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自己的登山王,范永奕的人生故事

0
650

瀑布的悲壯,在於背後的「義無反顧」和「沒有退路」;從瀑布躍下,只需千分之一秒的勇氣或傻勁;但要當一個騎鐵馬攻山頭的〝坂馬鹿〞,卻需要有殉道者的執著和鋼鐵般的意志。一起來看看范永奕執迷無悔的〝坂馬鹿〞人生。

台灣自行車登山王挑戰10月26日舉行,從接近海平面的花蓮七星潭,直上海拔3275公尺的台灣公路最高點合歡山武嶺,在這項被譽為世界十大艱難挑戰的天堂路,和阿爾卑斯山賽段同等級經典的挑戰,精神指標人物就是范永奕。

范永奕的人生會從黑白變彩色,從平凡的素人變成全台聞名、甚至揚名海外的車手,跟「台灣自行車登山王挑戰」這條被譽為「一生至少要來體驗一次」的地獄修行道密不可分,「范老師」儼然已成為台灣登山王代表性車手和精神指標。

事實上,在2011年「MAXXIS太魯閣國際登山賽」賽前記者會前,范永奕這個名字,對大部分人而言還是很陌生的,上網搜尋也找不到什麼資料。首次出席記者會的范永奕,略顯單薄的身型、溫文有禮但怯生生的模樣,讓人印象深刻。

范永奕雖是2010年「MAXXIS太魯閣國際登山賽」冠軍,但2011年參賽者實力強很多,衛冕難度大增,沒想到不是「體保生」的范永奕,仍以4小時04分44秒衛冕成功,被全國各大媒體封為「史上最強素人車手」,一戰成名。

抵達海拔3275公尺的台灣公路最高點──合歡山武嶺的那一刻,范永奕激動流下英雄淚,他用盡洪荒之力把車子高舉過頭,開心地大喊:「我再度辦到了!證明我是有實力的,並不是只靠運氣!」那一幕,至今記憶猶新。

范永奕透露,2010年拿下太魯閣登山賽冠軍後,許多人認為,是因為大家目標放在日本選手身上,沒把他當主要對手,所以當他單飛出去時不以為意,沒努力追趕,等距離拉開後想追趕已無力回天,才讓他以黑馬之姿奪冠,運氣成份居多。

但2011年情況迥然不同,尋求衛冕的他已是大家頭號假想敵,來台日本選手實力又比去年強,「我一直告訴自己,要騎得像個冠軍的樣子!」范永奕難掩激動地說:「只要有人突圍,我都努力追趕,一直在集團前頭帶頭追擊。」

范永奕用2011年太魯閣登山賽冠軍,證明自己並不是靠運氣拿到冠軍,而是靠實力和努力,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

父親引領進入運動世界 因為喜歡 所以不累

那范永奕到底是如何走上挑戰「登山王」這條不歸路的呢?

1978年5月22日出生於彰化員林的范永奕,有位很愛運動的父親,小學一年級便天天跟著父親一起晨泳,小二每天跟爸爸跑運動場十圈,還參加過泳渡日月潭。

「父親不是運動員,只是愛運動,慢跑、游泳、健行、越野跑、水上救生、潛水都玩,而且是帶著全家一起運動。我們家雖然並不富裕,但父親知道人生除了工作外,還有很多重要的事,也知道陪伴孩子成長的重要性。」范永奕說。

這些在一般人眼裡看來很辛苦的訓練,小范永奕甘之如飴。因為父親從不強迫他,也不曾給他壓力。「是我自己愛跟,因為是自己喜歡的,所以不累。」

有趣的是,因為范永奕比同儕早讀了快一年,加上男生先天發育比女生慢,所以在國小和國中的100公尺測驗時,常常跑輸女生,他還以為自己缺乏運動細胞,沒想到後來不但當了體育老師,還因為在體育的出色表現,揚名立萬。

就讀台東大學體育系一年級時,范永奕擔任籃球校隊後衛,173公分高的他,體重增壯到 75公斤,100公尺短跑成績進步到 11秒 8;大二時長高了5公分,打曲棍球校隊,拿到全國賽冠軍。

想練鐵人 意外發現自由車才是最愛

大三(1999)那年,從小就學游泳、跑步的范永奕突然想挑戰鐵人三項,跟朋友借了部公路車,報名金門統一盃鐵人三項賽。結果遇到颱風攪局,主辦單位在安全考量下,取消自由車部分,只比游泳和路跑兩項,范永奕拿到分齡組亞軍。

