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負自身水準 陳瑋琳的跑步人生

0
2962

在路跑賽場合遇見陳瑋琳,見著她專注且嚴肅的神情,絕對會因此印象深刻。渾身散發出來的氣焰,不多話、全力以赴的態度,常常帶給人們難以親近的模樣。

出身就是個練家子

「每次有人說我是素人跑者,」她說:「我都會覺得很不好意思。」

出生自嘉義的陳瑋琳,很早就踏入了田徑訓練,但不是大夥認為的中長跑項目。她在國小是以跳高作為主要訓練項目,年幼時就接受跳高訓練,曾經代表學校出賽縣市等級競賽獲得國小女童組的跳高金牌。她笑說:「在跳高比賽奪下金牌,讓我很有成就感。國小畢業後,會想朝運動發展。」

國小將屆畢業,瑋琳就吵著要父親帶她前往體育強校朴子國中,想要將體育生涯延續下去。不同於其他女孩兒,國中時她便離家求學,住在由教練提供的房子,以利每一天練習。但跳高的運動生涯沒有延續,反而是換了另一扇門。朴子國中當時的教練跟瑋琳討論,她的個頭跟其他跳高選手相比嬌小一些,於是在一年級下學期讓她轉項跑200公尺、400公尺短跑項目。

長達六年的辛苦歲月

「從國中一路練到高三,」瑋琳說:「回想起那段日子,真的很辛苦。」

與其他學姊們住在宿舍,每天早上五點起床,五點半開始晨練,七點結束後趕回去盥洗吃早餐,準備八點上課。下課後,還要練一回。周一到周六都是訓練日,只有周日會讓孩子們回家一趟。身為體保生的陳瑋琳,同時要兼顧課業及訓練,日子過得一點也不輕鬆。

國中畢業後,升學當地的東石高中,就讀自然組的一般生,在緊密繁忙的課業同時,也依舊維持著常態訓練。課業與訓練的雙重壓力,其實多少都會讓她疲乏。雖說日子並不輕鬆,但她累積的努力卻驗證在賽事成績上,在國、高中階段全中運奪下金牌與銀牌。也是這份對榮耀的自我期許,讓她熬過六年訓練的苦日子。

回憶過往歲月,瑋琳笑說:「問題是這是自己選的,我又不能說不想練就不要練。」對自己的選擇負責任,這是一直以來的信念。

轉型中長跑 大運會的契機

高中畢業後考取獨招的臺灣體育運動大學就讀競技運動系,持續維持著200公尺與400公尺短跑訓練。入學後身為大學學子,當時最重要的競賽非『全國大專校院運動會』莫屬。一波多折,她又再次在指示下走上了另一條路,教練給她一些分析與指示,要她改練800公尺中長跑。

「隊上還有學姊及同學兩百、四百跑得比我快,」她說:「我又比跑一千五、五千專項的人快一點。所以教練覺得我有耐力,速度也可以,乾脆就叫我轉跑八百。」是說瑋琳從小就被啟蒙教練認為適合中長跑,但她自己卻比較偏愛短跑的練習。

大四那年,為了準備大專運動會,早上要跟著田徑隊中長距離晨操,下午則是回到短跑項目的課表。早上不能跑得太累,否則下午的速度就跑不出來。從小練短跑,大專後開始累積有氧耐力,無形中讓她的體能持續上升。在國中畢業之前,她的400公尺的PB是57.88秒奪下全中運銀牌,而在民國94年(2005年)的大專運動會,她一舉奪下800公尺項目以2分19秒奪下銅牌。

400公尺的PB是57.88秒奪下全中運銀牌
400公尺的PB是57.88秒奪下全中運銀牌
民國94年(2005年)的大專運動會800公尺項目銅牌
民國94年(2005年)的大專運動會800公尺項目銅牌

