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馬拉松2小時26分 蕭昱笑談莫忘初衷

0
9395

帶著一副眼鏡,笑容靦腆的模樣,走在台北街頭一點也不顯特別。儘管如此,從他身上的T恤以及結實的身形還是認得出。蕭昱的T恤上是大大的圖案『RUN』。他是馬拉松以及鐵人三項的運動員,但不只是如此而已。

熱愛跑步、馬拉松、鐵人三項的蕭昱是個靦腆的大男孩

十多歲就隨著家人前往美國,彷彿是深怕別人聽不懂他的話。蕭昱先說了:「不好意思,我中文不好。」雖說如此,我們訪談幾乎都以中文對談,偶爾夾雜一些美語,以及台語。中文語言像深埋骨子裡的記憶,而台灣也是他成年後很想尋訪的故鄉。

「如果你不盡力到底,怎麼可以放棄?」蕭昱的母親。

蕭昱的父母親喜歡帶他參與戶外活動,小時候的記憶是隨父親騎腳踏車外出,去到羽球館打羽毛球,再領著一身疲憊回家。母親則是在幼時就堅持要讓他學習游泳,游泳學得不好,就花點時間;潛水不夠熟練,那麼就多練習。

在鐵人三項、跑步都有好成績的蕭昱,與家人們的關係非常好

與父母的關係非常融洽,但父母並不寵兒護女,清楚知道要磨練並養成兒女對事物的認知與個性。除了從小就開始運動之外,在才藝上也支持他學了鋼琴與珠算。蕭昱從小在父母親身上得到的理念就是:如果你沒有盡力,就不要輕易說放棄。這個理念像是影子般跟隨他,從學生生涯到投入職場、跨入運動領域。成為拼命三郎,來自於與父母許下不輕易放棄的承諾。

被父親推坑開始鐵人三項的人生

「一開始是我爸慫恿我去嘗試鐵人三項。」蕭昱笑著說。十多歲確立自己熱愛運動之後,自身幾次在Cross-country越野賽屢獲佳績,但畢竟組成校際賽仍比不上其他學校的表現。蕭爸爸告訴他,那就去試試看把幾個運動組合起來吧?這個簡單的理念,開啟了蕭昱走向鐵人三項之路。

開明的蕭爸爸開啟他的鐵人三項之路

「學生時代的家境小康,父親幫我挑選一台基本款的自行車。」蕭昱說:「在自行車社團裡,很多人是比裝備高級的。但是在鐵人三項社團裡,大家比的是誰訓練比較多。」大學進入社團後,蕭昱敬仰著一位前輩,隨著他的腳步努力訓練。就著年幼時就養出的好體力,他在鐵人社團裡很快就有了知名度;但大學生涯也不是只有訓練跟學業,蕭昱學了11年的鋼琴,有很好的音樂敏感度,不只在學校裡組了樂團、會自己寫歌,甚至曾親手製作一把吉他。

不只是學霸跟運動好手,蕭昱也善於彈鋼琴跟吉他
「我覺得我可以,所以我想試試看。」

從UCLA大學將要畢業之前,過去幾次測試,蕭昱覺得能量與實力都可以,於是開始思索起當一個職業鐵人三項運動員的可能性。蕭昱是典型會給自己出考題、找答案的修行者,他第一次跑足馬拉松42.195公里,其實是找了兩位好友幫他遞飲料,於是就在學校附近繞著、繞著跑完了一個全馬的距離:2小時53分。

轉身職業鐵人三項選手是個冒險的決定

對於蕭昱想嘗試成為職業選手這件事,父親虧他:「你頭殼壞掉了喔?」但家裡並沒有反對。儘管如此,身邊的親友仍然會有些雜音:你應該好好讀書、你應該找一個工作安定下來、為什麼要去做這種沒前途的事、華人是比不過白人的。

蕭昱沒有被這些聲音擊倒,反而是一邊訓練一邊刻苦學習。他考上了史丹福、也順利在研究生時期取得職業選手資格。2014年畢業之後,他沒有立刻踏入職場,而是給自己時間耕耘鐵人三項的夢想。從知名的學校畢業,也順利取得職業資格,心底藏著不服氣的念頭,蕭昱只用行動證明自己。

轉入職業競賽後專攻的是半程超鐵113。回想起過去的日子,蕭昱表示那兩年的訓練時光,每天想的都是怎麼訓練、如何訓練得更好,練得很辛苦,儘管參賽成績都不差,但卻沒有辦法觸及到前三名、足以靠獎金過活。他只好上午起床訓練,下午當家教賺點生活費。當市面上出現高檔的訓練裝備,他只能是捏著手指盤算,不敢輕易花錢。

