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日本職業馬拉松選手

0
1613

圖文來源:CHEN

『如果你想瞭解一個生物,你就必須解剖牠。』還記得第一次上解剖學,教授所說的話。

大約四年前,想在當地報紙上找尋自己參加黃金海岸馬拉松的名字和成績。才發現原來昨天的冠軍是一位日本人,這在當地算是一個不小的話題,因為大家都以為冠軍一定會是來自非洲的選手。也就是在那個時候,有了想去日本看一看日本跑者的想法。不過礙於經費上和時間上的困難,一直以來都沒機會前往日本跟他們一起跑步。後來認識了一位日本朋友,他是一位職業馬拉松選手,他邀請我前往他的訓練中心一起訓練,不過當時我直接拒絕,因為身上並沒有多餘的預算可以支付日本的生活開銷。但是他卻直接回答我說“免費”!我就說好!讓我準備一下,有一天我會去找你的。半年以來都有保持聯絡,但是等我準備好要去日本了,他卻消失了,也就以為再也沒有前往日本跑步的機會了。後來才突然的又聯絡上,一聯絡上就馬上買了機票,隔天就從香港直飛東京,很怕這個機會會再次消失。其實拖了這麼久,他也以為我永遠不會去日本找他一起跑步了。

這是一座距離東京搭巴士約兩個半小時的車程,位於富士見高原的訓練中心,海拔約1200公尺。這裡有很多房間,但是加上我總共也只有五位馬拉松跑者,四男一女。第一天抵達的下午就跟他們一起去慢跑,他們說要慢跑50分鐘,但是才剛開始一起慢跑沒有多久,我就很確定這絕對不是慢跑!至少對我來說是這麼一回事,因為我需要很使勁地跑才跟得上他們的腳步。

第二天開車前往茅野的一座田徑場進行速度訓練,他說這裡的海拔約800公尺,比富士見高原的海拔低了約400公尺,有利於提升訓練的效率。今天要做的訓練是600公尺速度訓練15趟,他說不要跟著他跑,照我自己的速度跑就可以了。但是接著又說你大概可以跟著我的速度跑兩趟吧!所以我決定無論如何都要跟完他的速度跑三趟,來證明他是錯的。我們先一起繞著操場慢跑兩圈熱身,這一次是真正的慢跑,他沒有騙我。接著他們就開始做大量的伸展拉筋和做一些跳耀的動作,我沒有跟著一起做這些伸展拉筋,因為我的身體根本就還沒有熱起來,要我跳也跳不起。所以我就一個人繼續的在草皮上慢跑,等著訓練開始。大約十分鐘到十五分鐘後,我看他們開始換上很輕的馬拉松鞋,我才趕快回來加入他們。我並沒有特別帶其它的鞋子來更換,就只有腳上穿的這雙鞋子,我只是脫掉上衣,因為夏天很熱。他們真的衝得非常快,跑第一趟的時候就覺得“天啊”!接著慢跑200公尺準備衝第二趟。第二趟開始後,我是大幅度的搖擺自己的身體才跟完這一趟,非常喘,小腿肌肉在燃燒。心想,再跟著跑一趟就好了!跟住!明明才要開始跑第三趟,我卻已經累得像是要跑最後一趟了。200公尺慢跑結束,衝!這一趟對我來說就像是在衝百米一樣,跨出去的每一步都是在掙扎,很想要慢下來,但是絕對不可以慢下來。最後的150公尺稍微被拉開了一點點距離,但還算是跟完了。完成了這一趟後,他們直接繼續慢跑200公尺,準備衝刺下一趟。但是我先去場邊走一走喘一口氣,我不希望才剛剛抵達日本的第二天就要送醫院了。最重要的事情還是要把今天的訓練菜單給完成,所以在他們快要結束這一次慢跑的時候,我趕緊跑過去跟著他們一起開始第四趟的衝刺。不過這一次就是完全照著自己的速度跑,所以整個距離被拉得很開,至少落後100公尺。我默默的把剩下的趟數給跑完,等我跑完的時候,他老早就換好衣服,喝著能量補充飲品在等我。晚餐的時候,他說明天要再去一次茅野田徑場做速度訓練,我想了一想,就回他說改天吧。因為今天的速度訓練已經把身體給推到了一個極限,加上昨天搭廉價航空那狹窄座椅所帶來的疲憊感覺還沒有移除,所以明天就不跟他去茅野田徑場了,而是自己一個人去跑山路,80分鐘輕鬆跑。

