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兩天一夜之南湖高山練習

0
1386

感謝阿傑提供松風嶺合照

「哎呀!怎麼辦?!我越來越喜愛有關於越野的一切,因為它讓我有源源不絕的熱情!」

一直以來,跑步,讓我覺得生命像一條流動的河流;越野是河流兩旁多了非常有趣的人事物、及一路暗藏著驚喜的風景,總是目不暇給,挖掘不完。

其實要非常感謝香港朋友鯊魚哥(景欣),在FB提及想要到台灣高山練習,誰叫台灣朋友三不五時都在FB炫高山照XD,我著手規劃,先找台灣同行的朋友,共兩台車,加上有小凱慷慨協助,熱情贊助,可以幫忙多陪練一天,下山回程載香港朋友回至機場。

Timmy拍攝提供

此次同行高山團練夥伴有鯊魚哥、阿傑、Sara(麗沛)是參加今年的PTL(UTMB系列賽,團體2-3人一組,298公里,限時150小時),Timmy、小艾、小Jack是參加今年的UTMB(環勃朗峰超級越野賽,100mile,限時46小時),我是TDG(義大利巨人之旅,330公里,限時150小時),小凱陪練,五金是特別來賓XDDD(來頭不小,iTRA PI:700)。

我和Timmy、小凱也在5月底時進行奇萊南峰兩天一日訓練,模擬這次的狀態,兩日一夜高山練習,首重保暖和補給,保暖包括移動間遇風雨的穿著,及山屋(帳篷)的保暖,補給是兩天移動的行動糧調配與控制,更是負重的積極練習。

小凱的車上有一個垂釣式簡易磅秤,也是照妖鏡XDDD,在出發前,我們都清楚了自己和同行夥伴的負重狀態,我明明背包從28L(奇萊南峰)換成了38L,都還是9公斤多,一時間變成負重老么,因為是TDG重點練習,內心更有心虛偷懶的感覺,重量成了一個有趣話題,一再被提起,我只好一再打預防針,說兩周前剛結束喀納斯100mile越野賽,量力而為與自知之明,一向是我的長處XD。

艾薩克拍攝

出發走在產業道路上,我說報數!馬上就有人喊1,另個人喊2,我說是報自己的負重,9個人,最重18公斤多,最輕9公斤多,是呀!差了一倍XD

自南湖北峰下碎石坡前往南湖山屋,鯊魚哥拍攝

針對越野,高山練習可快可慢,若兩天以上,建議第一天可以慢一點,因為背負重裝(加上睡袋、備用衣物、爐頭瓦斯、兩日行動糧),要讓身體適應高山爬升,這跟出國比賽概念相同,前面當熱身,當身體適應當地狀態,要加碼加速,很多方法呢!這次找路、睡不著也是一種偷練概念(笑)。

艾薩克拍攝

最近的氣候是午後有雷陣雨,高山之上更是,中午就變天了,7/1早上七點初,從勝光登山口上山,約下午一點多開始飄雨,約莫是在審馬陣大草原,大家開始穿起了風雨衣,走到五岩峰時,我突然感性的想到了,去年和吳醫師、素貞姐、文孝、沈哥、小Jack一起來南湖大山高山練習。


感性的想到,去年是7月底,今年是7月初,今年再來,我已經完成UTMB,我虔誠的向老天爺祈求,今年可以順利完成TDG,明年我再回南湖看你,還願也朝聖。

前往南湖山屋一路上,也是許多不知名的小花,我常常將盛開的小花當作它仰著頭在微笑鼓勵著我,很有作用力,UTMB是這樣的加持,喀納斯100mil越野賽也是如法炮製,勇敢盛開的生命可以鼓勵著一路前行,不畏苦難的生命。

既然是遠從香港來,當然要端出好菜招待,南湖大山是滿漢全席,圍繞著上圈谷下圈谷放射狀的高山練習,小Jack打趣的說可以七上南湖大山,3000m的七上七下,這大概就是越野跑者的瘋狂基因吧!

