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義大利巨人之旅TDG勇敢征途(4)賽前訓練篇

0
318

TDG第一賽段

越野跑者的靈魂裡有股桀然不馴的傲骨體質,會參加TDG義大利巨人之旅超長越野賽的跑者更是!

怎麼說呢?!記得TUR有一次戲稱我們參加谷關七雄越野賽,像是賽鴿,我們參加TDG何嘗不是賽鴿,開賽放出去,飛越高山遠景,目標只有一個,就是用盡全身的力氣,努力飛回終點!

這中間困難重重,不是每一隻賽鴿都有足夠的體力飛越每一個大站,有的賽鴿不耐寒;有的賽鴿折翼;有的賽鴿黑夜中迷失自己…….,但我們心心念念的就是一站闖過一站,看盡這波瀾壯闊的山林,完成屬於自己的使命。

TDG第一賽段

義大利巨人之旅TDG超級越野賽,我是從4月開始開訓,中間有參加兩場大比賽,4/22柴古唐斯100公里越野賽(D+6472m,完賽時間27:34:16);6/17-18新疆喀納斯100mile越野賽(D+5800m,完賽時間36:31:36)。5月換職場,開始晨跑,拉跑量。

因為是上班族,所以平日星期一至五是跑平路(小學操場、中正大學校園、馬路),假日就往山上拉練爬升量,我一直覺得大比賽的賽前訓練才是讓人成長最多的,比賽就是印證。

感謝阿傑提供松風嶺合照

讓我印象深刻的高山賽前訓練,有好幾場,最早在七月初有一場南湖兩天一夜的高山訓練,這是此次同行高山團練夥伴有鯊魚哥、阿傑、Sara(麗沛)是參加今年的PTL(UTMB系列賽,團體2-3人一組,298公里,限時150小時),Timmy、小艾、小Jack是參加今年的UTMB(環勃朗峰超級越野賽,100mile,限時46小時),我是TDG(義大利巨人之旅,330公里,限時150小時),小凱陪練,五金是特別來賓XDDD(來頭不小,iTRA PI:700)。

非常幸運的是,我們這些團練的夥伴都一一完賽,在2017年完成自己的目標賽事,全員達陣,是我所謂的夢幻團隊,非常令人開心,當初團練完,我還特地寫了一篇練習文章,紀念我們這麼努力的過程。

南湖東南峰,艾薩克提供

延伸閱讀:愛上兩天一夜南湖兩天一夜的高山訓練

TDG,一路上不順利的事很多,但我仍一路在感恩,越是痛苦,我越是感恩,雖然從第四段開始,我都是夜晚行走的多,感謝賽前做的最好的練習就是:連三週的夜訓!

谷關東屋+八唐(7/28-29,41.01K,D+3748m,15h)
逆走中央尖(8/5-6,65.91K,D+5787m,38h)
北大武山ㄧ趟半(8/11-12,32.99K,D+3806m,16h)

感謝小凱、Timmy、宗健、大仁哥,頂著頭燈光束前行,常有錯覺是走在這些夜訓的山徑上,小凱在前頭走著,Timmy在後面保護著我,即使再冷再痛苦,我都還是一步接著一步走著!勇敢不退縮!

你們知道當深夜寒冷爬坡痛苦的時候,我都在唸一段咒語:

「每回你覺得
再也撐不下去了
不知從哪裡
忽然射出一道光芒
這小小的一道光芒啊
能恢復你的元氣,賦予你的能量,指引你繼續走下去。」
天使走過人間The Wheel of Life,伊莉莎白.庫伯勒.羅斯(Elisabeth Kubler-Ross,M.D)

就這樣一步挨著一步,咬著牙撐過去每個山頭,在第六第七段賽道中自成一股力量。

記錄逆走北一段之中央尖山的練習片段:

每一次高山越野練習都有它的困難點和痛苦處,練習過後我都會感謝它帶來的陣痛,話說回來了!太輕鬆我們還不要呢(還在嘴硬)!每一次的高山越野練習都有其意義,學到經驗,善以調整,變成自己的招式,感謝高山給我們的磨練與困苦。

逆走北一段之中央尖山的困難點和痛苦處主要有三:
1) 因中央尖溪水量豐沛,過溪次數變多(連日的午後雷陣雨),時間拉長,溪水溫度過低。
2) 中央尖山屋上切南峰陡上箭竹林都是水,入夜夜游箭竹林容易失溫。
3) 經歷第二夜。

