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判決是你要跑步 米謝爾法官的街頭治療

0
2410

好些年前,奧斯卡‧奈特(Oscar Knight)因為嚴重的酗酒問題失去了一切,後來他參加Skid Row史奇洛社區的Midnight Mission,展開復甦計畫,最後與夥伴們一起出賽羅馬馬拉松。而這一切,都要歸功於一個法官。

黎明時分,一群在街頭跑步的夥伴們 照片來源
黎明時分,一群在街頭跑步的夥伴們 照片來源

史奇洛是一個洛杉磯的社區,這裡有許多癮君子、無家可歸的街友遊民,還有一些誤入歧途的人們,預估超過一千五百人,其中三分之二有精神疾病,或是吸毒,或是以上皆是。它是美國無家可歸人口最多的一區。

居住於此的一名法官──克雷格‧米謝爾(Craig Mitchell)──他是個跑者,前往法庭時會穿著黑色長袍,搭配襯衫與領帶,但腰部以下卻是一件運動短褲跟慢跑鞋,這樣他就能隨時褪下長袍,好在午餐時間去跑一跑。

克雷格‧米謝爾的身分是個法官,此外,他是個熱愛跑步的人 照片來源
克雷格‧米謝爾的身分是個法官,此外,他是個熱愛跑步的人 照片來源

一個生命的導師

克雷格‧米謝爾法官在2012年成立了Skid Row Running Club史奇洛跑步俱樂部,為洛杉磯史奇洛社區提供跑步計劃,並運用社群與群體的力量幫助參予成員克服酒精、藥癮,並幫助他們展開積極的生活。

Ben Shirley班‧雪利一度離死亡非常近,直到認識了米謝爾,才改變了他的生命
Ben Shirley班‧雪利一度離死亡非常近,直到認識了米謝爾,才改變了他的生命 照片來源

其中一名班雪利是受惠者,Ben Shirley班‧雪利一度離死亡非常近:「每天我會喝四瓶伏特加、吸食大量的海洛因,肝臟與心臟都異常肥大,我無家可歸。」在此之前的班是個知名的搖滾音樂人。最近的他被舊金山音樂學院錄取,將在那兒深造。他表示:「米謝爾是一個知己、也是我的導師。他會對人們伸手援助,真正關心人們。在我的生命中,我沒有遇到過這樣的人。」

拋下專業身分的法官

每周三,米謝爾會帶領數十名從酒癮毒癮復原過來的跑者們,跑經過汙濁、街友以及毒癮犯群聚的街道。在成為法官之前,他曾經在洛杉磯的天主教高中教學長達17年,後來轉讀法學院的夜校,在1990年成為法官。不同於其他法官,他在法庭上相當有同理心,並與許多他親自判入獄的人保持聯繫。

米謝爾法官常常是上半身襯衫與領帶,下半身則是短褲與跑鞋
米謝爾法官常常是上半身襯衫與領帶,下半身則是短褲與跑鞋 照片來源

「這很不尋常,」米謝爾表示:「部分同事認為這種做法並不妥當,許多法庭人員會顧及專業身份,而與人保持明顯的距離。但那不是我。」

米謝爾法官把他的同理心歸功於他已逝的母親,罹患絕症的她原本被判定只剩下六個月的生命,但最終她卻活了長達六年。而這六年中,母親教給米謝爾許多社會意識:帶著他前往清真寺、猶太教堂…等,體驗洛杉磯的多樣性。

這一切的由來

羅德里克‧布朗是在2000年底接受米謝爾法官判決,後來假釋出獄的人。羅德里克表示他出獄後,米謝爾法官找到他並加入一個互助團體。也是在這兒,米謝爾希望能幫助更多人,那是史奇洛跑步俱樂部誕生的契機。

在法庭中做的很多事情都是具有懲罰性的,而我在跑步俱樂部所做的是恢復性、鼓勵性質的 照片來源
在法庭中做的很多事情都是具有懲罰性的,而我在跑步俱樂部所做的是恢復性、鼓勵性質的 照片來源

一開始只有五六個人參予,很快地就有越來越多人投入並參予其中。史奇洛跑步俱樂部幫助數百名男性和女性改善了身心健康,並多年酒癮毒癮和監禁假釋後重新能再投入社會。

「那些上癮、無家可歸、有犯罪歷史的人,他們並不為自己的生活感到驕傲,」他表示:「他們經常被家人拒絕、關係崩潰,雇主不想與他們有任何關係。要能積極的生活,你需要一定程度的自尊或自信,這是相當重要的。」

「我在法庭中做的事都是懲罰,」米謝爾法官解釋:「而我在跑步俱樂部所做的是恢復,具有建設性、鼓勵性質的事。」

史奇洛跑步俱樂部做甚麼事

史奇洛跑步俱樂部的宗旨很簡單:制定跑步計畫,參與者關注自己與夥伴的身心健康。安排參訪慈善機構或志工服務,讓更多人彼此幫助。參加當地、國際的跑步活動,透過接觸新的環境、文化與人群,提升個人成長與眼界。加入的人們必須要回饋他人。如果俱樂部成員避免吸毒和酗酒並表現出對俱樂部的奉獻精神,法官將帶他們參加國際馬拉松賽。

他們前往義大利參加了羅馬馬拉松,前往加納、耶路撒冷參加馬拉松賽,但這些經費哪裡來?米謝爾法官自己掏腰包幫助這些朋友們。法官的身分並不適合公開募款,所以他的家人以及許多朋友紛紛慷慨解囊,挺身而出。

Skid Row Marathon官方預告片

這個激勵人心的故事已被製作成一部名為Skid Row Marathon的紀錄片。Skid Row Marathon展示了跑步的紀律以及友誼、社區參與的力量可以改變每個人的生活。

米謝爾談到史奇洛跑步俱樂部表示:「我們是個跑步俱樂部,這就是我們的樣貌,但在更重要的層面上,它是一個社區。這群人每一天都可以細分任何一個小組,彼此互助,當有人迷失了道路時,會有其他的夥伴施予援手。」

參考來源:huckmagbigissueskidrowreutersrunners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