一天會訓練兩次,下午的時候則是個別去訓練,不會特地的一起去訓練。但是有時候下午我會跟另外一位馬拉松跑者一起去慢跑,無畏風雨的慢跑…。記得有一天下著超級大的午後雷陣雨,但是他只是問我準備好了嗎?我趕緊抓了一頂帽子,就跟著他一起出門去慢跑了。這裡有一座人工的越野跑道,已經設計好有四條不同路線,分別是700公尺、800公尺、1000公尺以及1700公尺,方便跑者計算每一圈所跑的距離。他們一星期至少會在這裡跑一趟30公里長跑,就繞著其中一條一圈為一公里的路線跑三十圈,並在其中一個地方擺好水瓶和能量包。人工越野跑道的好處除了方便計算距離,也事先安排好了安全措施,地上的突起物像是樹幹那些也會噴漆作為標示,預防被絆倒。泥巴比較泥濘的地方,會灑上一些小碎石,預防滑倒。

附近也有很多其它座的訓練中心,主要是提供給學生居住,有一大堆的學生趁著放暑假期間都跑來山上做訓練,主要都是高中生,但是也有一些是國中生和大學生。這也是另外一個為什麼我們不使用這裡的田徑場訓練的原因,田徑場上一整天都擠滿了學生在訓練,就算是大正中午也是一樣。有時候中午吃飽飯,我會去田徑場看學生做訓練,學生很喜歡一邊跑步一邊大叫一些口號,有的學生落後了,會有另外一個學生在旁邊推著他。有些學生則是在草皮上互丟重力球,重力球滿天飛。有的學生則是圍成一圈在做瑜伽。對我來說最特別是撐竿跳,這是我第一次親眼看到撐竿跳,還蠻想去試試看的說。學生們都很認真在訓練,學生們也都起得很早,有時候早上五點經過田徑場,他們已經集合好在聽教練講話。

除了職業馬拉松選手和學生,也有很多愛好運動的跑者在這裡訓練,他們都居住在附近飯店,來這裡度假享受跑步和溫泉。這些跑者會跑在田徑場的最外道,避免跟學生相撞。大多時候他們也是有教練在帶著做訓練,他們也很認真,每一位跑者都跑得氣喘呼呼。朋友說以後他的訓練中心也會轉型為度假飯店,來招待一般社會大眾。

他的目標非常明確,只要再把成績給推進一分鐘,就可以打破日本馬拉松國家紀錄,所以很明顯感受到他所散發出來的一個決心和壓力,這壓力多少也影響到我。在這訓練中心的一個月裡,我每天早上都去跑步,因為這是人生中第一次有人邀請我來訓練,非常珍惜每一天在這裡跑步的日子。我現在能做的,也只有想辦法把馬拉松給跑好,好來謝謝他。比較有趣的是另外一位常常跟我一起下午去慢跑的跑者,他問我說「什麼是夢想?」夢想其實就是活在當下,所以他感到很幸福,因為他已經活在他的夢想裡頭,那就是每天這樣子跟著我的朋友一起訓練,他相信一切最後都會水到渠成,並且有一天他會在波士頓馬拉松奪得前三名。另外兩位也都是很資深的跑者,一位正在準備雪梨馬拉松,女跑者則是正在準備北海道馬拉松。有時候跟他們一起聊關於馬拉松的話題,感覺是一件很嚴肅的議題,就像是彼此都是穿著西裝筆頂在談生意一樣。但是大多時候還是很輕鬆的分享比賽經驗,以及教練和贊助商。他們四個人都有給我一種很強烈“日本第一”的感覺,不是只有馬拉松這方面,而是生活中的各個層面。如果講到有些事情真的不是日本第一,他們會多少流露出一些感到羞恥的感覺。這大概就是四年前日本人會在黃金海岸馬拉松跑贏非洲人的原因吧。甚至有一晚在吃晚餐的時候,其中一位跑者聊天聊到一半,突然冒出一句話對著我說:『你覺對無法離開日本的!』我就停下吃飯的動作,靜靜的看著他,想說他是想幹麻?難道這是我最後的晚餐…。他停頓了幾秒,才接著說:『因為日本女生會把你給留下來的!』其他人也做出點頭表示認同的樣子,包括那一位女跑者。我不知道為什麼他們會突然地講到這個,也許是因為吃飯吃得太開心了吧。一直到了結束在訓練中心的訓練,下山回到了東京,才又想起他對我說的這句話,並且開始了解到為什麼他可以如此狂傲的講出這句話。我想,我無法證明他是錯的。