我們選擇8/5零點35分出發,當夜訓,之前谷關夜訓的作用力還在,所以我對夜晚行走,身體還有些興奮,當然谷關夜訓有趣多了,我們在往屋我尾山山徑前看到非常多隻的大小山羌,夜晚行走於高山林道,覺得很舒服,氣溫涼爽,小凱在前,Timmy在後,我們邊走邊聊天,很快就到木杆鞍部,準備下切到中央尖溪的叉路口。

出發前,我和小凱的背包重都是7.5公斤,Timmy多了1公斤,8.5公斤,肩上已經習慣了9公斤以下的重量。下達中央尖溪時,天光已亮,這才發現中央尖溪水量豐沛,這是小凱與兩周前的比較,當然我的兩年前記憶(相同路線2015-5-1),也沒這麼多的水量,溪水超級冰涼的。

感謝Timmy提供上、中左、下照片

一路走中央尖溪床往中央尖山屋前進時,我就在想,橫越喀納斯越野賽的10幾次過溪算得了什麼(媽呀!),這裡會超過20次以上,我們又非常幸運地遇到水量豐沛,溪面拉長,水量從小凱說的兩周前的小腿高度,到這次的膝蓋高度。

水量豐沛到我們還要花時間目測哪一段過溪比較安全?!東切西繞的,若不是這樣,逆走一圈北一段,是可以慢慢走,慢慢欣賞中央尖溪的美。清晨過溪,溫度低到我們還穿起了風雨衣禦寒,真的是從腳底冷起來!我和Timmy穿越野鞋,小凱穿運動涼鞋,容易乾!

中央尖山屋到中央尖山約5.9公里,先到中央尖鞍部5公里(就是遠遠一直看到的凹部),從震耳欲聾的水聲東切西繞的,沿著布條與疊石,一路上切,沒有水聲之後,就是各自努力,抬頭一望,我想到很貼切的八個字:「遠在天邊,近在眼前」非常適合當時的處境,中央尖山就在眼前,怎麼都走不到,中央尖鞍部伸手就可以摸到一般,我就好像在陡上碎石坡邊爬邊滑,彷彿一個笨拙的老太婆,還在喘。

內心非常佩服小凱兩周前才剛來中央尖山,邊爬邊喘之餘,我跟自己說打死我都不要近期內來爬中央尖山(笑),還有不斷想起第一回順走北一段時,是住在中央尖山屋,凌晨四、五點開始爬,睡一覺起來,好像比較輕鬆。

彷彿過了一世紀這麼久,終於走到中央尖鞍部,岔路口標示往中央尖山還有900m,中央尖山3705m,所以這段900m用走的還要30分鐘,一點都不要懷疑,其實一路陡上碎石坡,雲霧開了又散了,我一直求老天爺給我們山頂一個美好的展望,求呀求,我又想到人生有好有壞……。

第一次站上中央尖山,當時年輕,覺得人生夫復何求,這次站上中央尖山,不知下回何時再親臨,覺得凡事總有機會總有機會。

TDG第二賽段

每一次高山訓練都是在修正態度;修正想法;修正裝備,不斷適應,不斷調整,我喜歡這樣的進步。離開中央尖山是依依不捨,還是要捨,凡是抓住,就被侷限住了,因為我們要走的人生路還很漫長。

高山越野的時候,很多時候是全然和自己的身心靈走在一起,可以想很多,可以調整補給,可以走進自己的內心,與靈魂對話,此刻平靜自在,歸零掏空才有機會改變。

這次逆走北一段之中央尖山高山訓練有三段深刻(刻苦)的片斷:

一是陡上中央尖山的碎石坡路上,越是接近中央尖鞍部越是漫長,有怎麼都走不到的錯覺,是那種閉上眼睛,就可以浮現在眼前的記憶,是記憶的任意門。

二是入夜陡上南湖岔路口夜游箭竹林,穿著雨衣雨褲,越野鞋襪都濕透,一路陡上,我們停了一次煮泡麵吃,疲勞加上低溫,再出發,走沒百公尺,我發現我竟然冷得牙齒打顫,立馬喚小凱、Timmy,我要換衣服,加上乾的長褲,再加羽絨外套才OK,解除失溫的危機。

