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九分滿足與一分遺憾──古佳惠的巨人之旅

0
2436

穿著休閒運動服的古佳惠 Maggie走入餐館,背包上插著 Tor des Geants 的指標旗,那是TDG賽道掃把送的禮物,原本是拿來插在草叢間、雜石間做為識別路線用。

「珍惜所經歷過的過程,」古佳惠說:「人生必須向前看。」

Maggie開始走上戶外活動是從溯溪開始的,戶外活動是解除案牘勞形與日復一日壓力的好辦法,而也是從溯溪之後,開始陸續接觸跑步、登山以及越野跑等其他運動。戶外活動是一種洗滌心靈的方式,從戶外活動中除了樂趣之外,也得到了健康。由此,她去爬過富士山、挑戰過日本的比叡山越野賽、馬來西亞沙巴的神山、以及中國的四姑娘山。

在越野跑逐漸興盛的台灣,Maggie是越野跑界的知名人物,除了和善且幽默的態度外,還能講得一口流利的外語。所以偶爾有來自歐美的越野跑者來到台灣參加賽事,都會交給她作為翻譯以及接待。但這樣的古佳惠,不時也帶著一些傻大姐的氣質。

「當初會參加巨人之旅,」古佳惠笑說:「其實是個美麗的誤會。」

2017年初與盧明珠等好友前往谷關訓練,聽到大夥談到報名 Tor des Geants 巨人之旅,主辦單位為了拓展在地觀光、希望有更多不同國籍的選手參賽,所以每個國家都有設定 40%中籤率。簡單地說,十個人報名會有四個人中籤。而 Maggie 誤解讀成只要報名的人越多,本國籍的選手中籤率就越高。為了好友盧明珠挑戰巨人之旅的夙願,她回家默默地上網登錄抽籤。而幸運的是,盧明珠與古佳惠兩人雙雙中籤,於是就決定義無反顧地前往參加巨人之旅越野賽。

剛開始 Maggie 並沒有特別執著是否要參加巨人之旅這件事,只是隨著報名確認中籤到繳費前還有些時間,她認真地閱讀相關的文章與賽事細節。她自己是登山健行的老手,對於長距離、多日的登山活動了然於心,加上這次的機會確實難得,於是決定參賽。

儘管在海外登山的經驗豐富,但確實很少到歐美參加越野賽事,她期盼從這場賽事中得到一些不同的感動與經驗。

實際報名之前,Maggie最長只跑過45公里,而巨人之旅開賽前跑過的最長距離是75公里。報名繳費後,隨即開始一連串的訓練。除了多次上高山訓練外,也透過長距離練習增加自己長時間運動的耐力。因為她不喜歡跑公路,所以訓練都幾乎是在山徑上練習,但Maggie實際參賽後,建議有心參加TDG的跑友,也不能忽略公路訓練。

Maggie自承不是優異、競速型的選手,但辛苦的賽事與挑戰,需要的不只是體力與耐力,更是強大對抗負面情緒的樂觀心智。她樂觀地笑了笑。生活永遠是躺在流動的時間上頭,唯有透過樂觀去面對每一時刻的變化,才能安然自處度過不平靜的變化。

「知道自己跑得不快,就要懂得怎麼跑得穩。」

古佳惠因為工作繁忙,時間運用上並不能全面自主掌握。所以月跑量相較於其他選手都較為偏低。而偏低的訓練量則必須透過其他特殊的訓練以及裝備、掌握配速等作法作為彌補。假日有空時就會往戶外去練習,透過訓練增加自己對長時間運動、登山的能力,為此她也參賽了跑山獸舉辦於雙溪山區的 De Loop Taiwan 75公里賽,最後以17小時48分、而且是唯一也是女子第一的完成者。

為了這次的巨人之旅挑戰,半點疏忽不得,為了增加自己對歐美越野山岳的適應性,古佳惠特地在 Tor des Geants 之間安排了一場UTMB環白朗峰系列賽之一的OCC (Orsières-Champex-Chamonix),OCC賽程只有55公里,作為巨人之旅前的最後調整。也先讓自己適應當地的天氣與飲食補給等等。

