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神・柏原龍二的引退真相──「不能往驛傳逃避」(上)

0
3700

3月31日,柏原龍二離開待了有5年久的富士通田徑部。6月1日,宣布擔任富士通美式足球隊「FRONTIERS」的幹事。以意外的方式重新展開第二人生,掀起了不少話題。

今年三月引退的柏原

本來想在他引退後做個採訪,但柏原表示「希望能再等一陣子」,所以才延到了七月。對這個理由,柏原笑容表示「如果不先擱置一段時間的話,我擔心會沒有想清楚就回答。如果那時一併接受許多記者的採訪,我想一定會出現不合自己意願的報導方式,所以想再擱置一段時間,再對想採訪我的人做回答。所以才拖到這時候」。

這幾個月裡柏原冷靜地回顧自己的引退。以28歲的年齡,對這「過早」的決斷,他開始做了闡述。雖然他一直為傷所苦,但當我們看到現今在第一線仍然有許多超過30歲的選手有傑出表現時,不禁會想難道他就沒有東山再起的機會嗎?

但柏原說,他從一開始就淡然以對結束田徑生活。

「大家都會誤會說我是煩惱很久才決定要引退。但其實我本來就抱持著『去年一季如果再受傷,沒有跑出好成績的話就引退』的想法,所以我對田徑生活沒有太多的眷戀之下,很果斷的做了這個決定。對我而言,和東京奧運這個目標相比,我的心已經朝向引退後的人生邁進了。現在我每天都在想,要如何才能把選手時的經驗回饋給社會。」

東洋大學時代,在箱根驛傳的第五區間展現了壓倒性的實力,以”第二代山神”之名受到矚目。在驛傳以外也是,2008年在世界青年(U20)田徑錦標賽拿到第七名、2009年在世大運的一萬公尺拿到第八名,在前景一片看好,被賦予更高的期待之下,2012年進到了富士通的田徑部。

雖然入社後的第一年在5000公尺以13分46秒29刷新了自我的最佳紀錄,但卻無法刷新在大學所樹立的一萬公尺(28分20秒99)及半馬(1時間03分16秒)的自我成績。沒想到其實在這個背後,是自己對全馬的一種堅持在影響著。

「雖然入社第一年,一萬公尺就跑出28分21秒58的成績,但我那時的目標已經放在挑戰全馬上了。大二時所創的個人紀錄,是為了要確實得到世大運的出賽資格,所以前面5000 公尺才訂在14分06秒的配速前進。在富士通,以破28分為目標,前半配速訂在13分50秒。但在後半段總是失速,無法刷新紀錄。對這樣的結果只能說自己的方式出了問題。但坦承說,我本來就沒有那麼在意一定要在一萬公尺刷新個人紀錄。」

意識到全馬之後,即使在比賽裡,柏原並沒有因此調整他的跑姿。那是因為他有自信,過去在大學時代不斷在上下坡練習,最後都讓他跑出理想成績。「跑山路和平地感覺都一樣。如果在這之間調整跑姿,我想不管在田徑場賽或是路跑賽一定都沒辦法跑好」。基於這樣的信念,即使進到富士通,在練習時他只會不斷去想「要如何才能讓自己跑得更有效率」。

但是他又坦承,剛入社時「心情上飽受了各種煎熬。」以箱根驛傳一炮成名的柏原,其實一直是在競賽以外的地方不斷地在掙扎。

「我剛跑箱根驛傳時,正好是SNS剛開始流行的時期。你知道,一般人缺乏網路素養的人很多。明明我只是過著一般人的生活,網路上卻被傳『柏原買了XXX』、『看到柏原在吃XXX』,我甚至也被偷拍過。後來慢慢的開始變得對陌生人感到恐懼,也無法集中注意力在練跑上。除了不太敢一個人練跑之外,甚至也開始排斥搭乘電車。」

即使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柏原以入社後第二年的秋天為目標,開始準備挑戰他的初馬。入社第一年的2月他參加了青梅馬拉松(30公里賽)。當時以1公里3分的配速去跑,最後以1時間31分49秒拿到第3名。在充滿起伏的賽道上,從25公里之後他的雙腳就不聽使喚。最後雖然跑得很狼狽,但賽後產生了一個念頭和自信心。他告訴自己「以現在的腳力,今天如果換成是平坦的跑道的話,我一定能從容跑完它。」

但就在這場比賽之後,過度的練習導致他傷到阿基里斯腱,從此跑步的感覺就開始不對勁。

「當然也是我太在意SNS了,但老實說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在自己的心智不夠強,導致沒辦法『冷靜地去思考自己的狀況』」。我在跑步上算是有一定程度的應變能力,所以跑25~30km是大致都沒有問題,但總是在最後10km就不行。大家都會說原因在於『練習量不足』。

