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總是42公里,多樣化的日本馬拉松

0
1298

擔任許多媒體雜誌的專欄寫作者 Hannah Kirshner ,不久前前往日本旅行累積靈感,身為西洋人的她從而學習木雕、如何進食日本料理,同時也參加了一場由著名喜劇演員兼跑者間寛平所舉辦的加賀馬拉松之夜賽事。

『加賀溫泉鄉寬平馬拉松之夜』路跑賽事是她在歐美所見是截然不同,儘管同樣是東方人的我們較能理解,臺灣許多人也踴躍參加日本馬拉松賽事。但透過外國人的眼光與書寫,我們得以窺見一場地區性小比賽的魅力。

加賀馬拉松之夜是一場黃昏時開跑的賽事,起跑點是當地的溫泉鎮,賽事本身不是很知名,地方也稍嫌偏遠,跑者必須搭乘三小時火車到達石川縣,再坐30分鐘的小巴士到達溫泉鄉。這是作者的第一場馬拉松,身為新手跑者的她所能感受的有趣焦點比老馬跑者更多也更有趣。

馬拉松是一個泛用的意思

事實上加賀馬拉松之夜並不是馬拉松距離,整段賽事只有32公里。在日本有許多42.2公里的馬拉松賽,有些更長更為瘋狂,而『馬拉松』這個詞彙似乎泛用於任何長途公路賽事,甚至是小學生的一公里接力賽等。在日語系統中採用外來語是很常見的,就如同英文也會使用『zeitgeist』(時代精神)這樣的詞句,而且某些意義會隨著用途而有變化。因此,Marathon在日本變成了マラソン(Marason),只是意味著競賽,除非它確實直指是一場馬拉松距離的賽事。

敲擊太鼓取代槍響

選手們排隊出發前,主辦單位都會播放沒有刻意精選的搖滾音樂,許多運動員聽到這樣的音樂時就會默默地來到起跑點。而當跑者們跨過起點線時,主辦單位邀請的太鼓表演者敲擊了太鼓,更讓人明顯地感受到是在日本。鼓手們擺動著手臂敲擊巨大的太鼓,每一個節奏都能與身體內產生共鳴。你會不知不覺地感到敬畏與興奮。

風景越好,疲勞越少

每一處蜿蜒曲折的道路都提供不同的風景,或是看見一處如電影龍貓場景的森林,你會忘記長時間上坡的痛苦。跑不同地點的馬拉松賽,除了跑步之外,感受異地的風景與建築最能放鬆心神。當你在國外時,所有的東西都變得更為有趣、好奇,從道路的標誌到人們穿著的衣物。

人們穿得更多一些

日本人似乎穿得更多,他們會在緊身褲外頭再套上短褲,緊身衣外頭套上T恤,包含腿套與袖套等。即使是夏天,許多女性也會穿著長袖,以防止陽光曝曬。你很難在這兒看到常在美國馬拉松競賽看見的小短褲與運動胸罩。即使是只穿著一件短褲跟T恤,似乎都比大多數跑者還要更少一些。

上千個熊鈴不嫌吵鬧

這場位於加賀的賽事地處山區一帶,也剛好是亞洲黑熊出沒的家園。儘管亞洲黑熊很可愛,但你真的不會想遇見牠。所以每個跑者都被要求攜帶一個熊鈴。如果只聽到一個熊鈴叮噹叮噹會覺得有點乏味,但不知道為什麼,當上千個熊鈴同時響起時,背景又夾雜著樹蛙與蟬鳴聲時,竟然意外地非常合拍。除此之外,跑在前面的跑者也可以透過熊鈴聲響確認與敵手之間的距離。

每場比賽都應該有水瓢

我在補給站拿了兩杯水,一杯用來喝,一杯用來淋在頭上。比賽不停地上坡,天氣炎熱,但似乎沒有其他人這麼做。結果到了下一個補給站時才知道為什麼:這裡擺放了巨大的塑料水桶,專門用來澆濕身體、冷卻用。桶子裡放了許多個水瓢,讓你可以取涼用。

小點心讓你失去理智

去外國參賽最擔心的包含飲食上的差異,最常見的莫過於運動飲料、水、可樂、香蕉或巧克力。但日本賽事的補給非常有新意,從日本梨、葡萄跟柿子,加入海鹽的水果等等。除了主辦單位提供的補給外,非官方補給也非常多。幾個日本的老太太們組成了非官方的補給站,提供剛炸好的甜甜圈,上頭撒著甜奶油。可以想見日本人對馬拉松運動的熱愛與支持。

頭燈閃爍是一種美麗的景象

在夜幕降臨後,透過頭燈在黑暗的鄉間公路上前進。光害較少的村落,頭燈與一些路燈在地平線上像螢火蟲一樣浮現。當回頭望去許多人的頭燈在黑夜中閃爍時,不由得覺得是很美麗的景象。而在夜晚時分,頭燈可以讓人更為心安,不管是運動或是夜歸都更方便。

角色扮演的樂趣

越來越多比賽多了許多樂趣的因子,包含穿著貓耳朵或是芭蕾舞短裙。這些角色扮演或是改變服裝的跑者,不一定會擺成績作為首要目標,而是懂得如何玩樂。加賀馬拉松之夜賽兼容了嚴肅的競賽跑者,以及對跑步出樂趣的朋友、或是團體。

賽後總有Party

比賽完成之後,許多人擦拭了身體、喝了一些水或可樂,領了獎牌與成績證明,似乎就結束了一切。但這場比賽後,人們來到廣場參與慶祝這次活動的完成。街頭攤販推著小吃車來到廣場,一家人來到這兒,彷彿嘉年華會。

除了賽後人潮鼎沸的聚會外,也有一些簡單的喜劇表演,儘管在外國人眼中似乎難以理解。但意味著這場農村比賽不只是一場比賽,也是凝結觀光與村民們熱情的地方。

從跑步開始,從溫泉結束

參賽的津貼之一是免費進入溫泉浴場的優惠卷。溫泉浴場、公共澡堂是日本旅遊文化的特色與產業。在這個國家中有不同的天然溫泉,幫助放鬆、治療疾病等等,而許多地區性賽事也會搭配著公共澡堂或是溫泉做一個套裝的行程。對許多日本人而言,泡湯不只是一種洗滌而已,也是一種休閒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