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一棵神木

0
891

有多少人可曾想像過,在杳無人煙的地圖之中,憑著自己的力量,去「發現」一棵神木的感受?

大鬼湖橫斷的目標是撞到月亮的樹,可是,這紅檜大神木,可以說是旅途上最大的驚喜了。因為我們一直期盼著巨大的台灣杉,而不是胸徑超大的紅檜。

這裡是中央山脈最荒遠的南南段旁,偏離主脊往東直下的橫斷之路。在這條大鬼湖東北方的稜線上,居住著我有生以來,見過最大最密集的巨木們;那是紅檜與台灣杉樹神舞動狂歡的千年派對,永不止息。

我們在一個瘦稜的鞍部上卸下重裝,抱著滿心期待,探下陡坡,尋找傳說中,撞到月亮的樹:台灣杉。

然而,在幾株巨大的台灣杉奪走了我十幾分鐘的寶貴時間後,為求效率,我們停止陡下,改為沿著等高線,在巨木們的凝視下橫渡山坡,然後我們就遇見了祂——

在幾棵胸徑不小的紅檜後方,一株巨大到我以為是兩棵樹交疊的超級大紅檜,就這樣現身了。我們被嚇了好大一跳,肺裡的驚嘆一瞬間被榨乾。

這是一株,世界上看過他的當代人,可能就只有我和崔祖錫的巍峨巨木,森然矗立在我們的視線正中;然而濃密的森林,讓我們只有到距離祂30公尺左右的範圍內才得以意識到,有一棵不凡的大樹佇立在旁。

樹齡不詳、樹高未知、樹圍不明,一切都是那樣的初次見面、多多指教。祂千年來是如此神秘的居住在此,存在感卻又強烈到讓人感到壓迫,與神聖。

這麼說好了,我親身探訪過台灣第一大神木:大安溪神木,在我的感受裡,這株無名神木雖然比祂小,但確實擁有那一個級距的震撼與壯碩感。而且最驚人的是:祂每一面都同樣巨大的像高牆,而非許多神木那般只有一面的浮誇。

我們就像追隨偶像的小粉絲,拜倒在他的腳跟前,花光了我們所有的時間。

揮別了紅檜爺爺,我們依然沒有遇見傳說中撞到月亮那般懾人的台灣杉。然而我已經覺得滿足,這樣大胸徑的未知紅檜,我第一次在山裡遇見:不憑任何記錄與情報,就是那樣單純的,遇見。

這也讓我多少體會到了一點,那個台灣滿山遍野都是原始林的無盡藏時代,全台灣各處的調查員們,能發出多少次這樣的驚呼與敬佩。還有鳥居龍藏、鹿野忠雄、森丑之助,他們在走訪最原始的台灣的時候,那些「不期而遇」的美麗畫面,所重擊肺腑的那種驚喜的感動。

我很高興能有這個機會,在這裡遇見祂,遇見了台灣森林所擁有的,無窮無盡的可能性,與最原始美麗的面龐。

畢竟,不是走步道拜訪,而是在沒有路的森林裡遇見一棵神木,人生能有幾回呢?

#大鬼湖橫斷——神木原鄉
#撞到月亮的樹

圖文來源:雪羊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