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第一場棄賽—谷關越野的意義

0
1189

G8組關門時間及高度表

103公里‧D+9500m‧Itra-6‧M.t14‧限時40小時(賽後證書上是107公里,D+10500m)

古拉斯(kulaos 685m)→東卯山(Tobou 1690m)→屋我尾山(Yagao 1796m)→ 波津加山(Hatsuka 1772m)→馬崙山(Banun 2305m)→古拉斯(kulaos 685m)→八仙山(Hassen 2366m)→唐麻丹山(Tomatan 1305m)→ 阿冷山(A Leng Peak 1540m)→白毛山(Baimao 1522m)→阿冷山(A Leng Peak 1540m)→ 唐麻丹涼亭→古拉斯(kulaos 685m)

今年谷關越野G8組(iTRA6)的路線是,去年G7組微調變成G8組的路線:

  1. 馬崙山補給站在斯可巴登山口下,走斯可巴步道到馬崙山。
  2. 多一座阿冷山為G8(既然每次都會有人迷路走到阿冷山,路線就拉到阿冷山,結果還是有選手回程走錯,因為回程不用再走阿冷山,還是硬要走阿冷山)
  3. 原白毛山登山口是補給站,今年要下到白鹿補給站(因補給車上不來,來回多2.6K)
  4. 最後回終點路線,不上唐麻丹山,直接在涼亭左轉回古拉斯(少2K

感謝最會用照片寫故事的明德大哥提供G8出發前合照

「人生的過程,在多數情況下遠遠重於人生的目的。人生的滋味,在於品嘗季節的詩意——從自然的季節到生命的季節。」余秋雨·人生風景

先說一下第一天谷關越野的現象:選手熱的半死,志工冷的半死!

文孝貼在我們WhatsAPP群組

G8組是5/26凌晨一點開賽,光是快走德芙蘭步道就滿身大汗,更不要說太陽出來之後,我們是去馬崙山時烤肉,G7組是上波津加山烤肉,是高溫炸彈,悶熱,後來看氣象才知道,5/26氣溫高達38.2度C,創5月紀錄。

谷關越野英雄榜,敢報谷關越野就是英雄

2018谷關越野前一天5/25下午,接受大黑哥的訪問,大黑哥問我:「明珠,妳好像都沒有棄賽過,對於放棄和堅持,妳有什麼看法?!」

「我的字典裡沒有放棄兩個字,我的字典裡是滿滿的堅持,應該這麼說,我的字典的封面是堅持兩個字………。」彷彿猶言在耳,八仙山前決定棄賽,這段話就是直接打臉,比恰吉說的那句話還更有作用力。

斯可巴補給站前,明德哥拍攝提供

其實我在馬崙山遇到何董,他說我這麼慢!會被關門!我當時會錯意,以為是馬崙山下的補給站,其實是後半段,棄賽後,我想想才懂!棄賽後反而更了解自己的狀態!這是我要學習的功課。

明德哥拍攝提供

在潦溪時天黑的,看到遠方晉宗哥的燈光,燃起了希望,明德大哥也在這幫大家拍攝照片,有比2016年12月時的G7時的寮溪路線早上岸,沿著砂石車路線到博愛國小,路上遇到鵬中,他是特地來找我們的,鵬中陪我們回到轉換站。

明德哥拍攝提供

我永遠忘不了在轉換站,千聿對我噓寒問暖,幫助我許多,在屋我尾山頭的熱咖啡,妳是我的好姐妹,謝謝妳。

Jenny提供

轉換站Jenny她們特地送大東山鳳凰山紀念T恤給我(關於香港四徑的奮戰),特別感謝妳們,歡迎妳們再來谷關越野。

因為練不夠,所以狀態不好,上半圈速度慢,轉換站後,上八仙山,悶熱冒大汗,心跳快,很喘,沒多久大吐兩次,有氣無力,吃不下自己的補給品。

阿昌提點凌晨一點未到八仙山,早上五點未到裡冷補給站,時間會來不及!我看著一路一陡上的無止盡上坡,矛盾的拉扯著希望與絕望。地主隊的優勢,除了方便試賽道,我們太了解後面的賽道,我知道八仙山到唐麻丹還有上上下下及陡下到裡冷登山口,還有公路才到補給站抓4小時要很拼。