三是過南峰一路陡上主峰岔路口,陡坡走不完,我們三個人前後相隔幾十或百公尺,這樣相依為命的走著,還有走到倒木,三個人就坐在橫木上,時間已經過20小時多了,我不知道小凱、Timmy當時的心情,我抓住時間閉目養神,沒有人說話,黑暗中,只有三道光束。

我們在南峰下又煮了一次乾燥飯,這次乾燥飯給了我們很多話題和動力,明明很疲勞了,在岔路口看到離南峰150m,我和Timmy堅持要去XD,還說"才"150m

人生常常分不清笑與淚,是笑中有淚,還是淚中有笑,人生越多體驗,你就會深刻了解到大山給我們的溫柔的慈悲,寬闊大景,撫癒疲勞的身體,於是靈魂在跳舞雀躍。

我們在南湖山屋小休兩三小時,有補熱食也有躺下睡一小時,這樣的休息非常有用,清晨近七點離開南湖山屋,大景一幕幕的引領著我們也陪伴著我們,回想七月初離開南湖山屋,一掃當時疲憊的模樣,陽光溫馴,確實的撫慰我們的身心靈,堅持下去,高山果然給我們幸福感。

早晨的南湖是充滿幸福感的,記憶層層疊疊而來,我們三個人話變多了,話題總圍繞著這幾次的南湖高山,彷彿昨日。

這是最新的南湖記憶,我們記得的是,美好的南湖大景,精神抖擻的南湖大山,經過了30幾個小時,也因為是白天,清楚透徹的珍惜著。

這是新的高山訓練里程碑,每一次的大比賽,賽前的訓練總是能創造出無限的可能,這一直是我所謂的賽前訓練,這才是更要去珍惜與感恩的部分。

「苦難是培植福德的沃土。」

紀錄高山訓練之北大武山有感:

「不管高山(越野)訓練多辛苦,你要去檢視你何時可以恢復?!做好你的疲勞管理!」

連續三週夜訓的我們,有點吃不消了!在北大武山(3092m)發現自己的疲勞,北大武山本來預計走兩趟,小凱跟大仁約好,我們三人一起爬,結果反而是大仁走兩趟,我走一趟半,小凱微感冒走一趟。

北大武山列為「台灣五嶽」之一,位於屏東縣泰武鄉及台東縣金峰鄉的交界處,中央山脈主脊的最南端,標高3092公尺,一等三角點,是南台灣唯一超過3000公尺以上的山峰,因此有「南台灣屏障」的雅號。北大武山的山形巍峨壯碩,但是山脊瘦狹,東西兩側彷彿被削去一樣,因此由北往南望去,如同一個尖銳的錐形體,山頂布滿碎石,幾乎沒有樹木。(上為網路爬文)

從停車處到舊登山口(檢查哨)2.8K,我們8/11晚上10:30先走日湯真山,到舊登山口4.2K,從舊登山口到北大武山還有9K,4K岔路口往檜谷山莊(標高2200m,還有200m遠),5.4K處是大武神木,2475m,最後的1.5K相當折磨人,上上下下,假山頭欺負人,但常常都是這些讓我們印象深刻,也不斷進步。

沿途鳥叫聲不絕於耳,金翼白眉肥嘟嘟的,不怕人的就在山徑間走來走去,每每看到都覺得真是幸福的鳥兒呀!感謝大仁、小凱情義相挺,在有限的時間內陪我高山越野訓練。

第四段賽段,石板烤臘腸那站,微微的是晨光

義大利巨人之旅,是我的第一次參加多日連續長距離越野賽,深深覺得是越野能力的大補丸,身心靈極限考驗的過程,可以讓我們磨練心性(絕對的耐住性子),更是腦力、策略的試練,這裡是指瓜大真的是用腦子有計劃做功課的在參賽。

我應該是台灣的親朋好友集氣鼓勵加持中,渡過許多難關的,越是這樣想越是想感謝你們大家,我們一起飛越千山萬景,我盡力闖過難關,回到終點,集氣是有用的,真的!

賽後再看開賽影片,每每都讓人紅了眼眶;賽後,等著拍完賽大合影照片,放起了開賽前技術會上主持人要我們手牽手的義大利歌曲,我眼睛又再一次的紅了!相同的歌曲,再一次放映吟唱,我們已歷經千山萬水,披荆斬棘,全身疲憊,於是心滿意足。

賽前越野公路練習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