因為要練鐵人三項而接觸自由車運動,讓范永奕意外發現,自由車是他這一生追求的運動。「真正喜歡的事情,是沒有理由或原因的,就是很單純的喜歡,說不出個所以然。一接觸就喜歡上了,那時沒有比賽、沒有成績及其他的附加…。」

為了圓夢,范永奕把擔任游泳教練打工賺來的錢,拿來買了人生第一輛公路車及第一雙車鞋,因緣際會下,認識了在台東擔任醫師的澳洲籍單車狂柯彼德,帶領范永奕走入這條征服山頭的不歸路。

迷上攻山頭 一度練過頭 鬼門關前走一遭

第一次練車,柯彼德帶范永奕上台東頂岩灣,彼德先騎著鐵馬上山頭後再下山找范永奕。「在我眼裡,那時的彼德猶如神人,那次騎車的強度接近天堂,猶如地獄。」那次騎乘經驗,讓范永奕對騎車攻山頭深深著迷。

為何對爬坡著迷?范永奕笑說:「就是因為爬坡很苦啊,所以在日本,稱愛騎車爬坡的騎士團是〝坂馬鹿〞──爬坡的笨蛋。喜歡爬坡,或許是愛上專注的過程,或者是攻頂的喜悅。我想,是那種進入一個單純流暢的狀態,吸引著我。」

但求好心切的他一心精益求精下,無視於身體發出的警訊,2004年在未控制訓練強度的情況下,一度走火入魔,「前前後後約有四個月的時間,我大病小病不斷,一發燒就連燒兩周,整個人昏睡不起,一度以為死神已在不遠處。」

花了很長時間才找回健康,鬼門關前走一遭,范永奕體會到,人的身體是一個複雜的運作系統,過猶不及都會造成不可逆的傷害,他開始學習傾聽身體的聲音,同時透過運動生理學的書籍和訓練器材輔助,來提高訓練成效。

在2004到2008年「鐵屁股武嶺挑戰賽」中,除了2005年輸給馮俊凱(台灣首位世界一級職業車手),排名第二外,范永奕共拿下四屆冠軍。

邊教書邊攻讀台東大學體育研究所的他,2009年為了碩士學位,決定暫時停止訓練,閉關寫論文, 直到2010年 2月才重出車壇,便在同年「MAXXIS太魯閣國際登山賽」稱王,他是如何辦到的?

自律極佳的范永奕每天維持 2個半小時以上的單車訓練,平時體重控制在 63公斤,關鍵爬坡賽前一兩周,再降至自己的最佳爬坡體重 61公斤,「有捨才有得,那是段並不好受,但必經的歷程。」

太魯閣國際登山賽連莊 最強素人車手美譽加身

2011年「MAXXIS太魯閣國際登山賽」,范永奕在強敵環伺下,以4小時04分44秒衛冕成功,「史上最強素人車手」美譽,透過全國各大媒體的報導,讓范永奕在一夕之間,成為台灣自由車界的名人──「范老師」。

很多人好奇為何大家叫范永奕「范老師」?這是因為他在「MAXXIS太魯閣國際登山賽」連莊時,一直到現在,正職都是台東大學附設小學的體育老師。

事實上,要不是圖書館有訂閱單車雜誌,台東東大附小的師生根本不知道,有位冠軍車手藏身於此。個性低調的他,只把自行車運動當興趣,2010年太魯閣登山賽封王後,回到學校也未向任何人提起,學生都不知道老師是位鐵馬悍將。

人紅是非多 范永奕:這是老天賦予我的責任

一砲而紅後,范老師的傳奇故事被詳盡報導,一度讓他不大習慣,但他很快找到平衡點。「過去我一向開開心心騎自己的車,但成名後,覺得自己要負些社會責任,不過我選擇開心正面地接受這件事,我認為,這是老天賦予我的責任 。」

人紅是非多,成名後,范永奕多了很多粉絲,但也難免會有些流言酸語,那他是如何看待和自處呢?「說實話,還是會傷心、難過,但我轉念很快。只不過我的家人、女友看到這些,他們也會感到難過,這是我最沒辦法釋懷的部分。」