重拾跑步的回憶

大專畢業後,多年來身居外地的瑋琳,毅然決然北上前往教育部體育署就職。「想說也是自己喜歡的體育相關工作,」瑋琳說:「到現在也工作有十幾年了。」
成為上班族之後,工作繁忙加上沒有目標賽事,所以一身武藝的她無處發揮。但熱愛運動的習慣沒落下,每天中午會抽一點時間在體育署提供的運動空間健身,下班後或前往運動中心健身,跑跑步機以及作些重訓,當時只為了保持體態,倒沒有其他的訓練想法。

2009年她考取研究所在職進修班,當時正逢路跑潮,台北有許多賽事譬如早安台北路跑、台北三星活力路跑、舒跑盃路跑賽等等。這些喧鬧的聲音似乎也一點一滴喚醒陳瑋琳熱愛跑步的每一個細胞。當時中央也鼓吹運動風氣,所以相關單位都要有固定的運動活動,當時瑋琳也負責總召、找署內的同事們加入接力賽跑。日復一日,逐漸她的日子就這麼跑回來了。

陳瑋琳從路跑賽重拾跑步的回憶
陳瑋琳從路跑賽重拾跑步的回憶

初馬意外獲得佳績

「我覺得我是比較幸運啦,」她謙虛地說:「因為女生參賽本來就比較少。」

出社會後,陳瑋琳轉入路跑項目,從而找到另一片屬於自己的天地。大量參加半馬以下距離的路跑及接力賽事,也很幸運幾乎每次出賽都能獲獎。緊密參賽的程度,一年大概曾經高達參賽了三十多場路跑賽事。

凸台的常勝軍,讓人誤以為她有豐富的馬拉松經驗,事實上卻不是如此。瑋琳的初馬是在2014年臺北富邦馬拉松,當時為了準備初馬,身邊並沒有一同訓練的夥伴,所以大多數訓練都是在跑步機上進行的。後來回想起來,大概每天都會累積十五公里上下。

嗯,那怎麼練習長距離?跑跑步機,跑好幾次。

「跑步機會有時間提醒,大概每跑40分鐘就會提醒要換下一個人。」陳瑋琳說:「我跑到提示聲響起,然後下跑步機喝個水擦擦汗,再排另外一台跑步機,連跑好幾回。」她笑說,自己在跑步機上跑完過全馬42.195公里。這種非常耐得住性子在跑步機上的心力,肯定會受到許多運動用品商店的青睞。

在跑步機上跑完過全馬42.195公里
在跑步機上跑完過全馬42.195公里

2014年臺北富邦馬拉松,陳瑋琳跑出3小時12分23秒的成績,國內女子排名第三。第一場馬拉松跑出3小時12分國內排名第三的成績,但當下她其實完全沒有概念,不知道這個成績算是快、還是慢。只覺得「啊,終於跑完了」。

回顧過往,至今跑過大大小小數不清場次路跑賽,但實際上瑋琳的馬拉松競賽場次不到十場,最好的成績是2016年台北馬3小時01分17秒。馬拉松帶來新的視野與豐富她的生活,瑋琳也代表嘉義縣出賽104年及106年全國運動會,並在104年全運會馬拉松項目以3小時15分58秒奪下銅牌。

104年全運會馬拉松項目以3小時15分58秒奪下銅牌
104年全運會馬拉松項目以3小時15分58秒奪下銅牌

跑步對她而言是甚麼?

陳瑋琳說:「跑步是我的興趣,也是生活。」曾經中斷多年的訓練生涯,下班後仍會去健身房跑跑步機或重量訓練。從國小涉獵運動至今,已經很自然地成為一種生活方式。過去在學生時期,跑步是為了升學;而在成熟踏入職場之後,跑步成為一種興趣,也與生活密不可分。

你需要知道的陳瑋琳

瑋琳笑說,如果沒有目標馬拉松賽事,她很願意停在半程馬拉松或路跑賽的競賽項目上。她表示自己是個沒耐心的人,所以很少會看到她練跑長距離。此外,對她而言睡眠的重要性大過於晨操,所以也很少見她一大早訓練或晨跑。

