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普悠馬鐵人三項賽

0
1377

2018普悠馬鐵人三項競賽226公里成績DNF (Did Not Finish).從2004年開始參加鐵人三項比賽,至今14年的時間,印象中只有一場機械故障無法完成比賽,這次是第一次因為身體狀況選擇放棄,「這不太像教練的作風」一位平常不太講話的學生在訊息上的留言,曾經在比賽上歷經過生病、拉肚子、血泡、破胎,甚至吐著跑回終點,各種身體上的折磨都曾發生,包含各項外在因素的干擾,例如狂風暴雨的氣候、冰到頭皮發麻的水溫、熱到柏油都冒煙的焱日、超級困難的路線,無不完成挑戰,肉體和心理實實在在都像個鐵人,但這次選擇棄權,確實不太像我會做的決定。

去年十月我和學校同事志鴻老師,便下定決心在今年的普悠馬挑戰我第二場他人生第一場的超級鐵人,這個決定讓我興奮不已,2015年首次挑戰226距離,過程的痛苦、完成的喜悅,當時各種場景現在都還歷歷在目,身為鐵人完成鐵人是我人生的願景,也很高興達成了,今年能夠在一次訂下目標頓時讓我充滿期待。

真男人張嘉哲說「跑步對我來說就像畫家的畫筆一樣,畫家用畫筆來表達他們想要表達的意思,我就是用跑步來表達我想要表達的事情。」而我認為鐵人的意境代表著「勇敢的跨出每一步」,3年前首次參加超級鐵人比賽,腳踏車終點前20公里,每踩一次雙腳都僵硬抽筋,當時硬是吞下好幾顆鹽錠才勉強騎回轉換區,緊接面臨42公里的馬拉松,更是最後的大魔王,當時每跑一步雙腳都是劇痛,身體的機能也幾乎停擺,無法吞下任何東西,但因為想要完成所以努力跨出每一步,就這樣不斷告訴自己在一步就好,這過程持續將近四小時,在總共10小時13分的完成時間,終於進入終點,現在回想當時能夠跨出每一步,那真是需要無比的勇氣,而現在終於能夠在一次嘗試這樣的挑戰了。

這段時間完整記錄每一場的訓練,因為有Garmin 935手錶收集資料和 Trainingpeaks分析數據 (圖ㄧ),讓我可以透過自己監控方式去瞭解自身的狀況,這七個月總訓練時間197小時,三項加總距離2802.5公里,各項的訓練時間比例游泳15.5%,自行車52.3%,跑步28.9%,半年每週各項平均距離游泳4870公尺、自行車77.7公里、跑步21.1公里,同時我也安排三場路跑賽及一場奧運標準距離的鐵人賽(表一)。這些成績顯示我的體能維持在一個與去年相差不大的狀況,並沒有因為這段時間的訓練有較突破的表現,而訓練時數對我而言,能夠像今年如此維持較常態的訓練時間,我想已經是這過程中收穫很大的部分了,目前身心狀態屬於退而不休,在學校又能與同事組成UT快樂跑團,並把握每次訓練時間以及在運動後同事間的感情交流,那種滿足的心靈,對我來說這是更加珍貴的。

模式能夠複製但表現無法,今年因為準備226公里,所以依照每年準備比賽的方式依樣畫葫蘆進行,先從身體力行開始,走路計畫凡事靠雙腳,上下樓梯或各地方辦公都盡量用步行代替;再來調整飲食,減少糖份增加腸道益菌,平常生活任何有單糖的食物和飲料幾乎是全戒,每天都會增加益生菌的攝取,這樣飲食控制減掉3.1公斤、體脂肪少3.9%,當然這些也包括平日的體能訓練,才有以上成效;最後是蛋白質的補充,年初買了三大箱的雞精養身體,平時工作和學業上勞累,加上系統的訓練,常常躺在床上就近乎秒睡,因此適時增加蛋白質的攝取,來補充體能上的流失,過去兩年也是如此,今年重樣模式,但結果卻是兩極。

比賽前和學生、家長一起搭火車前往台東,他們特地提早一天為我加油,其實我滿感動,在校的學生賽前也ㄧ直期待我的表現,志祥、承泰、群馨以及畢業校友,也不斷為我鼓勵加油,過去這一直是我為他們做的事情,現在反到他們來為我加油,我還有點不太適應,但這股力量對我確實是讓我站上起點的最大動力。