范永奕告訴自己:「對於那些言語,就一笑置之吧!沒有人有辦法讓所有的人都喜歡自己。那些批評與攻擊,表示那些人很在乎我呀!我影響到了他們的生活,但是,我不會讓他們影響到我的生活!」

台灣自行車登山王挑戰 范老師續寫傳奇

2012年起,在交通部觀光局資源挹注下,第一屆台灣自行車登山王挑戰誕生,同樣是東進武嶺,但起點從花蓮縣秀林國中改成七星潭,里程數從90公尺加長為105公里,難度更高。

在這場被法國銷量最大的自行車雜誌Le Cycle,評為世界十大最困難挑戰,和阿爾卑斯山賽段同等級,被全世界車友列為「一生至少要來挑戰一次」的經典挑戰中,范老師繼續寫傳奇。

2012年台灣自行車登山王挑戰,范永奕前段就發生機械故障和爆胎,耽誤20幾分鐘提前退出領先集團,仍以3小時58分53秒排名18,抵達終點後,他抱著從員林趕到武嶺加油的媽媽痛哭。「人生就是這樣,沒關係,明年再來!」他說。

2013年,范永奕3小時39分43秒躍居總排名13,在國內車手排第二,僅次於總排第3的王胤之。衝過終點時有車迷為他歡呼,還有專屬加油看板,車迷打氣的聲音此起彼落,未能躋身前六難掩遺憾的他淡淡地說:「該做的都做到了!」

天氣最惡劣的2014年台灣登山王挑戰,在不到攝氏5度低溫和大雨中進行,范永奕以3小時46分34秒,總排名進步到第七,馮俊凱第五、王胤之第六。

值得一提的是,賽前其實他度過一個不斷高低起伏的衝撞期,工作、生活、騎車什麼都想做到最好的他,年初便不斷比賽、學校工作再加上四處推廣騎車心得下,8月西進武嶺比賽後,身體抗議了,感覺像被塞子堵住了。

9月阿里山賽後,他索性停止所有活動,休息10天後才重新訓練,「直到10月中才感覺到塞子不見了!」車友的支持,也讓范老師流下男兒淚,「有車友告訴我,因為看到我的努力所以不想放棄,這些鼓勵成了我鞭策自己的動力。」

全運嚴重摔車 一度意識不清 仍堅持參加KOM

2015年台灣登山王挑戰,范永奕準備很久,狀態非常好,體重降了4公斤,還在多項登山賽事得了好名次,未料賽前卻在高雄全運會嚴重摔車,甚至一度意識不清。

「摔車當下第一個念頭是:KOM完蛋了!」安全帽摔破,右半邊身體大片擦傷、肋骨腫了一塊,醫生懷疑顴骨骨折和腦部流血,在急診室清醒的他懊惱地落下男兒淚,「當時真的很絕望,心裡不斷大喊,為什麼會是我?怎麼會挑在這時候?」

情緒平復後,他請車隊的人幫他買咖啡和麵包,「我明天就要去練車!對我來說,KOM不只是一場比賽,決定要做的事情,就一定要完成。更何況,KOM改變我的人生,只要自己還騎得動,就一定會繼續拚,就算排100名,又何妨?」

挑戰當天,頂住右側肋骨變形突出的劇痛,范永奕吞了止痛藥上陣,「傷勢不能當藉口,如果表現不好,回去再練。」結果他以3小時43分09秒完賽,排名國內第四,鋼鐵般的意志獲頒「最佳運動精神獎」,典禮現場響起如雷掌聲。

2016年范永奕捲土重來,卻在花蓮橋附近爆胎,雖苦追20分鐘回到主集團,但耗費大量體力,最終10公里被甩開,「感覺像溺水一樣,無法呼吸。」但仍以個人最佳的3小時37分35秒奪下台灣第一,總排名14,去年則是國內第二。

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范永奕說,他不會把這些不如意當作挫折,也不會因此放棄。因為他知道,只要一放棄,一切就付諸東流。

「去年我全心全意準備,狀態前所未有的好,但日本乘鞍山登山賽遇到47年最大雨勢,原本1600M的爬升賽段縮短為250M,我的優勢變成劣勢;台灣KOM賽前10天發生生涯最嚴重的摔車意外,但我選擇繼續,只要堅持,就還有希望。」