馬比杉山和巴巴山是兩條可以練習的支線,南湖大山、東峰是口袋名單,高山練習還是要以天氣(氣候)為主再微調,安全第一,進可攻退可守。

前往南湖東南峰路徑上,艾薩克拍攝

當我們走向山時,山也走進我們生命之中。

偷偷跟你們說個秘密:「我覺得在高山的時間過得比較慢!好像賺到了!」

高山練習,一天單攻太急太磨人,兩天剛剛好,好在我們是周休二日的上班族及業餘越野跑者,加上UTMB、PTL、TDG,都是要負重練習加上微睡眠鍛鍊,高山的乾燥氣候,低氧,多變天候(調整裝備),我怎麼能不愛它呢(兩日高山越野練習)!

南湖東峰,艾薩克拍攝提供

20幾歲時,走北一段,當時走馬比杉山時,我就很喜歡沿途風光,這次,第二天清晨兩點起床,三點13分出發,從南湖東峰稜線過去,經過陶賽峰—南湖東南峰—馬比杉山,下和平南溪溪底走回主東鞍部,再上南湖大山。

艾薩克拍攝

高山練習摸早黑或摸晚黑很正常,我喜歡摸早黑,喜歡漸漸天亮,看到日出,尤其是在稜線上看到日出,雲彩光影變化,內心激動,最愛在高山看日出,冷冽空氣中,視覺與身體處在極端的境界,很難忘也很爽快XD

陶塞峰,鯊魚哥拍攝

再見陶塞峰(標高3450m),仍欣喜若狂,總是覺得它是很酷的,聳立於絕世中,前往南湖東南峰(標高3462m)路上,翻越酷石飛石堆中,我們都驚艷驚喜萬分,尤其是南湖東南峰,大夥都想賴著不想走了,只見Timmy、鯊魚哥、阿傑,逆光中展現英姿,現在想來,還是忍不住嘴角上揚,美好永恆的一瞬間呀!

Timmy拍攝提供

馬比杉山(3211m)是南湖東峰東南支稜上最遠的一座高峰,前往的路徑上,高聳多水分的箭竹,讓人印象深刻,還好早上陽光充足,不至於太冷,馬比杉山山頂寬廣,視野遼闊,我感性想到,當初走北一段,以為這一輩子不會再走馬比杉山,畢竟當時是雄心壯志要完成百岳,未完成百岳前,再登馬比杉山不做考量。

畢竟一輩子很長,彷彿一轉眼間,我又再登馬比杉山,是想像不到的,原來一輩子是無法規劃預知的。

艾薩克拍攝

從馬比杉山回到叉路口,下和平南溪溪底,這一段也是當初很難忘的一段,峽谷地形,奇形怪狀的石頭林立,還有一大高繞陡上地形(四肢攀爬,鑽爬倒木),這段確實也淬鍊人心,每一抬頭都有完沒完的路條在高處等待,上主東鞍部,碎石坡上,又是熟悉的南湖圈谷風貌。

老天爺待我們極佳,上南湖大山(3742m,百岳No.9)仍視野開闊,南湖大山之美,在於它氣勢磅礡的帝王山勢,迷人風采,難以忘懷。

鯊魚哥拍攝

越野跑者是獨立而堅強的,越野也不斷馴化著我們,至於馴化什麼?!每個人都不一樣,佛說不可云,都不一樣都各自精采,高山練習總是盈滿總是歸零,用嶄新的視野來審視生命。

鯊魚哥拍攝

因為越野,高山之於我的生活變得很近,因為越野,讓我們生命靈魂的質量很不一樣,想念了就出發,想念了就去吧!

南湖東南峰,艾薩克拍攝提供

你有沒有閉上眼睛就可以到達的地方?!你有沒有想起什麼時候是會微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