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關七雄越野賽之披荊斬棘下篇

0
1279

谷關越野跑_盧明珠-14
轉換站再出發,小方拍攝

「豐盛的人間,滿溢了磨難之必要,意外之必要,缺憾之必要。」朱少麟,燕子P282

一進轉換站(58.5公里),先換衣褲,換越野鞋,就連腳趾頭的透氣膠帶和肌貼都換掉了!將轉換補給品都更換一套,吃滷肉飯,喝湯,和小凱、守德一起出發前往八仙山。

記憶越痛苦越鮮明,上八仙山,剛開始還可以控制,隨著時間拉長,高度爬升,應該也是深夜了!說不疲勞是不可能的,被負面能量包圍是上八仙山(6.5公里,爬升1700m),我剛開始會跟自己說TDG(義大利巨人之旅)更長更陡,這算什麼?!我是計畫要去TDG的人,要更加油才行!負面能量像打地鼠,打不完。後來想想,為什麼上八仙山到唐麻丹這麼痛苦?!是深夜到清晨的高度身心靈疲勞!

一路看著守德的頭燈陡坡前行,感謝他就算走遠了,都還會回頭看(照)我一下,在喘到不行的狀態下,還是有被守候的感覺,花了4個小時才上到八仙山,還好有彬哥和小方的虎頭蜂薑母茶和熱湯麵,是完全的充電,感激萬分,彬哥說當時氣溫2度,天呀!
下到唐麻丹山是下坡多(還是有上上下下),下坡是我的強項,和李笑宇、守德一起出發下到唐麻丹山,背影和頭燈鼓勵著我,可是後面上上下下,又開始越走越沒力,又被負面能量打敗了,到底有完沒完呀!下坡還好,上坡大腿股四頭肌很緊。
終於上到唐麻丹山,可是回程還要再爬上來,先不想這麼多了!下唐麻丹山離裡冷涼亭補給站就不遠了,從轉換站到裡冷涼亭補給站已經是快十小時了!

到冷涼亭補給站我當時心想,最後26公里,要走阿白,再爬唐麻丹山,真是痛苦呀!裡冷涼亭補給站是文忠哥和史賢大哥鎮守的,看到小Jack在烤火,聽說小Jack已經在帳篷睡了30分鐘,康康也在,龜速劉決定要棄賽,快要天亮了!整隊拆隊,換我和小Jack、笑宇一隊,守德和康康狀況好先走了。

最後26公里還要再爬阿白+唐麻丹山回終點會場,真是大魔鬼細節(真是變態)。

谷關越野跑_盧明珠-06
往白毛山,慧玲拍攝

在前往阿冷白毛的我,真的很後悔,賽前沒有再來探阿白,每每離開補給站前兩小時都還可以忍受,我還是清楚的知道,這裡是上上下下,順時針繞完白毛林道,上白毛山後,接岔路口,就是原路回。

往阿冷白毛的路上是我、小Jack、笑宇結伴一起走的,後面只要有上坡我就會說:「好累!」之後的上坡就是:「好痛苦!」這兩句話一直輪流講完就下阿白林道了!

谷關越野跑_盧明珠-05

白毛登山口補給站,慧玲拍攝

白毛登山口的補給站是古哥和國韶、慧玲鎮守的,我在白毛登山口補給站說很怕被關門,國韶安慰我時間一定夠,終點賽場他再次鼓勵肯定,特別讓人安定。

上白毛山時已經是31個小時多了,爬坡股四頭肌非常痠痛,上白毛山多了更多時間,上白毛山的路上,有陽光,稜線上風吹動樹葉的聲音沙沙聲響,好像下雨的聲音,開始擔心起自己會被關門的事。看到國賓在白毛橋,我脆弱說起怕被關門,接著就哭了,哭著上白毛山。