數字會說話!2012年台灣登山王挑戰,34歲的范永奕花了3小時58分53秒完賽,2016年台灣登山王挑戰,38歲的范永奕只花了3小時37分35秒,年紀大了四歲,成績卻進步了21分鐘,實在很不容易。

今年3月IRONMAN 70.3 TAIWAN ,范永奕在自由車賽段全速前進時,突然被不小心越過中線的車手逆向撞飛,當場失去意識,醒來時已被送進醫院手術房。

「左肩鎖骨遠端肩關節粉碎性骨折、左胸3-6肋骨骨折、左掌第五指掌骨骨折、第四指粉碎開放性骨折、左大腿肌肉部分斷裂、左小腿脛骨15公分撕裂傷、左腳掌拇趾骨裂還有血胸。」聽來讓人頭皮發麻,他卻淡定像在訴說別人的故事。

面對生平最重的傷,住院20幾天的范永奕不想抱怨,把心思都投在復健上。「很多原本輕言易舉的事,突然變得難如登天,杯子都拿不穩,沒法自己穿衣服,也曾因此氣自己,但我知道,生命不能因此停下來,失控的生活更要積極面對。」

能自己套上衣服的那天,范永奕開心到想跳起來。「我只想盡快回到訓練台上,一直以為自己來得及第九度參加登山王,也報了名,畢竟這項比賽對我很有意義,但身體狀況實在不允許,也體認到自己對家人是有責任,只好忍痛放棄。」

自律 感恩 謙恭有禮 范老師贏得尊敬

范老師之所以贏得尊敬,最重要的不是成績,而是他永不放棄的精神、絕佳的生活自律、以及成名後始終謙恭有禮的態度,這些都是范老師傳奇的一部分。

從 1999年騎車至今,范永奕在單車器材上花費超過 50萬元,都是靠自己打工及教書的收入,即使近年受到關注,但對於贊助商提供的產品,他也是視實際需求才拿,秉持:「不該有的,不必非要得到。」在車界以清新、自律形象聞名。

對於所有的幫助和贊助,范永奕始終抱持著感恩的心

「台灣是個小島,運動員很容易自我感覺良好,飛航出海後,才知道天有多高,才會發現自己其實只是隻小蝦米。我認為,運動員應先自我提升再談贊助,當選手實力與贊助效益不對等時,那不叫贊助,是捐助,夠優秀自然會吸引贊助商。」

相較於很多抱怨大環境的運動員,范永奕心態非常正面和健康,這也是他受到贊助商青睞的原因之一。

鼓勵運動員走出抱怨式慣性思考 強調:莫忘初衷

「當你走不出抱怨台灣運動環境的慣性思考,想想看自己當初為何騎車?回想初衷,即使用著三級零件卻比現在騎得更快樂。」范永奕說:「有人逼你騎車嗎?有人逼你參加比賽嗎?記住:騎車是騎爽的,不要搞的滿肚子委屈。」

身為體育老師和單車手,范永奕不諱言,他跟其他所有運動種類的選手一樣,也希望台灣各項運動水準能再精進,運動員能再得到更多注的關注和照顧,但話說回來,台灣,就只有運動員需要照顧嗎?那藝術創作、弱勢團體等的照顧呢?

范永奕以過來人的身份鼓勵台灣年輕車手:「大家不要只以我為目標,目標要更遠,不要劃地自限,看到外國有名的車手就覺得自己不行,要試著去挑戰這些有名的車手,只要有自信,衝破困難後,就可以看到自己的成長。」

我的舞台我作主 作自己人生的登山王

每個人一天24小時,一周七天,一年365天,范永奕把上班外的時間拿來騎車,把訓練融入生活,十幾年下來,單車已成為他生活的一部分,跨上單車參與挑戰的每一段路程,又多了分傳遞與分享的責任感。

從素人變傳奇車手,范永奕笑看自己的鐵馬人生

他用賈伯斯說的:「You can not connect the dots looking forward; you can only connect them looking backwards.(你無法預先把點點滴滴串連起來;只有在未來回顧時,你才會明白那些點點滴滴是如何串在一起。)」為人生作註解。

「與其追求高迴轉的踩踏方式,不如追求自己的最適迴轉!」范永奕分享他的經驗:「我的舞台我作主!把訓練融入生活,每個人都可以作自己的登山王!」

文章來源:中華民國自行車騎士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