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man 世界上最難的耐力賽

0
2656

Uberman是一場 33.7公里游泳、643.7公里自行車騎乘與217公里超長距離跑的極限鐵人三項賽,可能是同類型中最苛刻的挑戰。但是在創始人的眼中,心智決定一切,距離都是次要的。

去年10月,一位51歲的義大利人 Giorgio Alessi 成為世界上第一個 Uberman。他完成了相當於穿過英吉利海峽的長泳。隨之騎乘一段大概五個賽段的環法自行車賽的距離。最後他必須跑步通過世界上最熱的沙漠、以及4267公尺的高山,以完成五個馬拉松距離。而這一整趟旅程他必須在八天內連續地完成了這一切,儘管從頭到尾都沒有離開過南加州。

Giorgio Aless (阿列西)正是這場賽事的競爭者。這場賽事的創始人丹尼爾‧比克魯 (Daniel Bercu)表示:「男人總會遇到中年危機這件事,他們會買一台跑車、或是與一個辣妹約會,但也會思索生命的意義。隨著人們變老,生活更加安定、人們開始失去冒險的心靈。這些人會問『有哪些事可以讓我走出舒適圈?』。」

對於這場Uberman,比克魯想要創造最難受、屬於城市探索者的冒險旅程。該試驗的第一站是太平洋33.7公里游泳,從卡塔莉娜島到維爾德斯海岸,這被認為是耐力運動員最艱苦、最危險的測試。因為過程中伴隨著強勁的海流、渡輪貨運跟遊輪,不小心還會瞥見鯊魚和水母。完成游泳之後,接下來是從洛杉磯到死亡谷的Badwater盆地,耐力運動員必須完成643.7公里的自行車騎乘,路線爬升超過6000公尺,下降到海平面以下60公尺。最後參賽者還得在死亡谷上跑217公里超馬,然後上升到惠特尼山。

如果我們把這三項拆開來,無論完成哪一項都值得被稱為是耐力怪物。但把這三項組在一起時,痛苦到會令人想自殺。

住在加州馬拉布的比克魯不認為自己是有天賦的運動員,他形容自己舉辦的極限鐵人賽『每個人都會嘗試踏上成為英雄的旅程』。Uberman極限鐵人賽沒有獎金、也沒有贊助商,同時也沒有得到任何協會團體的認可。最快完成的人就是勝者。

「早上起床時你需要一個遠大的目標。」比克魯表示。他自己在一年內完成Uberman所有賽程。之後,在2016年他廣發英雄帖、招募來自世界各地的耐力運動員,給他們一個任務。

2016年10月,來自六個國家的七位選手,其中包含義大利人 Giorgio Alessi 站上起跑線。這些人年齡不一,每位選手都有全職工作,也有不同程度的耐力賽經驗。來自洛杉磯的 Shangrila Rendon 擁有另一場極限三鐵的金氏世界紀錄;而來自蘇格蘭的 Sam Brenkel 曾經完成6115公里穿越美國的自行車活動;來自德國的 Tobias Frenz 則是以悠閒的腳步完成了撒哈拉沙漠的挑戰。

這七名選手中的三人,包括 Shangrila Rendon ,組成一支接力隊伍參加 Uberman。他們最終在五天內、112小時完成了比賽。而只有義大利人 Giorgio Alessi 獨自完成了英雄旅程。(蘇格蘭人 Brenkel 在游泳賽段退出,而自行車橫跨美國的 Frenz 無法完成其他兩項)

這位來自義大利的 Giorgio Alessi ,曾經與他的兄弟完成8000英里的美國旅行,甚至完成連續30天的每一天都完成一場226鐵人距離的活動,還有一些非常驚人的挑戰。Alessi表示:「作為傳統的意大利人,年輕的時候我常常踢足球。」但結婚之後他的生活變得很平靜。為了改變這一點,1999年他在夏威夷檀香山跑了馬拉松賽。自那時候開始,Alessi開始嘗試越來越多的挑戰,一個接過一個,包含以27個小時游泳穿過英吉利海峽。

面對Uberman這場大賽,Alessi表示:「我不想逼迫自己,只是與自己競爭。」他認為Uberman是世界上最難的單人賽事,儘管如此他表示自己能完全享受孤獨、不畏懼野生動物與路線本身,特別是最後的死亡谷路線。「走過死亡谷是一種全新的體驗。」他說。曾經很多人開車通過,但跑步通過則會有不同的看法。

另一個來自舊金山經營一家商業發展公司的選手 Scott Sambucci,他比Alessi以提早2.5小時完成長距離游泳,而且也順利地前往其他兩項,但最後在跑步賽段選擇放棄。為了這場賽事,Scott Sambucci持續訓練長達半年,而且為此感到滿足與自豪。他在Blog寫著:「我有一種成為職業運動員的感覺,我感到很滿足,也第一次覺得『足夠了』。」

2017年10月即將開跑第二場 Uberman,業已吸引許多嘗試挑戰Alessi紀錄的人才。其中一位參賽者是澳洲人蒂米‧加勒特(Timmy Garrett),他正準備在無支援的方式下,獨自前往北極進行考察。他預估自己的完成時間是六到七天。加勒特表示:「這只是我個人的挑戰,當成健康體能訓練。」

比克魯表示其他九個人有興趣參加 Uberman極限鐵人賽。這令他想起Tony Robbins曾經說過的話:「如果要夢,為什麼不把夢做大一些,挑最大的夢、最困難的事,然後嘗試去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