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高安東軍風雨行

0
1574

「我再也不要說能高安東軍很好走這種蠢話了!」

D1屯原登山口→保線所→天池山莊→光批八表→卡賀爾山H3105→能高主峰H3262→台灣池→大陸池→能高山南峰H3349→峰南鞍營地H3159→光頭山H3060→白石池→C1
D2白石池→白石山H3110→萬里池→屯鹿池→三叉路口→安東軍安山3068→三叉營地→第二獵寮(溪邊有水)→第一主匯流口→金杏貞路→第一越嶺→松風嶺→奧萬大森林遊樂區遊客中心

這場越野盛宴的邀約是早在去年練跑福爾摩沙越野賽道時,我們在茶園露營區補給休息時,我提及:我如果抽中TDG,我們就來去練高山縱走路線兩、三天行程(仿TDG高山速走狀態),能高安東軍是首選。

能高南峰岔路口,小凱拍攝

5/27我們也確實地走到能高南峰下營地,但因逢下大雨,而折返!為TDG而練的能高安東軍兩天行程未竟。

能高安東軍慶功宴,非常早的時間就訂在11/11-12。

慶祝Timmy完成UTMB(環伯朗峰100mile越野賽)
慶祝我TDG完賽(義大利巨人之旅339公里越野賽)
慶祝宗健完成穿台賽(台中跑到花蓮223公里超馬賽)
慶祝小凱漂亮完成金門100K

行前,小凱有提出雨天備案,如走龍虎鳳、福爾摩沙、AA50路線……,我也以為會走雨天備案,小艾在奇萊主北行時跟我說,氣象報告說能高主峰下雨機率30%(找替死鬼XD,後來我才搞清楚是他們秀霸30%,我們80%降雨機率,而且還是走完能高安東軍一周後的大坑夜野賽忠搞清楚的),我就在群組寫「我想走」,因為這三個字,四個傻瓜就這樣成行了!

離開能高主峰,小凱拍攝

我們一定是對高山有莫名的執著,還是偏執,否則哪來這些的勇氣,下雨天走能高安東軍,他們三個男人說都是我寫那三個字,我大笑說,你們可以寫出反對意見呀XDDD,不寫我哪知道呀!其實你們以為(我也以為)雨天能高安東軍只有我們,我稱之「包場」,結果並沒有!

我一直覺得,比賽也會遇到下雨天,而且冬雨是綿綿雨,剛好試裝備XDDD,坦白說,綿綿雨不討厭,討厭的是游不完的箭竹海和踩不完的大小水窪(不是水蛙),洗了兩天的大自然雨水,第二天凌晨我就很習慣了!專注在腳下。

自從TDG回來,我常常講這樣一段話:「當我們的狀態好及越野比賽的天候好,裝備就只是裝備,當我們的狀況不好,遇到不好的天候,裝備就是我們的保命工具,所以說,裝備真的很重要。」

怎麼樣才知道自己的裝備好?!當然是在不好的天候狀態下,才能深刻體驗,所以我們才會說是下雨天就是上山試裝備,下山買裝備(這句最中肯XD)。

就好像要買房子,白天要去看周圍的居家環境;晚上要去看安不安靜,住什麼要的鄰居;下雨天要去看房子會不會漏水?大熱天要去看房子是否西曬?通風嗎?……,反覆著墨,才會下手買房子,還好裝備是多聽多看多問就可以少花冤妄錢。

屯原登山口,小凱拍攝

我們11/11零點7分出發,走在屯原登山口的林道,穿上風衣即可,在TDG也是,風衣非常輕巧好用,即使在高山上行進,只要排汗衣+風衣就可以,收納方便,越野跑者都要有一件風衣,隨時穿脫。

我背Columbia 38L背包,加腰包共11公斤,目前發現兩天一夜的高山速走行程35-38L是最經濟的,含睡袋、兩天行動糧、一套乾淨預備衣褲、爐頭+高山瓦斯+鋼碗、強制裝備包(保暖毯、拋棄式雨衣、醫護包、預備頭燈+電池、大力膠帶、彈性繃帶)、一件羽絨衣、風雨衣+雨褲、兩種手套、頭燈+18650鋰電池、行動電源+充電線……。

白石池前崩壁,小凱拍攝

這次我沒帶登山杖,過光被八表後有鑽游不完的箭竹;陡上抓繩地形;陡下沖激的高度落差地形;但還是有許多地形是適合使用的,如過能高南峰3150高地後有大片箭竹草原登山杖好使力,我只是懶得拿登山杖,他們三個男生,都拿一隻登山杖,所以兩天高山行程拿不拿杖,見仁見智。

遇到下雨天,最有用的裝備:風雨衣、雨褲、保暖手套(濕了也要保暖的材質)、保暖中層衣、帽子(我行進間鴨舌帽就OK,夜間帳棚換刷絨帽)、運動達人的PRO Compression機能襪子(濕了也不會磨,也比較不會有潮溼感)、穿的越野跑鞋是ColumbiaMontrail的CALDORADOII全地形野跑鞋,大推,真的高山越野好好穿!

