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的路上與你同行 趙士翔的跑步故事

0
2424

每一個開始跑步的人都有自己的理由,無論如何,擁有相同信念的人會走在一起、跑在一起。隨著時間越跑越遠,每位跑者都會跑上自己的馬拉松。

每周固定在台北田徑場或偶爾調整到大同高中的跑步團體中,有一位跑者總會不厭其煩地跟跑者們討論今天的訓練課表,而在訓練時與訓練後透過交談確認跑者的身心狀態。他不是教練,純粹以愛跑步的心情,與大夥一塊努力。在年初的臺北渣打公益馬拉松當中,趙士翔以2小時44分06秒(大會成績)完成比賽,在國內選手中名列前茅。

因為他可以,我也一定可以

住在基隆的趙士翔,從小完全不熱衷運動,連上體育課都會躲在一旁休息,對籃球沒有興趣,對跑步也沒有甚麼熱情。偶一次基隆市舉辦一場三公里的佛光盃路跑活動,不少同學一起參加,但大多最後都是以走路回到終點,趙士翔是唯一一個直到最後都沒有走路、完全跑步回到終點的孩子。這種情形不只是國小而已,國中時參加跑步測驗,出乎老師預料的奪下第二名。儘管國小國中就展現不錯的跑步能力,畢竟只是曇花一現,他仍然對跑步沒有任何想法。再之後的跑步,就是在入伍當兵中擔任教育班長,操課時跑跑三公里而已。

三十歲的那一年,趙士翔看見以前當兵的夥伴PO出跑完半程馬拉松的照片。心底突然起了一份念頭:「如果他能跑完半程馬拉松,那我也可以。」他開始跑步之後,順應著當時的路跑風潮,挑了一場赫赫有名、當時頒贈初馬獎的北馬雙溪櫻花馬拉松,2014年那一年他跑了4小時06分53秒。

他參加幾場超級馬拉松如鎮西堡超級馬拉松
他參加幾場超級馬拉松如鎮西堡超級馬拉松

初次馬拉松就跑櫻花馬似乎太硬了一些,但年齡來到三十歲這個分水嶺,跑步確實讓趙士翔別有所感。他參加幾場超級馬拉松如2014年7月挑戰了環大台北60公里,鎮西堡超級馬拉松以及台北大學12小時超級馬拉松等賽事。參加的比賽不少,但多半沒有認真地規劃訓練,直到2016年才進入啟蒙時代。

「我對全馬沒有興趣…」

2016年是一個轉捩點,趙士翔從『喜歡』跑步轉變成『訓練』跑步。他加入了由知名穿戴品牌Garmin所開辦的全馬PB班,接受了週期化訓練的系統與邏輯,也在此認識了不少朋友。在全馬PB班的學員徵選自介上,趙士翔直率地說:「我對全馬沒有興趣,我對半馬…」骨子裡的直率可能在其他人眼中有些白目。

PB班的訓練過程中趙士翔很認真,除了跑課表之外,也與其他學員討論交流。當時所學的知識與觀念,直到現在都能映照在安排給自己以及好友們的課表中。當時參加的學員們目標是2017年的渣打公益馬拉松,個人全馬PB還停留在櫻花馬的4小時06分的士翔,對訓練過後的目標競賽也有自己的期待。

「跑完之後沒甚麼感覺,隔天才知道原來這麼特別。」

對市民跑者而言,難以跨過的夢想門檻是Sub3小時的馬拉松成績。在跑者眼中,3小時01分與2小時59分象徵著截然不同的意義。趙士翔在2017年的渣打馬拉松跑出了2小時57分23秒成績。跑完的當下,他只覺得自己盡力了,完成了任務,也收成了這些日子以來在全馬PB班的訓練。

直到隔天,跑友們踴躍地恭喜他跑出Sub3成績時,趙士翔才知道原來破三是這麼特別的事。當他知道很多夥伴因為未能達標目標成績沮喪時,儘管會安慰、鼓勵,卻會想著有沒有能幫助大夥的方法。

