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義大利巨人之旅TDG勇敢征途(5)承先啟後

0
448

「夢想之所以為夢想?!是因為完成它的過程,讓人刻苦銘心!難以忘懷!」

大陸跑友曾華峰說熬過了前四段,約200公里,完賽的機會就很大了!我覺得後來三段,才是真正的困難度開始,長距離長時間累積的深層疲勞,及睡眠不足。

後面三段恰巧今年舉辦第一屆小巨人,就是從Gressoney S.J.開始,9/13晚上9點開賽。

5)Gressoney S.J.—Valtournenche(205.9-239K),36.0K,D+2601m

結束第四大段賽道,才一進站就看到文孝的一個女性朋友Narico,擁抱了我,我太需要這樣的鼓勵了!我設定這大站是要洗澡睡覺的。

感謝Narico,才得以看到在琮 Narico拍攝提供

前面沒說,義大利室內體育場的女性衛浴,是沒有隔間的,第三大站Cogne有隔間沒門,這裡更是赤裸裸,一個大空間,一落一落的,先是置物櫃一落,再進去就是淋浴間,最後一落是廁所,好啦!其實我是剛好一個人包一間洗啦!有點害羞。

因為第四段賽道跑走了近27小時,所以這站我就多睡20分鐘,洗好澡,馬上躺平,頭巾當眼罩,訂好手機鬧鐘,一小時20分鐘,時間一到,就把行李拉出來食物供給區整理,小Jack在FB私訊提到我背太重,所以我將行動糧減半,也不帶保溫瓶了!這時候胃口還是很好(看照片),腦子還是很清楚。

非常幸運的是打算要出發時,又看到文孝的女性朋友,她領了我去跟在琮碰面,當時心中激動,只是很對不住在琮,他當時問我冷不冷?!我說不會!其實也是後面這三站開始冷,最冷的是後面兩站,第五站隔天早上下起了雨,害我很不好意思,一路在跟在琮說不好意思(自言自語)!

Gressoney S.J.是第五大站,關門時間是晚上11點,我約8點半多離開,經歷小巨人開賽區(離Gressoney S.J.2-3公里),還被加油人龍興奮鼓舞,當小巨人選手經過身邊,我當時很感動有他們的短暫陪伴,覺得能跑越野真的很棒!於是多拍了幾張夜間的照片,否則夜間我通常都不拍的,朦朧不清。

第五大段有兩座大山Col Pinter(2776m,215K)和Col di Nana(2770m),第五段因為有小巨人的出發,我又熱血澎拜了起來,爬升第一座大山,是在黑暗中順利完成,第五大段是七大段賽段距離最短的,光是這樣激勵自己也自成力量。

Champoluc(221.8公里)是類似室內體育館,這個補給站補給品陽春,我想喝熱湯,可是沒有,我只好喝甜熱茶加餅乾,我有坐在椅子上小憩,睡20分鐘,再出發,黑夜非常冷,跟大陸跑友漁人碼頭一起出發,先是一大段平緩的林道,很寒冷我們快走,遇到上坡,碼頭速度快就走遠了,我又慢慢走上坡。

上坡上的很疲勞之餘,有個阿伯選手想要跟我一起走,在黑暗曠野之中,他一直說話,我不是不想跟他走,我自己都上坡上到一直喘,一直念咒語,還是沒停的往上爬。

走到Rif Grand Tournalin(230.3公里,2535m),志工問我要睡嗎?!我特地問了下一站還要多久?!帥哥志工說上Col di Nana要一小時,Col des Fontaines要三小時,我還特地問你確定嗎?!高高的帥哥志工,還說那是他的時間準沒錯!口氣堅決,要我放心!(當時我有笑出來)

這站山屋,我在微睡眠篇有提到,睡了30分鐘後,我窩著把風雨衣、雨褲穿著,越野鞋穿著,到有暖爐烤火區喝熱茶吃餅乾,暖胃再出發。

前往第二座高山Col di Nana(2770m),已經天亮了,天光間行走,賞景心態放輕鬆就覺得很順利好走,Valtournenche大站也是繞跑了一陣子才到。

這Gressoney S.J.大站才出發,就想到怎麼沒有放行動電源的舉動?!放在桌上的行動電源不見了!還特地找了一下!真的不見了!