鐵人比賽有贏家有輸家,場上的拼輸贏場下的好交情,ㄧ直是我們台灣選手很好的文化,臺灣一哥團畯ㄧ直在提攜後輩,希望大家可以盡快跟上他的腳步,臺灣大姐們每個感情都超好,從過去微禎、怡卉到現在黃瑜,大家無所不談,這樣的環境在新生代鐵人們真的做得很棒,而我這次在比賽也發生一個插曲,當我精疲力盡外加全身抽筋呆坐在轉換區(T2)的時候,剛好遇到鐵人大哥謝昇諺,他看見我有點驚訝,可能是我那喪志又厭世的表情,但他ㄧ直鼓勵我,要我堅持下去,並說他剛剛也遇到爆胎,但一心一意努力完成比賽,希望我也要辦到,聽到他的加油打氣,我勉強穿上鞋子走出轉換區,開始走路,要不我真的是在那時候就直接放棄了。

硬要做個結論來探討我這次DNF的原因,到目前我還無法歸論,游泳3.8公里,1時03分,這個成績已經超過我賽前的預期,當時我也感覺全身無力,沒辦法使勁,只能飄在水上往前邁進,到了轉換區T1時不時大腿有種快抽筋的感覺,讓我心裡很不扎實,但畢竟游泳只是熱身,自行車才是正要開始,因此沒有想太多,做好準備踏上愛駒P3轉動那虛弱得雙腿,前面90公里補給和配速都還在努力維持,但一圈結束已經出現疲態,甚至發生抽筋的現象,也是靠著鹽糖來緩和。

第二圈開始,下背已經開始在抗議,從酸轉到麻,讓我必須離開休息把緩和這種不適,而補給策略已經跟預計的有很大落差,所有準備的東西都無法嚥下,只剩下水和運動飲料勉強吞下,正當完成3/4圈時,前輪突然壓到異物發生洩氣,真是雪上加霜,而這距離又是離轉換區最遠的路段,比賽都到這裡了,ㄧ定要堅持下去,所以騎著沒氣前輪,ㄧ直慢慢的到第一補給點,才有神救援協助,車子的問題解決了,身體卻不聽使喚,這時候已經是所有肌肉都是在抗議,身體機能也ㄧ直停擺,最重要的是腸胃,感覺裝了一顆氣球在裡面,漲到所有專注力都到這裡,就像被狠狠揍了一拳,然後痛感就從此存在,終於回到中華大橋,來到轉換區,準備下車的動作,腳一抬剛好兩隻同時抽筋,眼睛瞪著肌肉結成塊狀,但姿勢是一腳在踏板一腳在坐墊的凌空,有點動彈不得,距離下車線10公尺,我雙腳無法動彈,抽筋改為全身,這讓我想起2005年烏山頭水庫的統一盃鐵人三項,我就是這樣的狀況跑回終點,當時鐵人教父賴曉春教練還幫我紓緩,今天真的一模一樣,只差我還有一個42公里要完成,離開T2轉換區,我開始用走了,一心還是想堅持完成,但一方面身體卻非常痛苦,即使用走的也必須雙手插腰才能持續往前,否則就倒地蹲下了,就這樣兩小時過去,水站也無法喝水,我知道這樣下去只是狼狽到被抬走,因此就在右轉繼續與直行放棄的天人交戰,我跨出賽道,默默離開了這次的2018普悠馬鐵人三項的會場,Tom’s out。

鐵人是個人生的縮影,三個項目就像你會遇到的轉折,你可能很擅長這三項,也可能只擅長一項,甚至連一項都很難完成,當你願意開始了,一切以為是想像中的順利,但畢竟是鐵人比賽,不是短跑衝刺,路遙知馬力,是需要保持耐心的,如果你能堅持到底總有抵達終點的時候,如果你像我一樣選擇放棄了,那也不需要灰心,因為我們曾經努力過,而且這是一場遊戲,玩的開心最重要,但還好這是鐵人比賽,因為放棄了,可以重新選擇下一場站起來,並且記取教訓,得到更多可能成功的經驗,就像艾迪生(Thomas Alva Edison 1847年2月11日-1931年10月18日)所言「 I have not failed. I’ve just found 10,000 ways that won’t work我不是失敗,只是發現這10000個不可行的方法」,在我回到民宿告知大家我選擇放棄,而在每一則安慰我的訊息裡其中之一,「沒關係,起碼教練已經盡力了。」謝謝大家,我想我會嘗試另一個方式在找到接近成功的下一步,今年沒有完成比賽但我知道鐵人會再讓我偉大。

後記:
1. 我的同事謝志鴻完成人生第一場超級鐵人三項,時間14小時整,我為他感到莫大的開心。
2. 我在北市大第一年遇到的鐵人楊志祥,是我看過目前在鐵人領域上最樂於享受的選手,在賽後也完成他的人生大事,即將迎娶美麗的楊太太,求婚的過程還差點掉下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