Maggie 前往歐洲之前整裝裝備,身為 HOKA ONE ONE 品牌贊助選手,她帶上了 SPEEDGOAT 2 與 Challenger ATR 3 前往。 SPEEDGOAT 2 在技術型山徑上的表現非常優異,而 Challenger ATR 3 則適用於混合型路面,從公路到輕越野的路面都適用。

巨人之旅的賽事幾乎是以登山為主,實際的可跑性路面較少,所以無論是哪一雙鞋都適用。但競賽過程中仍會遇到少部分的碎石路,在這段上 SPEEDGOAT 2 的表現尤佳。 Maggie 古佳惠在 OCC 以及 Tor des Geants 賽事上,都以 SPEEDGOAT 2 為主,再以 Challenger ATR 3 為輔。值得一提的是, Maggie表示自己的腳比平常女性更大、楦頭更寬,偶爾挑鞋必須挑男性跑者的鞋款尺寸,甚至是要更大上半號或一號。而 SPEEDGOAT 2 與 Challenger ATR 3 除避震效果超群外,也讓她在287公里的巨人之旅未造成腳傷問題。

針對長距離耐力賽事,Maggie 古佳惠除了裝備建議外,也鼓勵大家建立一個腦內SOP。從開賽前的準備、競賽過程中的補給與轉換,參賽者必須在賽前於腦海中構思、演練可能預發生的狀況並降低風險。當你越能在賽前擬好整段作業流程,將它內化成一個只需要動手的作法,就能縮短猶豫以及情緒的時間。把意識留給專注地參賽。特別是在長距離、多日的耐力賽,一個負面情緒上來可能就會鼓舞自己選擇棄賽的惡魔。

「見識了歐美的山岳是最大的收穫,」古佳惠說:「儘管多次來到歐洲,但 TDG 是我第一次有幸遊歷義大利群山。」訪問時她這麼說。

每一座山因為植披不厚、加上山巔沒有如台灣的神木、遍地叢林,歐洲的山巔只有薄薄的植披,所以只要到達山頂就能眺望整個山谷,壯麗風景盡收眼底。第一次看到這樣風景的人,很難不為此而感動。但隨著 TDG 不停地在高低海拔上來往,原本收入眼底的風景也會變得失去觀光樂趣。而在每一次感覺疲憊時,高山就能帶給你不同的新鮮感受,將靈魂從疲勞的心思上拉引出來。夜景的星空、遙望遠處另一座皓皓白雪覆蓋的高山、不意間在潘高山路時遇見的鮮豔小花,每一處不意間的邂逅,都是她在這趟旅程中感受性靈上的填補。

跑得快不快不是她的重點,能不能感受這場賽事的樂趣與享受過程中的美好,才是她來到歐洲參賽巨人之旅的原因。 Maggie 開放了自己的心靈,全然接受來自於身體、他人以及時間的聲音,疲憊、肌肉痠痛、難掩睡意,這一切真實的感受堆砌了她一步步前往巨人之旅終點的腳步。

面對這次的賽事,她帶上了許多食物與裝備,但沒想到這場賽事的大小補給站提供了許多的食物與飲水補給,從蔬菜湯、義大利麵、水果餅乾、可樂、茶、咖啡還有培根、起司等等,或許這樣的飲食並不是很適合於身居台灣的跑者,但多次待在歐美的 Maggie 反而很能適應這樣的飲食。她笑著說:「帶了一大堆食物過去,最後只吃不到三分之一。」

「我的登山杖被誤拿了。」古佳惠說。

在整趟巨人之旅中, Maggie 一天只睡兩三個小時,如此才能順利掌握自己的節奏前進。在巨人之旅過程中適逢疲憊之時,她在主辦單位設定的山屋點小歇補眠。沒想到起床之後,Maggie 發現自己的兩支登山杖被其他選手誤拿了!這一點都不是好消息。登山杖已經是參賽 TDG 巨人之旅的省力裝備,如今登山杖被誤取,代表她只能靠雙腿完成這整趟挑戰。她仍舊默默地背上背包前進,每到一處就會問問是否有人誤取了她的登山杖。