可惜的事是接二連三的,不完美也是完美,只好抓官網時間:
9/13PM8:31-9/14AM9:57,這段花費13h26’,手錶只記錄到23.02K,8h16’39”
(9/13晚上8點31分出發)

6)Valtournenche— Ollomont(239-287.2K), 47.2K,D+2702m

進第六大站開始飄雨變天,Valtournenche是在1526m,變天後氣溫下降的很快,這站我沒打算躺下睡覺,在大站上穿上羽絨衣吃東西,檢查腳的狀態,我的速度慢,又穿對越野鞋,一個水泡都沒有,頗是得意。有趴著睡20分鐘,整理好就準備出站。

第六段公告是47公里,實際上都遠遠超過,近60公里,連爬升也要4000m以上,大陸跑友80去年也有紀錄到。

出站沒多久就下起了雨,綿綿密密的,下雨的開始我沒穿雨衣雨褲,雨下大了就趕緊穿了起來,所幸這場雨沒下多久,相對的,這場雨我遇到時只是大雨,瓜大是大風雨,彥博則是暴風雪,這是老天爺不同等級的對待。

第六段也是跟第二、四段相同有難度,而且都是在2000m上下移動,到達Rifugio Lo Magia山屋(2007m,256.8K)是傍晚,等休息完走出來就天黑了,我在這個補給站花錢買mix蛋,非常好吃,蛋裡有肉末,這站一進去右手邊是選手休息區,幾張床,幾張桌子,左手邊是志工或工作人員休息區,我在等蛋煎好時,溫暖的氣溫,看著志工人員吃著餐點,我其實可以發覺自己的狼狽。

離開Rifugio Lo Magia山屋(2007m,256.8K),三公里,要爬升600m,就緩緩上下於2600-2700m,所以到最迷你的山屋Bivacco R. Clermont(261.3公里,2705m),就一張桌子,兩張椅子,一進門左手邊就是料理桌,右手邊是12床的床位,專人管理床位,一邊上下舖各3床,我又睡了20分鐘+20分鐘。

主要是我問大陸選手葉子和Ben,他們說可以睡的站他們都會睡,我問都睡多久?!睡20分鐘!之後,我就開始能睡的,我就睡了!第六段的痛苦在於山上的每一個山屋都向我招手!不進去睡很痛苦!睡起來再走也很痛苦XDDD

從第三段開始產生幻覺,TOR黃色小旗時不時看成TUR,有幽默感的時候會微笑。

到Oyace(1360m,274.4K)是清晨,特別的冷,沒有空的行軍床,我趴著睡20分鐘,還有一座山Col Bruson(2508m,280.9K)要爬,還要13公里才會到Ollomont,抓2K/h,6-7h肯定跑不掉,心裡有數也比較安心,天光大亮給人信心,山勢大景讓我感恩知足。

Col Bruson(2508m,280.9K)

Col Bruson(2508m,280.9K)隘口的玻璃屋

到達Ollomont大站,是中午,流汗多,又繞跑好一陣子才到大站,我感覺到非常非常的疲勞。

Ollomont大站

實際60.27K,D+4408m,花費25h11’46”(9/14中午12:07出發,這段是中午出發)

7)Ollomont—Courmayeur(287.2-338.6K),48.8K,D+2880m

在Ollomont大站睡一個小時,胃口明顯不好,我記得跟小Jack和小艾傳訊息傳了:「我又累,胃也不舒服」,勉強自己吃東西,我這大站不敢打line免費電話給小利,我怕自己會大哭,會依賴,所以忍住不打。

出發前,小Jack提醒我在天黑以前爬過第一座山Col Champillon(2709m,293K),Ollomont是1396m,7公里爬升1300m,我也在天黑前到達Col Champillon,之後就是平緩的林道。

這段平緩的林道,我或跑或快走,怎麼都到不了Bosses(1525m,308.6K),還有遇到一個女人說要帶我去(不是幻覺XD),當下我以為她是選手家眷,她剛停好車,欣喜跟著她,媽呀!還是硬要跑走2-3公里多,終於到達Bosses(1525m,308.6K),搭個大帳棚,我問可以睡嗎?!志工領我到旁邊的建築物,有點像展覽館,在、三、四樓有行軍床,工作人員問我要睡多久?!我說:20 minutes。