令蕭昱更為無奈之處是孤單,在親友眼中自己彷彿是個外星人。身邊沒有能一塊訓練的夥伴。當好友們享受生活、買新車及投入工作時,他仍處在盤算、籌措資金訓練、參賽,封閉在自己的運動員生活中。

「我曾經很喜歡鐵人三項,但那時候,鐵人三項對我而言是一種沉重的負擔。」

2016年蕭昱在加拿大Ironman 70.3 Victoria跑出4小時00分51秒佳績(職業組第九名)。不久後同年底,他在Ironman Arizona超鐵賽跑出8小時49分成績。但長期以來的疲勞與孤單,像是黑暗一般吞噬了他的身影。歷年來參賽無法獲得獎金過生活,日子過得辛苦,感覺自己到頂峰無法再往上一步。彷彿就是一個找不著終點的迴圈般,最終他放棄了鐵人三項。

曾經熱愛鐵人三項的蕭昱,默默刪除了自己的照片

面對放棄職業鐵人的選項與重拾現實人生的蕭昱,父母親鬆了口氣。可壓抑在心底的不甘願與無助是無法否認的,蕭昱默默刪除了自己鐵人三項的照片,不去看也不關心鐵人三項的發展。唯一留心的只有偶像Jan Frodeno 的消息。他不再去游泳,每天看著沾滿灰塵的自行車,甚至曾經發起念頭要把自行車砸壞、扔棄。

「我刪除了一切有關鐵人三項的照片。」蕭昱:「不看也不關心。」

如果無法以職業鐵人三項選手的姿態過活,那麼過去幾年的努力到底有價值嗎?彷彿是挖了一個把自己埋進去的洞,埋葬的不只是自己,還包含榮耀與夢想。

矽谷工程師的再出發,找尋另一條道路的可能性

蕭昱拋下了車鞋與蛙鏡,偶爾只在工作之餘抓時間跑步。同時也找到了一個矽谷工程師的工作,辛勤工作,生活十分忙碌。偶爾會回憶起過去在鐵人三項領域的成就與點滴,但那一些隨著時間而逐漸淡去。

某一天他跑步時遇到兩名華人跑得很快,不作他想就跟了上去搭訕:「你們每天都跑?我可以跟你們跑嗎?」「對對對,你可以一起來。」

BURN跑團讓蕭昱找到跑步的樂趣

蕭昱十一歲就到了美國,自然是一口流利的英文。於是兩人就抱著疑惑使英語問他:「你有微信嗎?」「有啊。」

「所以你看得懂中文?」「看得懂。」
「那你會打中文字嗎?」「會打啊。」
「那我們還講英文幹嘛?」

一個巧合的緣分,蕭昱加入集結許多熱愛跑步華人的BURN跑團,並在裏頭結識了苟良與許立杰,後頭成為一塊訓練的夥伴。加入BURN跑團之後,蕭昱的人生起了不同的變化。

蕭昱加入集結許多熱愛跑步華人的BURN跑團,並在裏頭結識了苟良與許立杰,後頭成為一塊訓練的夥伴

過往的歲月裡蕭昱總是孤單一人的訓練,很少有與他人一塊訓練、接觸的機會。儘管獨自的練習讓他變得強悍,卻沒有比較快樂。獨自訓練的歲月,偶爾會有一些厭煩的情緒,但仍為了訓練而出門。加入跑團與好友一塊訓練的時光,在訓練之外增添了另一分革命情感。

加入跑團與好友一塊訓練的時光,在訓練之外增添了另一分革命情感。

在團體中,他的努力與成績也逐漸受到團友們的肯定。在BURN跑團裡,每個人都很重視彼此的進步與努力。他認為,跑步是國際共通的語言。不管是華人、白種人或是歐洲人,只要彼此都喜歡跑步,頻道與默契就會非常相似。

在BURN跑團好友及訓練夥伴的支持下,不再只是求健康的運動,相隔近兩年的光景,蕭昱又重拾訓練的熱情。只是這一次,他不再是一個人。

第一場馬拉松,加州國際馬拉松

儘管說是第一場馬拉松賽,但事實上蕭昱已經跑過兩回42.195公里或26英哩的路程,一回請好友拿水瓶自己獨跑42公里,另一次是226超鐵最後的馬拉松。而第三場,就是知名的加州國際馬拉松!