比較讓我意外的是宗健背了一個4-5人的外帳,我們是在白石池旁搭外帳+地布,原先我以為會冷,其實還好,甚至有出乎意料之外的舒適,我們四個人的背包都可以在帳棚內,方便取用,只是遇到下雨天,宗健回家還要好好整理一番,在11月中的白石池搭外帳是OK的狀態(還非常輕巧)。

帳棚往外拍攝,許多雙發亮的眼睛直直望著我們,小凱拍攝

搭帳在白石池驚喜不斷,水鹿不曾遠離,雨聲時大時小。

第二天出發,我們都把拋棄式雨衣穿在風雨衣的裡面,一來可以保留體溫,二來不用怕箭竹或高山松柏刮壞。

下雨天走高山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事,沒有景,還要小心失溫的問題,但換個角度想,參與的本身就是收穫,我們5月底走遇到大雨,只好折返,11月是冬雨下不停,我不想再走回頭路,彷彿一閉上眼就知道能高南峰下營地的回頭路是啥模樣,於是我們就是往前走,風雨生信心。

一路軟磨硬泡安步當車,還是忍不住虧我們自己,來雨天走能高安東軍求虐,虧完後又大笑,下雨天走能高安東軍真的很苦,但能苦中作樂是一件幸福的事。

屯鹿池,小凱拍攝

我們四個人是互補,我一直在小凱、宗健、Timmy身上學到很多有形無形的人生課題,在高山行走交換觀念和意見,分享食物(我吃了不少小凱的行動糧XD),感謝小凱、宗健、Timmy的一路相伴(包括每一次的高山、越野練習)。

小凱拍攝

這滿滿的兩天,我們擁抱了大自然,更好的說法,是接受了大自然的洗禮,我一直覺得,不管怎樣,只要上高山,總是覺得靈魂裡又增加了一些巧妙的能量,我們又有了力量繼續走人生的路,勇敢而堅強。

先完成TDG,再走完能高安東軍,對我的生命意義很不一樣,相對的在雨天走完能高安東軍,我們在某種越野能力上又再強化了,至少加上我們的革命情感,能高安東軍真的很不一樣。

我們四個人只有我和Timmy走過能高安東軍,我是27-28歲的時候,Timmy是6-7年前,我的早就不復記憶了,才會說能高安東軍很好走這種鬼話,忘了很多很多的痛苦,只記憶美好的九月初次縱走,當時我也是第一次穿雨鞋縱走,所以根本忘了前往萬里池屯鹿池有很多水窪,蠢話之一還有屯鹿池比萬里池大,當然看到白石池也嚇到,怎麼這麼大,我記憶裡白石池很小呀XDDD

小凱拍攝

我相信我的身體裡,有一種濾掉痛苦的能力,否則怎麼會深深印記著「能高安東軍很好走」呢?!還是這種能力是大腦萎縮的產物(笑)。

能高安東軍在我的高山百岳裡確實是一場美好的記憶,高山縱走中最多湖泊和綠地毯的,我的第一次縱走獻給了能高安東軍,奇萊登山口進奧萬大出(走卡樓羅),當時卻也經歷了三次緊急紮營,下山後,我和淑貞才會去上高山初級嚮導課。

很多記憶一個一個跳出來,包括下雨爬高山縱走,馬博橫斷、南二段、南一段……,縱走時間長,遇到下雨,後來都會坦然面對,但常常不變的是,最後一天下山一定是好天氣,於是這樣的犒賞之後,我們又一定會想再回去,通常好發在下山林道間,依依不捨,這種感性時刻,我是產生在安東軍山下山時。

下到萬大南溪溪床,因溪水湍急,我們走金杏真路(高遶),回到奧萬大遊客中心等待接駁車來接時,在遊客中心洗手間,我們各自發現都被螞蝗盯上,我是脫下拋棄式雨衣時血跡斑斑,兩隻螞蝗吸飽了血肥滋滋地在拋棄式雨衣懶得動,我的腰部三個洞,血流不止,右腳內側也一個小血洞。

下雨天,手機都不想拿出來拍照,照片拍很少,因為我們還會再回來的,找個好天氣,能高安東軍再見。

感謝小凱拍攝提供能高安東軍山頭之合照

能高安東軍第一天記錄,屯原登山口至白石池

能高安東軍第二天記錄,白石池至奧萬大遊客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