到哪裡都不會失去任何東西。」村上春樹‧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

賽事是早上六點起跑,連續下了兩天的雨,在出發前雨停了,古城上還有前一晚下過雨的雨痕積水。

起跑就跑在古城上的城牆,是很讓人振奮的,前後都是跑友,路線路條清楚。

CP1雲峰補給站(8K)

CP2蘭遼林場(22K)

CP3上白岩村(31K)

讓人印象深刻的是,竹林間會長出高聳竹筍,高聳到腰部甚至比我高,許多陡下的是濕滑青苔的石階,大片大片茶園區。

CP3上白岩村31K到SP1大樓基43K,間有防火巷和碎石坡連綿不斷,還日正當中,狂流汗,連綿不斷的防火巷也讓人印象深刻。

CP4盆化寮(37K)

CP4盆化寮(37K)到SP1大樓基43K間的防火巷

CP4盆化寮(37K)到SP1大樓基43K間的防火巷

CP5黃家寮(52K,轉換站)

出轉換站,檢查強制裝備,抽檢手機(有無電)、充電寶、兩付頭燈、兩件長袖

柴古唐斯的前半段我順利過關,開始大爆是從CP5黃家寮52K到CP6跑馬坪62K。這裡有1200m的高度要爬,才10公里,花了近4小時的時間。

真正的狀態不好是從接近CP7米篩浪66K,低溫風大,應該也有受寒,讓我想起自己參加去年12月谷關越野的死樣子,那次是因為生病帶著病體導致狀況不好,白天遇到跑者問我說:妳覺得是谷關越野比較虐還是柴古唐斯比較虐?!

以前我常自喻自己是下半場選手,就是越到下半場,狀態越好,因為我是耐力型選手,這次老天爺沒有給我這樣的自信心加身,我在想生理期加上賽前沒調整好,真的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邊跑邊找原因。

整場賽事,閉上眼睛,第一個會讓我瞬間回到的場景,就是接近CP8車口溪村前的三、四公里,黑暗中陡下坡山徑,陳偉在前面帶著,我時不時跟陳偉說對不起,從CP7米篩浪66K到CP8車口溪村76K,大多下坡,但也有三座山要爬。

我的狀態不好到上坡大喘,下坡小喘,下坡陳偉在前面7-8m帶著,上坡速度變更慢,接近CP8車口溪村前的三、四公里,才剛補完黑糖饅頭(CP6跑馬坪62K拿的),分四口和水吃,一吃完就在下坡山徑間先乾噁再大吐,就是那種吐光光的態勢,陳偉心疼的說:明珠姊,退賽吧!

人很奇怪,覺得拖到了陳偉的時間,於是響起了想棄賽(之後)的念頭,反而大吐之後又覺得是新契機的開始,吐完比較舒服,這種吐是疲勞過頭的吐,我信心滿滿的,覺得就是新的開始。

自私的巴著陳偉就有機會完賽,黑暗中腦子天人交戰,就連此刻,我都還能感受當時的無助,吐完沒能量,陡下坡相當耗能,沒多久,我又開始大喘,仔細想要棄賽了,心想,我棄賽,陳偉就解脫了!可在那之前,我還跟陳偉說,若18小時沒到CP8車口溪村76K,我就棄賽,給自己一個奮鬥的目標,陳偉都只說:到了再說,到了再說……。

套句小Jack說的,就是滿滿的負能量,賽後他還虧我怎麼沒放佛經呀?!是呀!渡一渡我心裡萬馬奔騰的孤魂野鬼(心魔),怎麼我的越野路上這麼多波折與挑戰呀?!

黑暗中的事,我記得特別清楚,別人都想睡,我一點都不想睡,悲苦的在天人交戰,一點睡意都沒有,忽然聽到阿昌在後面說:哎呀!明珠姐妳怎麼在這裡呀?!我帶著哭腔的說:阿昌,我的狀況很不好,已經準備要棄賽了!可我又很不甘心……陳偉他在前面。

一遇到阿昌,我整個人放鬆了下來,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有很大的機會可以完賽,因為我們是嵩山100公里賽的好戰友,阿昌是滿滿的正能量的人,我在嵩山100公里賽賽提有提過,於是一路上他說過的話,就像佛經一般,渡化我的靈魂,安頓我的身心。

