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義大利巨人之旅TDG勇敢征途(6)感恩篇

0
402

官方提供的大合照

「彼方始有榮光在。」

在TDG巨人之旅的頒獎會場,特別表揚了賽事志工,還讓我們這些完賽的選手一一上台向他們握手致意,這是我特別喜歡TDG巨人之旅的賽事規劃內容之一,你們想看看,一場339公里的超級越野賽,總爬升超過30000公尺,限時150個小時,幾乎都在2000-3000公尺的高山上上下下,補給站的鋪設,隘口的長時間駐足,每個大站的人力安排……,非常不容易!

當我們在賽道上為自己的深度疲勞、使不上力的沮喪、恐慌挫折、寒冷痛苦、黑暗磨難、孤寂冷漠……,有一大群的工作人員和志工,在原地,不畏寒冷,非常長時間的,默默的堅守岡位,對選手噓寒問暖,積極熱情,我們怎麼能不一一去拜訪他們呢!說聲:「Grazie」

一一唱名萬賽選手,領完賽風衣前,先跟志工代表群握手致意 妞妞提供

所以這篇的開始,我首先要感謝賽事的工作人員和志工群,TDG賽後回國第四天,我去當TUR國賓主辦的雲嘉七連峰越野賽的志工,聽到文忠哥說的:「志工是沒有棄賽兩個字的!」有一次我開車聽到廣播說:「所謂的志工,是三貼的工作,貼人、貼錢、貼時間的!」可是為什麼這麼多人都投身於志工的行列?!

歡迎你們有空有時間投身當志工(任何形式),這個答案要自己去找。

在險峻的高山隘口,一抬頭就看到志工;翻過隘口,就看到方正玻璃屋;累得半死,走進暖呼呼的山屋;黑暗中寒冷披身,看到志工在招呼妳進補給站;大站帥哥志工幫你揹著黃色大包到休息點;大站中熱情的志工,微笑端給妳熱食;高山補給站,阿嬤志工關心你怎麼上洗手間上這麼久?!當我們日以繼夜地行走於高山峻嶺中,TDG工作人員和志工群默默的堅守岡位。

若說TDG比賽的順利完成需要天時地利人和,「人和」裡有賽事的工作人員和志工群的大力幫忙,非常感謝這些無名英雄,有你們才有每一次順利成功的艱鉅賽事。

這是越野賽教我的功課,我在這些熱情的志工身上獲得的部分,我要向他們學習,將這樣的熱情,做志工回饋回這個社會,熱情會傳染,熱忱會感染,謝謝越野賽教我的功課。

與今年的女子冠軍Lisa合影

TDG每一段都有魔鬼細節,本來以為闖過了前兩段最痛苦的賽道,拿到了鼓勵性的苦盡甘來的糖果,其實內餡是再接再厲,後面還有困難重重在等著我,然後就是要想盡辦法解決,一個難關闖過一個難關!

TDG女子前五名選手

TDG大部分的時候我都一個人走,因為上坡我跟不上別人,下坡我就一直下,我不害怕一個人獨走或夜走,當晚上獨走時我就特別感謝,賽前團練夜訓的夥伴們小凱、Timmy、大仁,還有4月雪主東的Maggie、Benson、若君,這場是開訓的第一場高山訓練,我們遇到4月雪,玩得很開心;7月的南湖二日的鯊魚哥、阿傑、莎拉、小凱、Timmy、小艾、小Jack,這是一場大補丸,每個人都從這次訓練,了解自己的狀態,進而調整,當然大家都完成了2017自己的A級賽事,堪稱夢幻團隊,100%達陣。

TDG男子前五名選手

這整整超過6天,不間斷的338.6公里義大利巨人之旅越野賽,可以看到自己的臉機會很少,只有在大站!我在這些年紀偏大的越野跑者,臉上寫著「鐵掙掙的硬漢」,越到後面賽道,越是不曉得他們在我臉上看到什麼?!後來才知道是「麵龜」,我賽中就開始腫好大(尤其是第六第七段賽道)。