東洋大學的酒井俊幸教練也曾對我說『你沒有辦法練習太多的量,所以你要自己注意喔』。雖然自己也時常抱持著大家都說『練習量很重要,但這是真的嗎?』的疑問,但總還是會聽從大家的意見。

最後等著他的是,受傷。

長達五個月沒辦法跑步之後,所有的感覺都消失了。在比賽無法跑出好成績的原因,到底是在練習量?跑姿?還是飲食習慣?完全摸不著頭緒。

現在的頂尖選手即使是挑戰初馬,目標大概也會放在2小時7分之內。特別是在箱根驛傳受到矚目的選手,他們都會有「一定要跑出好成績才行」的想法,進而對自己過度要求。其實來自媒體的期待也會助長這樣的想法,這往往會誘導選手去說出更多雄心萬丈的抱負。

柏原也笑著回顧說:「我如果當時也不說個什麼的話,就會被媒體批說『這選手真是消極啊』。」

「並不是大家都能體會被期待是很痛苦的事。先前聽到末續慎吾在電視裡提到『現在的100公尺短跑選手大家都急著想要破10秒』。那是因為在里約奧運的400公尺接力賽裡日本隊拿到銀牌之後,大家對這競賽的期待就水漲船高。記者會誘導選手去講『我要破10秒』之外,當然選手也自我鼓舞,並一心想破紀錄、想要轟動田徑界。」

柏原回顧驚滔駭浪的人生

末續坦承說自己也曾遇過這樣的時期,我聽完之後覺得『和自己的體驗真像』。大家在期待之外,當然也有鼓舞自己的意味,所以才會想說自己也要「說些甚麼才行」。但是大迫傑就不會說類似的話。看到他的心理狀態及態度,現在我會想,我當初應該就要像他那樣才是。

過度背負著期待,又遲遲擺脫不了阿基里斯腱的傷,如此渡過了低迷的第三年,自己開始覺得「很不爭氣」。2015年5月參加在家鄉福島舉辦的東日本實業團五千公尺賽裡,雖然以第24名收尾,但同時發現即使成績不佳仍有默默支持他的一群人。

「以邀請選手身分參加了猪苗代湖半馬(10月)。在這裡有人對我說『單純就是想替你加油』、『我就是喜歡看你跑步的樣子』。我常想,如果沒有受傷的話是無法看到這樣的景色。知道了世界上有默默支持自己的人之後,我開始覺得,不管比賽結果的好壞,好好跑步才是最重要的。」

針對低迷的成績,有人開始疏遠我,也有人一如往常的態度對待我。有人看到我會主動搭話「你是柏原選手吧?」,有因此變成好朋友的例子。多了無所不談的好朋友,現在總算可以過著普通的生活了。

切換心情後的柏原又重新開始準備他的全馬。2015年9月在雪梨跑的初馬以2小時20分44秒進到第七名。之後的練習並沒有把練習量擺第一,而是邊考量疲勞的累積程度做調整。但還是諸事不順又再度受傷,2016年3月的琵琶湖馬拉松裡,以2小時22分15秒(第52名)做收。

「所以在2016年的琵琶湖馬拉松之後我才說『在這一年如果我再受傷的話,就要引退了』。我也向福嶋正教練表達了這個意思。之後7月跑完hokuren 2017的ㄧ萬公尺賽後又受傷,骨盆的薦腸關節痛到身體沒辦法往前傾。之後這樣的情況持續了一陣子。

今年一月在全日本實業團驛傳裡我並沒有被列在先發名單。我心裡想『這一年我就只要全力投入在全馬上就好了』。但在冬天的密集練習裡,繼薦腸關節的傷之後阿基里斯腱也發炎了。即使現在也是,只要坐著就會感到微微痛楚。甚至以三分半、四分的配速,隔天就會感到劇痛。所以我認為在這個時機決定引退是最好」。

福嶋教練也曾經慰留他不要引退,柏原也曾浮現過一個想法「如果只是要跑驛傳的話,說不定轉到其他隊也還能有普通的表現」,只要不是重要的棒次,我想區間的排名應還可以進到十名以內。

「但這時候我又想『等等,我想要跑的並不是驛傳啊』,進到富士通後我內心渴望的是其實是全馬。之所以跑驛傳是準備全馬的一種手段。我不是否定想跑驛傳的選手,但這就是我的想法。我聽到內心不斷在吶喊『不行,不行,我不能一直想往驛傳逃避』於是決定了引退。

自己的現況根本沒有辦法讓我練習全馬――。

讓他決定引退的,是這個以驛傳成名的男人,他對全馬的一種堅持。

下集待續,文章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