我一下想先拼到八仙山再看看,一下覺得狀況不好,越走越慢,只是走到裡冷補給站被關!矛盾的心情,後來當機立斷,在八仙山山徑2.7公里左右,矛盾的猶豫不決準備棄賽,坐在一旁石頭上,和阿昌在閒聊,先看到莎莉紅著眼睛下撤,當下我也小紅眼睛,莎莉說她有打兩次電話出去求救諮詢,我就跟阿昌說,我要打給誰,叫那個人罵罵我,阿昌對著我說:妳打給我,我說:「那我就邊說邊哭了!」沒多久,看到陳醫師和進聰也下來,就結伴下去。

遇到G4組的上來,我是有點不好意思,尷尬,遇到熟悉的朋友包括4月陪著練習的香港朋友,自己又心虛了起來,陸陸續續還有G7和G8的朋友上來,我建議兩個方案,他們沒走過的可以走到裡冷補給站,還要繞一圈,走得很累的,八仙山是下撤最近的路。

「每一個棄賽的靈魂,無不藏著矛盾糾結悔恨的情節。」

棄賽後早上遇到恰吉哥他們G1組出發,看到我棄賽,第一句話是:「還好妳沒穿恰恰越野的衣服!」我馬上就笑了!很可惡耶!

彬哥不知道是安慰還是怎麼的?!說:「我還要感謝妳們棄賽!」我一頭霧水,他接著說:「因為八仙山的水不夠!」我又笑了,剛剛恰吉那把刀還插著!又來一箭。

我曾經說過谷關越野是A級賽事,谷關越野的練習,就是要A級看待。

本來以為棄賽會很難過的,我腦子裏響著阿昌的安慰鼓勵與不離不棄,5/27早晨,我們一群GG組的還去文忠哥的補給站(裡冷補給站)開早餐檢討會文忠哥一看到我們這群GG組去開早餐檢討會,文忠哥馬上煮兩鍋料多美味的湯麵及端出冰鳳梨甜湯,我當下內心是暖的,眼睛紅了起來。

明德哥拍攝

恰巧遇到鵬中,他正前往裡冷補給站,G8最後的日本選手被關門了(AM6:30),鵬中和我們說說笑笑,補給完就小跑離開了。

龜速劉GG後,早上幫忙在裡冷補給站載棄賽的選手回終點古拉斯會場,他開玩笑說:「一個人收500元,我的報名費就回來了!」大家都笑了,龜速劉昨天晚上,我棄賽前,他一路從八仙山往下跑,一路喊:練不夠啦!我要回去了……,超有喜感和存在感的。

賽後阿志說了一件有趣的事,鵬中是G8的掃把,在八仙山頂上,G8組最後的日本選手終於忍不住問志工:「為什麼這個人,我走他就走,我停他也停,太奇怪了?!」志工跟他說:「因為他是掃把呀!」我笑著說:他應該不知道他自己已經是最後一個選手,不曾被掃過!八仙山發生了許多崩潰、有趣的事,我都是聽阿志轉述的。

谷關越野難不難?!見仁見智,只能說我練得不夠,加上身體一直想放暑假,又遭遇高溫,下八仙山,我正面的想,就當團練,記取教訓,下次再來。

谷關越野G8組跑完傷身體(極限運動),沒有跑完傷心,但是我寧願傷身體XDDD

練不夠,就沒有強烈的戰鬥意志,完賽的意圖就被心魔搶走,讓人又愛又崩潰的谷關越野,每年都讓人心動的谷關越野。

「我看到,被最美的月光壟罩著的,總是荒蕪的山谷。」余秋雨·人生風景

小岡在波津加見土蜂屍體找的網路土蜂照(我看的也是黑色的身體帶黃橘色)