在這賽道前前後後,鼓勵人心的不只是壯闊大景,還有這些一起做戰的選手們,黑夜裡遠遠的頭燈,五彩繽紛的越野衣物,都是安定人心。

遇到的選手,新加坡的選手(有參加2017PTL),只要遇到,他都說要請我吃東西,記得第五賽段Champoluc補給站(1556m,221.8公里),到達時已經快天亮了,帶著一身的疲倦進了補給站,他去問熱巧克力要多少錢?!熱心的山屋老闆說請我們喝,我邊喝邊紅眼睛,全身是心窩開始熱起來的!

中為吉米,右為鄒宏江

謝謝大陸選手漁人碼頭,從第四段賽道後,我們前前後後會遇到,記得最後兩段有個補給站後,我忘了補水,跟他要了些,他也大方的給我,這些都是溫暖感人的片段,大陸選手吉米,我原先以為他是日本選手(因為留了鬍子),第三段賽道,仔細看了他的號碼布才知道他是大陸選手,也是前前後後遇到,都會互相鼓勵加油,賽後頒獎會場散後,我們與女子冠軍Lisa拍照,又碰面了,他把鬍子剃了,完全認不出來,我還說留鬍子比較帥,剃了都不帥了(壞笑),大陸選手鄒宏江是在日內瓦機場就先碰面的,第一段賽道他就胃不舒服,還跟我要了胃藥(結果我沒找到),一路憑藉他的賽事臨場反應,一路過關斬將完成TDG比賽,非常佩服他。

大陸美女跑者葉子和Ben

大陸美女跑友葉子和Ben也是前前後後會遇到,到了後面印象越來越深刻,在261公里的迷你補站,問他們山屋休息時間後,一路我們會加油打氣,只是鮮少交談,但終點,葉子紅著眼睛說:妳好勇敢,妳都一個人走,我說我不怕!但她又說:妳都沒有人可以說話呀!我就哭了!我說對呀!我這麼愛說話的人,我都沒有人可以好好說話,我也要有可以說說TDG讚嘆賽道的對象呀!

下排中為漁人碼頭、左為香港選手吳益華吳姐 漁人碼頭拍攝提供

有個日本女選手,約莫50幾歲,第六、七賽段,我們都前前後後會遇到,賽道上或者補給站。到了最後第七段,她迷了兩段路,明明上坡路段超過我,怎麼後來又在我後面,她說她:「be lost !」,在最後一個山屋,也就是積雪2900m Col Malatra前的Rifugio Frassati(317.4K,2537m)離開前,我先跟工作人員說要離開,會先記錄下來,一轉眼我看到她,我們互相擁抱鼓勵,我在她的臉上看到極度疲勞,我想我也是這樣的極度疲勞的樣子,擁抱當下我紅了眼睛,離開擁抱,我也看到她也紅了眼睛,這是賽道上女選手間的感人情誼。

每個參與TDG的跑友經歷賽道的狀態不同,瓜大有遇到大風雪,彥博遇到暴雪,還有夜晚看到直昇機吊掛救遠摔斷腿的跑友……這很像人生課題,我們都不知道老天爺會給我們的人生功課是什麼?!

彥博提供

非常感謝今年台灣TDG參賽的選手:瓜大、沈必誠、Maggie、彥博,我們有點像生命共同體,牽引在一起,能夠一同參加國外賽事,非常不容易,何況這場賽事還要抽籤,我在這場賽事,深刻認識了這四個夥伴,我們用了不同形式的方式在為對方加油打氣,給了對方鼓勵、激勵,這些都是生命的力量,都產生了無以名狀的作用力,我們是2017年TDG的同班同學,我以成為2017年TDG的同班同學為榮,因為有你們,2017 TDG更具不凡意義。