與好友一塊參與5K測驗,留下美好回憶
與好友一塊參與5K測驗,留下美好回憶

跑步是一件簡單、卻特別的事

2017年渣打馬拉松之後,他跟好友們組隊參加了追火車鐵道馬拉松接力賽,五月份又重啟訓練,與師大幫的鮑哥,還有跑山卡好的夥伴們重新展開課表訓練。

經過全馬PB班的洗禮之後,趙士翔已經從胡亂跑進入為訓練而跑的想法。加入一塊跑步的朋友有來自『跑山卡好』、一塊努力的基隆好馬以及城中實業團、治言駕訓班…等等,也感謝Coach治言的分享,讓他在訓練知識上的缺口更加盈滿。

一同訓練的過程中,趙士翔與跑友們一起討論課表跟訓練的方法。原本一開始只是幾個人訓練,沒想到越來越大團。原本一開始只需要跟幾個人說當天訓練的課表,沒想到最後隨著人數漸增,他把想要訓練的朋友加入由戰神林祐萱等人創立的『城中實業團』社團,定期在社團內發布訓練課表,讓有意訓練者一起參予。而除了個人跟開給朋友的課表外,也歡迎朋友願意分享他當天要跑的課表,讓大家能選擇適合的課表來跑。

MIZUNO馬拉松接力賽,享受與好友們追逐目標的樂趣
MIZUNO馬拉松接力賽,享受與好友們追逐目標的樂趣

最初的作法是公布訓練課表,任憑有興趣的夥伴加入。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能力與極限,他曾經因為亂跑而受傷,也曾同一天跑完舒跑杯又接著跑越野賽而導致ITBS問題。為了盡可能減少他人受傷、也能有效幫助訓練,所以他開始會詢問每個人的目標、配速,再跟Coach治言請教後,大體上給與一個訓練計畫。這個不取名字、沒有團隊領袖的團體,不拘男女,加入的人都只追逐一個目標,努力訓練挑戰自我。

能與大家並肩作戰,讓我感到非常快樂

許多參與訓練的跑友一個個跑出好成績,趙士翔坦言非常開心。面對有些跑者力有未逮,他也會給予建議與鼓勵。跑步從一開始的自我挑戰,從而結識了許多志同道合的朋友,擴展了自己的生活圈。能跑出佳績固然可喜,但看見訓練夥伴們跑出好成績更是打從心底為他們開心。偶爾有訓練夥伴自己獨跑時,趙士翔也會擔任陪練的角色。他自己參賽時,也會心繫在終點等候的朋友,希望拿出好成績不辜負他們期待。成績優劣從來都不是他審閱人的重點,只要認真的跑者就值得尊敬與尊重。

與夥伴們一塊參賽並得獎,總是滿滿的歸屬感
與夥伴們一塊參賽並得獎,總是滿滿的歸屬感

對於訓練這檔事,趙士翔看得很謹慎,偶爾有跑友在還有不少餘力的狀況下就放掉訓練,他也會力勸跑友盡可能完成訓練。「如果訓練時不苦一點,比賽就會很苦。」趙士翔說:「比賽棄賽會變成習慣,訓練也是。」所以每周二與週四,除了身體不適外,他都會希望跑友盡力去完成訓練,其他的時間則依照每個人的意願做調整。最重要的是,要平衡跑步的樂趣與訓練的效果。「如果每天都是苦哈哈的訓練,很快就會疲乏了。」他說:「找到樂趣,你才會有接著訓練的熱情。」

2017年臺北半程馬拉松,趙士翔跑了1小時19分31秒,隔一年的台北半程馬拉松跑出大會成績1小時16分04秒(個人晶片時間01:15:57),以一年的時間換取三分多鐘的進步。2017年渣打馬拉松跑2小時57分23秒,2018年渣打馬拉松則跑了02小時52分27秒。