真心喜歡越野賽,是因為我們總是可以在其中學習到什麼,這次是見識到人性的光輝,我們在波津加三角點前數10m,遭遇土蜂攻擊(我被叮到左腳膝蓋外側韌帶處),第一時間,嘉祥大哥,馬上衝下來,解決問題。

1)感謝嘉祥大哥為我們這些選手,捨身被多隻土蜂叮咬!每每想到這都動容。解決方式:感應點下徹。

2)香港跑友Ami,留在原地,協助照顧被兩隻土蜂叮咬的同行女跑友(花費超長時間),在馬崙山相遇,感動於Ami賽道上長時間有情有義,她才說,去日本參加比賽,被三隻蜂叮咬頭暈目眩,畏寒,送醫急救,所以才會這樣的救護照料同伴。

為什麼像侯鳥一樣,每年都要回來谷關越野?!

每年都有說不完的愛恨情仇(笑),感人至深的志工溫暖,選手們的熱情參與,看到古哥深夜守在電腦,監控大家GPS(G8)的動態,這是GG組凌晨兩點的深夜視野,阿昌勸古哥去小睡,他依然堅守崗位。

恭喜文孝(男總一)、古明政(男總二)、吳益華(女總一)、國賓(男總三)

恭喜文孝破了G8的記錄,實至名歸的總一哥,29:05
恭喜小凱獲G7總一,24:08
恭喜Timmy獲G7總二,以上與有榮焉。

「回聲」是一種綿延的聲音,一波又一波地振蕩著我們的耳鼓,將那份難以名狀的感動,滲透到每一個人的心靈深處。這份感動,足以穿越時間,撫摸你。——三毛

賽後有機會和彬哥、文忠哥聊到關於谷關越野,文忠哥談及的是要如何更有效精簡快速的出餐,這跟我們選手棄賽後的檢討,其實是相仿的!

如文忠哥先煮兩大鍋虱目魚湯,然後再分小鍋加熱,選手來,再加飯,快速出餐,調整天氣的冷熱,在適時地端出選手需要的,這是文忠哥也在思索的部分。

建議:

  1. G8組,第一圈最好在16個小時離開補給站,預留14個小時在裡冷涼亭走阿冷白毛回終點,這樣時間比較充足!
  2. 關於八仙山缺水,志工原意只提供水給G7、G8,其他煮熱水,及自用,其他組別務必帶水足夠!
  3. 谷關越野走向國際化,選手人數每年鉅增,接駁車有其必要(或者使用者付費)。

明德大哥提供台灣選手G8出發前合照

谷關越野創造了很多紀錄,也包括文忠哥顧補給站,連續26個小時沒有睡覺,他說他也跟我們一起在谷關奮戰!

還聊到:

吉賢,谷關越野五場,全勤,五全勝。(彬哥嚷嚷著要請吉賢開分享會XD)
文忠哥,谷關越野五場,全勤,五志工。
明珠,谷關越野五場,全勤,三勝一志工一敗。

點一首伍佰的「突然的自我」來聽聽:

「聽見你說 朝陽起又落 情雨難測 道路是脚步多
我已習慣你突然間的自我 揮揮灑灑將自然看通透
那就不要留时光一過不再有 你遠眺的天空掛更多的彩虹
我會緊緊的將你豪情放在心頭 在寒冬時候就回憶你温柔
把開懷填進我的心扉 傷心也是带着微笑的眼淚
數不盡相逢等不完守候 如果僅有此生又何用待從頭。」

#來來來喝完這一杯還有一杯
#再喝完這一杯還有三杯
#你們參加過幾次谷關越野了

只走了四座山頭,八仙山煞羽而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