妞妞提供

妞妞拍攝提供

因為瓜大、彥博,我們同樣被家眷、小助手關愛著,彥博的小助手艾塔和小盤賽後幫忙拍照攝影,小盤還載我們去拿黃色大包和回民宿旅館,終點才開始認識瓜大的老婆妞妞,妞妞真的很可愛,到國外比賽,終點有認識的選手和朋友真的很棒,每每想到這,內心有一部分就塌陷溫暖了起來。

感謝幫我買機票的小葉,感謝唐小力幫我轉換GPS檔,讓我手邊有離線地圖,雖然有所謂的小黃旗飄揚,但是當夜晚風勢強勁,小黃旗吹彎吹跑了,打開離線地圖,確認自己還在路線上,是很安心的,尤其是到達Chardonney(1450m,133K)前,未天亮,雖然是一路下坡,但整條路都沒有小黃旗,還好有離線地圖,黑暗中默默感謝唐小力。

感謝去年參加TDG的台灣選手吳醫師、沈必誠、文孝、小Jack,有句話說得非常好:「我們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親身經歷TDG,感受TDG的震撼教育,我才可以說不虛此行,因為他們在前面引領著我們前行。

後面一段來記錄一下賽後狀態:

一回國隔天馬上就要上班,所以說有時候艱鉅的比賽妳以為是很艱辛的,其實比完賽的狀態,才是綿長而更需要耐心體力去支撐!要何時才能恢復正常狀態?!誰都說不準。

我來說說跑這種長時間長距離賽事,身體的生理反應,到了身體極極限後,完全無法控制,所以很不好受,跑完回終點,下午我和Maggie就回民宿補眠,約4-5點,我才躺下沒多久,整個舌頭嘴巴是乾醒的,全身發熱嚇醒,我以為睡了很久,結果才1-2小時,在全然的黑中,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還在賽道中,還是比完了?!為什麼我會躺在這裡?!恍恍惚惚,就跟最後一段賽道,每次睡醒呈現的樣子很像!

就這樣賽後9/16-9/19,身體只有10%的蓄電量,約2-3小時就不行了,進入太虛,神遊,易餓易醒,一直喝水一直上廁所,所以睡不久,餓起來很不舒服,不好入睡,入睡後又醒不起來,睡眠中一直有要爬的山,走不完的山徑,身體裡住了一支餵不飽的怪獸,脾氣還很大。

兩腳最腫的是賽後隔天,那才真的是麵龜,看不到腳踝,小腿連著腳,完全沒有脖子,兩隻腳賽後一直都在發脹,這都不是麵龜的極限,在回國搭飛機時(9/19-9/20),才真的是脹到深處無怨尤,你問我這樣痛不痛苦?!

我覺得賽後,不能深層的睡上4-5小時才是痛苦,比賽到第六第七賽段時,我當時超想可以好好躺下來睡上一覺,而不是大站的1h或1h10’,或是山上山屋的20’或30’,這麼節制,這麼必須往前走。

賽後,鼻孔人中因為流太多鼻水破皮結痂,臉也好像癱瘓無表情,風乾橘子皮,鼻子、人中、嘴唇好像風乾,根本好像被綁架,無法控制。

原來最可怕的是「無法控制」,還要自己一個人照顧自己。

9/20下午6點回到台灣,11點30分到家,隔天就上班了,中午抽空去看醫生,咳嗽咳到喉嚨被燒到一樣的痛,9/22兩腳消水腫了,9/24去當雲嘉七連峰志工,9/25再看一次醫生,一直都吃多,大便多,都睡不好,半夜會起來尿尿兩三次,很容易流汗,喜歡熱,怕冷,都喝熱水熱湯,不敢吃冰的!前腳掌會麻麻的,尤其是連大拇哥的位置。

9/26終於可以一覺到天亮,中秋連假(10/7-10/10)跑了兩天越野,一天41公里,確定自己恢復了!

中間偏右,胖胖的主持人非常盡責,賽前技術說明會、終點到賽後頒獎,他都一直展現著無比的熱情,拍攝大合照前,會場又響起賽前技術說明會要大家手牽手一起合唱的那首歌曲,聞者動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