訓練中心裡有一台他們很喜歡使用的儀器,他們說哪裡有肌肉痛,就用這一台儀器推一推就會好了,真有那麼的神奇?我自己是沒使用過這台儀器,因為一台儀器要供應五個人使用,算是不太方便安排時間,所以我都是直接在浴缸放滿冷水,泡冷水來降低肌肉的疼痛感。

訓練中心的飲食吃的非常健康,食材主要都是天然的非加工食品,看得到食物原本的樣子。唯一看得到的加工食品,大概就是那一盒我從香港帶來送給他的月餅,這算是一個很尷尬的禮物。本來是想讓他感受一下中秋節的氣氛,但是現在卻很希望他把那一盒月餅直接給丟到垃圾桶,不想要害他攝取到多餘不必要的熱量。原則上這裡餐餐都會吃納豆和生菜,生菜裡頭會加一些綜合堅果和枸杞,一天下來會吃五到六顆雞蛋,沒有油炸食物。肉類攝取來自於生牛肉和水煮雞肉以及水煮豬肉,偶而會有烤秋刀魚。廚房裡頭也只有兩種食用油,分別是亞麻籽油和椰子油,很多時候會在料理綠色花野菜的時加入一些咖哩粉和薑黃粉來調味。他們天天早上都會自己手磨咖啡豆泡過濾式咖啡喝,但是我喝不習慣他的咖啡豆,所以早上都自己泡茶喝,尤其是抹茶。他們的食量都很小,我有嘗試著跟他們吃一樣食量就好了,但是很快就發現這樣子的話我根本就沒有力氣可以跑步,所以我常常會自己去煮蕎麥麵或者烏龍麵給自己來填飽肚子。整體來講,我的食量是隨著訓練的天數增加,成正比的不斷在增加,所以到了後期他們有被我給嚇到,開始擔心整個訓練中心會被我給吃垮…。但是我的體重卻是隨著訓練的天數增加,成反比的不斷再下降。他大概是不相信我的體重是下降,所以離開前他好奇的問我可不可以摸摸我的身體嗎?他想知道我身體的狀況,並且給我一些建議。他摸了我的腹肌,大腿,屁股,小腿以及手臂,並且抓了我的皮膚拉起來,想知道身體的脂肪狀況。他說我的身體狀況算可以,但是很明顯的速度不夠!

有時候下午沒有去慢跑,而是去騎腳踏車,尤其是週末的時候。日本好像是幾乎每個週末都會舉辦活動,所以我都會好奇地騎去別的地方看一看。不過有一次騎太遠也騎到迷路,騎到差一點就回不來了。騎到一些其它的鄉鎮,觀察到其實馬拉松長跑運動,其實好像就是只侷限於山區,在其它地方比較常看到的運動是棒球和足球。但在日本馬拉松依然是備受重視的運動,因為有一次去酒吧,跟老闆娘聊一聊關於馬拉松的事情,她突然遞給我一支麥克筆,就叫我在牆壁上簽名。

富士見高原的意思,就是遠望著富士山的高原的意思。每天遠望著富士山,就想說不如去爬個富士山吧,來為這一趟的日本馬拉松訓練最為一個結束。帶了簡單的水和麵包,快速上山,並在天黑以前趕下山。本來以為富士山就只是一座日本最高峰,結果一登頂就發現原來山頂是另外一個世界啊。望著雲海,強風一直吹,好像身體正在飛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