「睡飽一點再來跑比較好。」她說。

現在的她,一周兩次在台北田徑場或師大,與城中實業團一塊訓練,幾個夥伴依循士翔為他們開的速度課表訓練。如果是400公尺的訓練課表,陳瑋琳總能跑得不錯。但如果是1600公尺的長間歇課表,她笑說自己配速很不穩,所以很感謝一塊訓練的朋友們幫她配速,讓她能順利完成每一次訓練。與大夥一塊在訓練後聊天說笑話,是很值得珍惜的訓練時光。

與大夥一塊在訓練後聊天說笑話,是很值得珍惜的訓練時光
與大夥一塊在訓練後聊天說笑話,是很值得珍惜的訓練時光

現在每個月的跑量大概是320-350公里,除了周二周四的固定課表外,其他時間都是跑跑步機或是慢跑、進健身房。周六周日則偶爾會跟男友興哥隨心所欲地挑路線,偶爾跑跑山路,跑跑河濱或是去練跑樓梯。沒有耐心練跑長距離的瑋琳,如果假日有比賽就會以賽代訓,她笑說:「我有時候會投機地去想,如果用半馬的配速慢一點,然後用來跑全馬試試看。但是齁,全馬就真的不一樣。」

如同文章一開始提到的,瑋琳在起點前總是神情嚴肅,她表示自己面對競賽的心態是『全力以赴』。不同於其他選手會在賽前確認有哪些對手,如何奪取好的名次。在她的想法裡,跑出自己的水準遠比跑贏誰更重要。即使參與的賽事沒有其他好手,稍微放點水也可以奪下好名次,但她仍會全力以赴。

對瑋琳來說,跑一場不負水準的比賽,才是負責任的表現。而每當比賽結束後,她也會複盤自己的缺失或問題點,從而找到改善的地方。

那如果是跑錯路呢?儘管外表看起來十分幹練,但瑋琳其實是個路痴,所以偶爾會在賽事路線引導錯誤下走丟。

「我還滿常跑錯路的,」她笑說:「雖然賽前都會看過路線,但我其實都看不懂。」或許舉辦在台北市政府前,單純的直線來回,跑在仁愛路上的九公里路跑賽,對她而言更為輕鬆些。

在賽場上的瑋琳是個剽悍的女跑者,渾身散發出鬥志的氣焰。但私底下的她其實很喜歡逛街、買衣服跟鞋子,不練跑的日子,她很少會穿上運動鞋,而是以時尚、流行風格的穿搭漫步街頭。

「跑步歸跑步,休閒歸休閒,我分得很清楚。」她笑說:「如果走在沒有可以逛、四處看看的街道上,我會覺得很無聊。」瑋琳不只是享受購物,她喜歡打扮、也懂得怎麼穿搭,是個少女心,很有風格的都會女子。

未來的陳瑋琳呢?

最近有些運動傷害的瑋琳,暫時停止速度訓練課表,而以重量訓練及慢跑恢復自己的體能並養好肌肉質量。現況她對未來的方向,將延續她熱愛的路跑生涯,練多少跑多少,跑到不能跑為止。

對她而言,跑步是一輩子的事,從國小開始運動至今,對於跑步這件事,陳瑋琳從來不曾懷疑。

陳瑋琳要感謝的對象

首先要感謝我的家人,當初若沒有父親支持我踏上田徑這條路,就沒有後續的發展與熱忱,至今的路跑賽事仍持續的關注著。

感謝美津濃公司這幾年來提供商品配備,讓我在場上盡情的發揮享受,以及艾德國際公司提供帥氣的太陽眼鏡,讓我克服各種天候,不怕日曬風吹雨淋。

當然,更是珍惜平日一起練跑的好朋友們,幸運有大家激勵與陪伴,因跑步,串起彼此的情誼。

照片來源:陳瑋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