2019年臺北渣打公益馬拉松

如果說Sub3是市民跑者的門檻,那麼2小時50分內就是追尋菁英的腳步。對趙士翔來說,半程馬拉松是他能掌握的競賽,約莫只要跑過16公里的Tempo Run就能大概預估自己在半程賽的成績,而且多半都挺精準。但變數更多的全程馬拉松往往更難預估。

「最後幾公里是我的瓶頸。」趙士翔說道:「每次只要跑到37公里就會出現滿滿的厭世感 (眼神死)。」他認為自己在速度的掌握還行,但耐力不足。儘管會刻意在長距離跑上下功夫,但每次都是最後五公里就覺得精神損耗殆盡。

渣打馬拉松開跑之後,他穩穩地跟上以2小時40分為目標的李智群
渣打馬拉松開跑之後,他穩穩地跟上以2小時40分為目標的李智群

連跑了幾年的渣打馬拉松,2019年的競賽對趙士翔而言格外有意義,他跟幾位平常一起訓練、討論課表的好友林尚平、許博為說好要一塊去挑戰2020年的東京馬。所以希望能在渣打馬拉松跑進2小時45分免去抽籤,以直接保送的名額參賽。

渣打馬拉松開跑之後,他穩穩地跟上以2小時40分為目標的李智群,一塊前進互相推動里程。目標設得更高,相形配速就要更快一些。才到30公里趙士翔就略顯疲憊,感謝李智群跑在他前面幫著擋風。儘管2019年的渣打馬拉松並不是很好跑,趙士翔仍是達標自己245的目標,以2小時44分06秒的成績跨過終點感應地墊。

回顧過往的跑步生涯

從開始跑步至今,趙士翔認為跑步對他而言是自我挑戰的過程。不管在哪一場比賽取得佳績或是破PB,都是長跑之路路上的中繼點或補給站,而一塊訓練、彼此聊天歡笑的夥伴,也同樣地跑在身邊。

「如果只有我自己一個人,」趙士翔笑道:「我就會懶得跑。」他不諱言與好友們一塊跑步才是樂趣的來源,不純粹只是訓練而已。也許颳風下雨都無法阻止他,但沒能跟夥伴們一塊跑步,才會讓他懶得出門。最快樂的是逐夢的過程,而最好的情誼來自於彼此砥礪與『互相吐槽求進步』的跑友。

趙士翔給跑者們的建議

如果才剛開始跑步的人,不要被別人推坑就胡亂下去跑全馬。哪怕花個兩年的時間累積能力都是值得的;對於有想要進階的跑者,他認為依循課表並找到自己的適用性非常重要。每個人都有自己能適應的訓練課表,你必須找到適合自己的方式。

用八成五或九成力去落實訓練,盡可能滿足訓練的要求。棄賽跟訓練一樣,跳車慣了就會常態跳車。盡可能鼓勵自己,回想過去的訓練,保持正面。同時,訓練會很辛苦,所以在這份辛苦之外,要從跑步中找尋樂趣以平衡這份辛苦。

個人推薦的訓練課表

400間歇,能有效提升跑步速度跟經濟性,每一趟400間歇完,再緩跑400做恢復,建議每趟配速都一致。不要一開始跑快,到後面越跑越慢,休息時間可調整,每趟400的執行秒數不變。跑姿的維持也是重點。

要感謝的對象

最後要感謝的是基隆好馬的蘇會長,想當年不知哪來的勇氣登門向蘇會長表明:「會長我想加入好馬會員(跑團),不知是否需要什麼資格條件。」

蘇榮通會長二話不說很快的點頭答應,於是很榮幸成為基隆好馬的一員,一股身為在地人名符其實的加入跑團,當下的歸屬感油然升起。然而因工作在台北,下班後鮮少回基隆田徑場與夥伴們訓練。這幾年來蘇會長總是扮演著精神領袖的角色,帶領著大家跑遍全台各地,參加無數場次的接力賽,也都名列前茅,同時也出錢出力悉心的關照需要幫助的學生選手。身為團員,唯有認真練習,盡力的為團體爭取最高榮耀,來報答會長長年對大家的照顧與付出了

照片來源:趙士翔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