「登山杖的品牌不多,」Maggie 古佳惠笑說:「被誤拿是很正常的。」除了她之外,也有其他的選手也有類似的經驗。到了下幾個補給站,她詢問工作人員說,自己的登山杖被誤拿了,是否有其他二手或是將近損壞的登山杖可以讓給她使用,她願意花錢購買。沒想到這位工作人員進入工作區內,取出了一副全新的登山杖送給 Maggie。工作人員告訴她,這是給尊敬的選手的一點小小心意。

「來自一個異國陌生人的給予,」古佳惠說:「可以感受到人與人之間那種無私的奉獻精神。」這輩子會因為工作或是做了甚麼事會賺取薪水或其他禮物。但很少有這麼直接而真實的情感,而且是來自於一個陌生人的雙手。她憑著這雙來自他人的登山杖,充滿感謝地繼續走下去。

「我在路徑上看到貓在玩。」

賽事開跑跨過四十八小時之後,平均每天只能睡二三個小時 (而且是分段睡),身心以及睏意已經攀升到高點,這時候就會出現一些幻覺。走在前進山徑上的 Maggie,偶爾會出現『邊走邊睡』的情況,彷彿突然斷了思緒,又突然醒了過來一般。每回只要幾乎要走錯路時,Maggie就會猛然驚醒,又走回正確的道路上,屢試不爽。

「常常看到路邊的甚麼景象或石頭,」古佳惠笑說:「會以為是小貓小狗在玩。」結果再提起精神一看,完全不是哪麼一回事。她走在前往山屋的路上,在某空曠處休息了一下,腦海裡似乎轉換了場景──以為自己準備在山屋裡歇下,但棉被還沒來──直到某一位新認識的朋友喚醒她,要Maggie跟著一起前進,他們才終於到達了不遠的山屋。

「為自己負責。」

幾次的歇息中,Maggie最後被賽事最末的掃把遇上了,告知她要跟隨她的身後走。一旦Maggie未能按照主辦單位設定的時間到達補給站,就必須中止比賽。於是她跟著兩位掃把持續前進。掃把的任務不只是陪伴末段的選手,也可以多個人聊天。

賽事中常會遇到有些人受傷或是緊急狀況,Maggie遇到某一位跑者因為髂脛束症候群發作而決定棄賽。當時他們正在山頂上,原本思索著要走下山之後才棄賽。沒想到那位參賽者竟然啟用了大會保險的直升機,直接搭機下山!

對想要嘗試巨人之旅的人而言,Maggie給予的建議是:「要對自己負責。」這是一場講究負責的賽事,賽事主辦單位沒有ITRA點數的要求,除了六個大補給站外,還有十多個小型補給站。只要你報名中籤就能前往義大利挑戰巨人之旅,報名費中包含緊急處理機制等等,而撇開這些不談,你必須為自己的生命負責。

「即使沒有完成賽事,」古佳惠說:「卻覺得非常值得。」

原本設定好競賽步調的 Maggie ,因為沒有掌握得宜,也可能多睡了一些,沒能趕得上大會的關門時間。在最後的補給站約287公里處被中止續賽,未能完成原本設定的330公里巨人之旅。

古佳惠Maggie,表示沒有悔恨是不可能的,但不應該把未能完賽這件事變成唯一重要的事。珍惜著賽程中的每一天與當下,只是參賽與在這兒度過的歲月就讓這一整趟旅程彌足珍貴。

詢問古佳惠是否有意願再回到義大利參賽巨人之旅,她笑了笑:「重返的意願事有的,但不急於一時。」對她而言,這一趟旅程累積了許多美好的回憶與感動,縱然沒有完成比賽,但那些美好的感動與回憶都是促使她面對往後人生的另一分助力。

總以為參賽者因為參賽了巨人之旅這場大賽,虛脫或是疲憊,似乎被掏空了許多心底的事物。但事實上,這一趟旅程卻是攜帶著一股力量填滿了她。透過這場壯途征戰,似乎更明白了自己需要甚麼,也更清楚未來的道路該怎麼走。

「重點是你走過這一段,真實地體會過,」古佳惠說著:「你嘗試過、感受過,才能為此而感動、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