「面對失敗與挫折,一笑而過是一種樂觀與自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2,P180

阿昌的笑容會讓人安心,說話也是,讓人充滿希望,遇到他之後,他先給我一顆胃藥,他說我吃太多甜食了!身體沒有能量,疲勞才會一直喘,於是就是葡萄糖+科學麵+放慢速度,就這樣一路往CP8前進,我也就這樣調整過來了!我時不時跟阿昌說謝謝。

「與其駕馭,不如用沉穩柔軟的心,走過紅塵。」莊子

於是CP8車口溪村76K到SP2仙桃岩82K,要爬升1200m就沒這麼可怕,我們在仙桃岩看到日出,阿昌與工作人員閒聊,辛苦的工作人員將物資及數個大帳棚,從我們4/22早上6點比賽開始,他們就一路背上來,到關門時間,我們在這裡吃到溫熱的地瓜粥。

清晨1000m的仙桃岩非常冷冽,我卻感受到極溫暖的幸福感,一場比賽,動員這麼多熱情熱忱的工作人員(志工),長時間守候,還要耐寒,我真的熱淚盈眶,感動不已。

更明確的是,我們離終點只剩下兩段,到CP9龍潭番村90K,終點97K,天光亮了!不能任性了!竹林的盈盈綠,讓人心情大好。

最後和阿昌奔向終點,小Jack拍攝

「世界上只有一種真正的英雄主義,就是在認清生活真相之後仍然熱愛生活。」——羅曼.羅蘭

我是在CP5到CP6陡上的上坡路段,聽到一位越野跑者在大讚組委會到海爬1000多公尺的山坡上拉起怕誤走的警戒線,我心中早就讚許不已了,原來還是有人注意且大方說出組委會的細心。

前一天,周青說,在黃家寮附近起大霧,小岡他們參加括蒼山那年,也是下起兼起大霧,苦逼的是,路條還被牛吃掉了(不知道為什麼還覺得有點好笑),今年天氣超好,沒有起霧,組委會賽道規劃的非常棒,可謂是可圈可點,是一場我會推薦的超級越野賽。

我在柴古唐斯越野賽中,看到主辦人與組委會的熱情,熱情這種東西是會傳遞與感染的,重要的是還要堅持辦下去,如何堅持下去?!從開賽前辛苦的布置,賽中的鋪陳與渲染,與賽後的檢討與好經驗的複製,一場成功的越野賽事迴響不斷的。

我們非常幸運,如果說只有說「我是非常幸運」在這場100公里越野賽也不為過,因為即使我後半場狀態不好,我總是會感謝,感謝老天爺給我絕佳的越野天候(天氣及氣候),及讓人安心的越野夥伴,及參加了一場會為越野選手著想的越野賽,非常感謝組委會的處處著眼著心。

越野跑者的眼睛是雪亮的,我們能屈能伸,我們能吃苦,並總能在以越野賽為師,這次我的身體狀況不好,反而更能察覺體會到組委會的用心與細心

柴古唐斯越野賽結束的兩周,是台灣谷關越野賽的登場,記憶回到在柴古賽道中,有跑友問我:妳覺得是谷關越野比較虐?!還是柴古唐斯越野賽比較虐?!

這讓我想到,第一屆橫台賽也有人問我是斯巴達比較難還是台灣橫台賽難?!我記得我是這樣回答的:當下最難!虐不虐?!當然見仁見智,但我相信,參與的本身就是收穫,虐在心裡,在靈魂深處,才會開出美好的記憶之花。

最後給參加柴古唐斯越野的朋友們提醒:

1、沒有做好減量恢復的朋友們,前面當熱身,比賽是後半場才見真章的,谷關越野是爬山越野,安全第一,我就是4月啟動TDG(義大利巨人之旅的練習),想說可以合併練習(4/1-4/9,還有兩次高山練習),賽前沒做好減量,以至於生理期提早一周,身體處於疲勞狀態,在跑馬坪應該受到風寒(免疫力下降,才會喘不停),賽事下半場就吃大苦頭了!我不喜歡賽後恢復快的感覺,表示賽事中非盡全力。

2、5月天氣悶熱,做好補給,做好電解質補給,上上下下,可避免抽筋,跑自己的節奏最舒服。

借用小Jack整理的柴古唐斯越野賽(上)及谷關越野(下)高度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