谷關越野跑_盧明珠-19

下到裡冷涼亭補給站,廖醇子拍攝

下山又活過來了!積極點可以賺時間,掃把志工國賓追上來了,在上阿冷前峰時,這段跟小Jack、國賓一起走,笑宇走錯路,在後面跟了過來,我們一起走,最後上阿冷前峰的長上坡,說起曾經在上八仙山狀況不好,想到自己破敗的身體怎麼走得上去,於是在八仙山半路上閃過棄賽念頭,可是又很不甘心,開始哽咽,哭著說阿明哥的字典裡沒有棄賽兩個字………,還揶揄自己怎麼這麼早就哭了,要終點前再大哭才對。

谷關越野跑_盧明珠-01

最後裡冷涼亭補給站,廖醇子拍攝

再回到裡冷涼亭補給站,我才知道唐麻丹山還有關門點,晚上6:30,我都嚇死了!小Jack先離開了,我接著,國賓押後,害怕是一種可怕的力量,它讓妳懷疑自己,覺得沒有希望。

我想我應該永遠都忘不了,最後,比一世紀都還長的陡上唐麻丹山,我喘到不行,壓後掃把志工國賓一路好壞話說盡,一路push我上坡不要停,深呼吸,拉繩撐大腿,股四頭肌抬腿爬坡痛到不行,一直喘一直喘,沒有時間哭,確確實實被時間追殺,非常狼狽,老天爺給我全然的黑,應該也是不忍心看。

最後上唐麻丹山的一小時20分,用盡生命的力量,一路喘著上山,狼狽至極,沒有國賓的督促,我一定會被關們,非常唐麻丹山打卡志工感謝劉家祥和劉家明大哥這麼長時間的守候,為了我守到最後一刻。

唐麻丹山下山,心情平靜後想到,第一次當最後一位跑友,從來沒有想到被掃把國賓掃是一件幸福的事!第一次感受到國賓長時間正面能量的激勵(他說了好多好多的話),我以後一定也要這樣繼續 在山林間鼓勵別人鼓勵自己,向國賓學習。

最後兩公里的水泥路上,劉家祥陪跑,劉家明大哥開車照路,國賓要我們跑在前頭,他跑在後面,我主動跟笑宇說:我們一起手牽手進終點,牽著笑宇的手,我想到八仙山往唐麻丹山路上他說過要棄賽,如今我們破除萬難一起進終點,黑暗 中,只有頭燈前行的光亮,確定不會被關門了,此刻心情異常平靜,還是香菇,看到鍋燒麵跟著跑拍攝影片與聽到古拉斯天台歡呼聲,時間終於要停止追殺我了!

谷關越野跑_盧明珠-15

小方拍攝

終點前,熱淚盈眶,眼鏡起霧,滿滿都是認識的跑友志工,老天爺對我真好,除了給了這兩天的好天氣以外,最後回來給我最大的歡呼,和古哥擁抱是我對這個了不起,心臟要很大顆的賽事主辦人,極大的感謝,擁抱中跟古哥說這場很硬!

這次太苦了,於是我咬著牙咬著嘴唇,再者,哭泣是宣洩;是感動;也是感謝。因為身體狀況很不好易感,所以哭了很多次!因為很脆弱,很容易香菇!

感謝一路上很多貴人和小天使,給了很多力量。財哥和阿昌的give me ten,阿輝在台八線給的及時雨可樂,每個補給站貼心補給餵食(屋我尾麗陽登山口、馬崙山登山口x2、古拉斯轉換站、裡冷涼亭x2、白毛林道谷地),主動協助補水,熱情無限的鼓勵。

谷關越野賽有著不可思議的魅力,非常多的情感與情緒都會產生,痛苦、挫折、沮喪、滿足、歡樂、感恩……,這些都是充滿溫度的美好記憶,一回到終點,馬上昇華,想到的都是充滿力量的每一個片段,平靜的靈魂被救贖著。

谷關越野跑_盧明珠-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