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違的起跑線

0
730

好一陣子沒站在起跑線上,每當還有機會使用別針在胸口固定號碼布,那種興奮與緊張,現在回想都是甜膩膩的回憶,身為運動員總有一些怪異行為來增加比賽的信心,胸口的號碼布一定要綁在兩隻手擺動不會摩擦的位置,跑褲的繩子一定要用對稱的蝴蝶結平放在腰際,腳上的鞋帶更是講究,扁條型的交織絕對不能有逆向的綁痕,兩條穿孔後的長度一定要剛剛好對稱,最後小心翼翼的綁上完美蝴蝶結兩次,在整齊的收回鞋帶內,這樣賽前的準備,才算真正完成,不過說也奇怪,都已經不是專業的選手,但這樣怪僻還是一直保留著,我想這就是一種骨子裡的跑者,只要穿上跑鞋這些動作絕對不會省略。

Allsports創星影像提供

鳴槍起跑,11度的氣溫偏冷但非常適合長距離運動,身為過氣的運動員及含苞待放的現任教練,聽到槍聲,跑步魂就通通上身,第一次參加屏東高樹馬拉松半程距離,一場鄉鎮型的賽事反而更凝聚大家,全體動員並熱情招待所有參加的選手,還沒起跑就感受到大家滿滿的熱情,這種氛圍就像國小運動會,不是最專業(這場比賽超級專業)但是絕對誠意十足,賽前特別開車場勘,看見每20-25公尺就一個角錐,一場馬拉松也將近擺設2000個以上,這樣顧及選手的安全真讓我感動萬分啊!!

「比賽」是我特地南下參加的重點,下場了絕對是全力以赴,這一直是我的信念,賽前很難預測到底還能跑出多少成績,總是踏出第一步後才能真正說出「對!我今天就是以這個速度為目標」,出發後第一公里領先集團已經離我而去,而我也依照自己的步伐找到合適的集團3’28,這個配速跑完半馬是我當選手才能實現的速度,但一個念頭閃過「呼吸大口一點,腳步踩穩一點,難得有這麼多選手可以陪著一起跑步,這是多麼幸福的事情」,因此就沒有考慮要減慢速度,並持續以跟住集團為目標,前5公里完成17’35,看到Garmin 手錶顯示的數據心中真是高興,即時當時腳步已經快跟不上喘氣的速度,但用自己的力量去完成事情的踏實感真的很棒,而且我還保持在集團內。 現在大家幾乎都是穿戴科技裝置,所有跑步的資訊都能即時顯示,公里數、時數、心跳、步頻等資料都可在運動中收集呈現並事後分析,身為一位教練我喜歡看選手的訓練及比賽資訊,但對於自己的部分反而比較喜歡用本體感來控制,所以跑步當中我很少看這些資料,當我跑出去的速度,就會有信心用這個速度回到終點。

10公里過後35’59,我持續努力跟緊在集團內,也享受集團穩定的速度,偶爾會看看集團的人物,不過自己離開跑步圈一陣子,我只知道集團內有謝千鶴以及其他4位男生選手,但沒辦法知道他們實力在哪裡,不過我來這裡也不是要贏過誰,所以大部分還是專注在自己的身體控制上。一轉眼來到13公里,集團有選手突圍,而我也順勢跟上,我倆漸漸把大家拉開,此時不知道哪來的勇氣也不考慮後面還有一大半距離,一種直覺就是跟上突圍的選手,這區間配速是3’31,心裡不斷鼓勵自己,這是一個好的嘗試,因為也漸漸接近第二集團,果然我們在14公里處追上第二集團,這種場景似乎就跟最近很夯的日劇「陸王」相似,每當故事有一個轉折,背景音樂就從後方炸開,讓內心的澎湃達到最高點,但故事也是高潮迭起,過了15公里後,我開始掉隊了,但心裡想剩下最後6公里怎麼說都不能放棄,此時雙腳像是綁了鉛塊的沈重,呼吸像是戴上呼吸面罩一樣的吃力,全身的肌肉也越來越無法使喚,看著集團離去真的就像「變心的女友回不去了」,剩下5公里真的咬牙硬撐,並不斷給自己每一公里的目標,3’44. 3’50. 3’52. 4’04. 4’00,但生理確實疲勞了,所有機能也受限了,最後用拖著老命回到終點來形容一點也不誇張,1’18’17是大會最終成績,平均配速3’41,這成績因為跑的太痛苦了,所以也不認為很好,但可以肯定的是,我非常享受這一切過程,歷經的這些酸甜苦辣,反射內心小小世界的寫照,這就是樂趣,當教練後很常和選手説要享受訓練帶來的痛苦,但痛苦用說的沒有什麼說服力,只好自己做一次讓大家知道就是這個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