Bosses(1525m,308.6K)旁可睡覺的建築物,這張應該是無意間巧妙按到

床位吃緊,準準20 minutes就被挖起來,我也發現自己累到在夢靨,有發出聲音,回到帳篷,想起香港選手吳益華大姐說的,Merdeux(2250m,316K)有個早上8點的最後關門時間,我看了看時間應該足夠。

離終點剩下30公里,黑暗中從Bosses(1525m,308.6K),往Merdeux(2250m,316K)前進,到達Rifugio Frassati補給站,我特地問工作人員,這裡是不是Merdeux(2250m,316K)?!他們比了比是Rifugio Frassati(2537m,317.4K),我感動到鬆了一口氣,這個山屋一進去橫屍遍野,可以睡的地方都睡滿了選手,長椅子,地板,原來床位要排隊,我堅持要排,等了10來分,睡half an hour。

第六第七賽段,我因為都是夜走的多,所以幾乎山屋都去參觀了,這是指可以躺下來睡覺的。


我離開Rifugio Frassati(2537m,317.4K)時,心中是激動的,我知道剩下最後一座高山Col Malatra(2936m,319.4K),我在快到Col Malatra(2936m,319.4K)迎接TDG的最後日出,原來在Rifugio Frassati(2537m,317.4K)休息睡覺是對的,一切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安排。

Col Malatra(2936m,319.4K)的最後是很危險的,清晨高處還站著志工,我深深佩服這些長時間堅守岡位的志工,偉大的志工還幫我們拍照,我注意到,山壁旁的可樂都結成冰沙了,看到玻璃屋真是開心又可愛呀!在最後一個山頭Col Malatra(2936m)註足許久,主要是太冷缺氧也走不快!

一路下山,在走最後一段的時候,心情是很奇特的,希望趕快回到終點,卻又捨不得人生壯遊要結束了!絕色美景如跑馬燈,不敢相信TDG真的要結束了!

妞妞拍攝

越是往終點奔去,我越是看到許多登山越野的民眾,大家都跟我加油打氣,美妙的心情油然而生,又是慶幸自己是白天跑回終點的,最後三公里,我賽前有跟Maggie和沈必誠來探路過,心裡更加踏實,下到平地,在小鎮彎彎繞繞,跑過Maggie賽前逗弄胖貓的草地,我在轉彎處看到Maggie、妞妞、瓜大,瓜大還幫我直播現場,讓台灣的親朋好友知道我奔回終點的樣子,我有點喘不過氣來,因為興奮,也因為疲勞,還有許許多多的感動。

小盤拍攝

我像是做了一場華麗狂野,漫長的夢,瘋狂壯闊的義大利山勢,我從來不知道義大利的高山是這麼讓人心動和迷戀的,當然黑暗中也是TMD,一路咒罵自己的沒出息及怎麼這麼硬呀?!我常說跑越野讓人人格分裂,我喜歡這種矛盾的狀態。

小盤拍攝

實際54.49K,D+3564m,花費20h23’4”(9/15下午3點31分出發)

在跑步和越野的世界裡,做多少功課(練習)就回報多少,這也是我非常喜歡跑步和越野的世界,一步一腳印,越野山林是真正身心靈的饗宴,視覺衝擊,我很喜歡越野帶給我的身心靈的饗宴,辛苦與痛苦是必然的,

我在參加義大利巨人之旅之前,參加最長的越野賽距離是100mile,最長時間是40h04’(谷關越野),一跳就跳339公里的越野賽,它不是100mil乘以二的距離這麼簡單,跟天候、每個人的身體、心理素質有很大的牽連性,變數很大。

如果你非常喜歡爬山,非常喜歡越野,非常喜歡被山林虐待,如果你擅長將痛苦昇華,有健忘痛苦的基因和體質,這場賽事我是會鼓勵推薦的,人生很短,也很長,短的是不容許我們活得像行屍走肉,長的是可以做許多你想要做的事。

我又開始碎碎念了,2017年 TDG還有許多心情和情緒遺留在高山賽道上了,我相信漫步在台灣的山林越野時,我一定會和想起,因為我同樣在TDG裏頭想起台灣的越野山林,期待記起這些讓人迷戀的越野情懷。

小盤拍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