為了準備這一場馬拉松,生活一點也不馬虎。除了飲食上更加注意,訓練也非常嚴謹且密集。一天訓練至少兩餐到三餐。一早起床跑步、中午休息時間跑步,晚上回家整裝去游泳。

為了準備這一場馬拉松,蕭昱一點也不馬虎

實際站上加州馬起跑點時有點慌亂,所以沒能好好讓自己定下心。起跑後一如預測的步調前進,配速跟節奏就跟腦海裡擬過的腳本一樣清晰、明確,而過了三十公里後的撞牆就讓他吃了苦頭。

賽後審視,蕭昱的前半程跑了1小時12分15秒,後半程則是1小時14分36秒,只慢了兩分鐘多。是怎麼撐過撞牆的?怎麼可以堅持到底?或許是幼時,母親在心底植下的種子。沒有盡力,怎麼可以輕易放棄?

蕭昱以2小時26分51秒完成加州國際馬拉松

蕭昱最終以2小時26分51秒跨過終點。一鳴驚人的初馬成績背後,其實是多年來的努力,以汗水與淚水累積的成果。重點是,他不再是過去汲汲於成績與名次的選手,名次與成績仍是未來的參考數據,但蕭昱開始感受到競賽的樂趣與熱愛運動的初衷──那個跟父親一塊騎單車打球,面對任何運動都會全力以赴的自己。

再次騎上單車與游泳,訓練的本質也是一種樂趣

現在的蕭昱,一天會練兩到三餐,包含自行車與游泳、跑步。捨去了職業選手的包袱,他有更多的想法投擲在訓練上。職業選手生涯時期,儘管訓練的時間充裕,卻沒有更進一步的發展。反倒是現在邊工作、邊訓練的時光,讓他的成績與表現更加進步。

現在的蕭昱,一天會練兩到三餐,包含自行車與游泳、跑步

「現在的心情比較放鬆,」蕭昱說:「過去的日子很緊繃。」工程師的工作壓力頗大、時間並不充裕。蕭昱會提早準備好訓練的衣服、以及準備工作中午的便當。早起先進行第一段訓練,隨即進公司上班。中午時當大夥都悠閒的吃飯,他則是換上衣服展開第二段訓練。等到六七點下班後,就著街道上的燈光跑步,展開第三段。落實時間管理,促使他在工作與訓練中達到完美平衡。三項中跑步、自行車與游泳,每禮拜都會安排兩次的質量課表,一周訓練時間普遍為20-25個小時,高量時期甚至到31個小時。不只是跑步而已,重新開始游泳與騎車的心情,蕭昱表示很享受訓練的樂趣。

相較過去機械人般的訓練與刻苦,現在的蕭昱更貼近生活的本質。訓練上有缺漏也不會抱憾,下次再來。工作忙碌時也會暫停一次的訓練,以達到兩造的平衡。現況的他很滿足這樣的生活。

那麼,未來的蕭昱呢?

蕭昱在大學生時期曾經一度想回來台灣,找尋幼時與這塊土地的連結感,但當時因為大學生實在沒錢買機票,所以一直到成年後才有機會回到台灣。初次回來台灣,久違十多年的故地重逢,儘管日新月異,但許多回憶都湧了上來。

未來的目標是2019年芝加哥馬拉松賽,期望可以跑進奧運標準取得參賽資格,或是有機會參加夏威夷超級鐵人賽,蕭昱希望能以台灣選手的身分參加比賽。再努力試試看,蕭昱表示:「每個人的體型差異或許有不同的極限,但努力是沒有極限的。」

蕭昱的逸事小分享

蕭昱的好友許立杰被跑團稱為『少帥』,蕭昱則是被他女友取名叫『蕭大俠』,所以跑團的人們都這麼稱呼他。

回台灣的住所在桃園,初次回到台灣去桃園郊區練跑時,不小心遇到台灣街頭的英雄好漢,差點被一群狗兒襲擊。

他個人很喜歡的訓練課表不是強度更高的間歇,也不是跑得較為愜意的長距離跑,而是50分鐘到1小時的Tempo Run訓練。因為只有一個小時,所以蕭昱會使盡全力去跑。

「跑完之後特別爽。」蕭昱笑著說。

蕭昱的飲食小技巧

蕭昱為了維持健康體態與體能,所以他盡可能不吃糖製品或飲料,也極少吃油炸的食物。

早上會進食碳水化合物以應付強度課表,午餐與晚餐則較少進食碳水化合物與蔬菜。但如果隔天早上是非常輕鬆的慢慢跑,從前一晚上就不吃碳水化合物、早晨也空腹去練習以增加代謝脂肪的能力。

 

照片來源:蕭昱  追蹤蕭昱的Instagram

Special Thanks to Jay的跑步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