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出自己的生命 雷理莎:「追求夢想,當孩子最好的榜樣。」

0
1150

你很難不被雷理莎的外表吸引,立體的五官、纖細的身材、浪漫的捲髮,似乎所有女生夢寐以求的樣子,都呈現在她身上了。採訪當天下著大雨,問及怎麼前來,一個從未想過的答案從她口中說出:「騎車。」看到我驚訝不已的表情,她連忙補了一句,「我很喜歡騎車,別擔心!」

一個看起來時常會出現在台北信義區購物的女孩,實際上卻是個喜歡騎著機車,穿梭擁擠街道,以及天天換上跑鞋,認真堅定且對運動充滿熱情的跑者。力與美這兩種力量,被她發揮得淋漓盡致,這是雷理莎。

我是運動員 不是天才跑者

細數雷理莎的相關報導,除了曾在全中運締造1500公尺三連霸的勛績外,總是可以看見「混血」、「美女」等形容詞。對於與身俱來的美貌而產生的焦點,她有著不一樣的看法:「我在做什麼,跟我的外表一點關係都沒有。」

比起這些讚美,她更喜歡被稱作「運動員」。因為外貌不用特別花上力氣,伴隨出生就開始,甚至隨著年紀、時間,終有淡去的一天。但運動員代表的意義則是扎扎實實地付上代價,一種自己替自己爭取來的價值,榮耀或許有一天會逝去,不過堅毅的心智卻能一輩子存留。謙虛的雷理莎也表示:「可能是我還不夠努力,成績不夠突出,讓人覺得可以蓋過我混血的頭銜。」

除此之外,她也坦言:「我不喜歡別人叫我天才跑者。」被冠上「天才」這兩個字,彷彿代表成績好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自然而然掩蓋了背後付出的努力。沒有任何一位頂尖選手,是不用經過訓練就能有傑出成就,雷理莎也是。

在過去的學生生活,每一天都為了田徑而活,沒有任何娛樂,才能拿下令人驚豔的成績;而現在,同樣為了愈加突破自己,在家庭和工作的夾縫中,每天擠出時間練習,「其實我跟大家都一樣,他們想要的話,也可以做到我這個樣子,就是看有多想要而已。」

家人無條件的愛 是最大的精神支柱

自小與跑步為伍的雷理莎,從單純享受奔馳的快感,到為了滿足大家的期待,斤斤計較每次練習與比賽的成績,最終在 2008 年全運會前夕,毅然決然選擇拋下一切,離開承載了許多快樂、痛苦、汗水與淚水的田徑場。「當離開的時候,自己也迷失了,因為我只有跑步,突然間我不知道自己是誰。」

在這段迷惘且難熬的過程中,雷理莎的父母用無盡的耐心與全然的信任陪伴著她,「這是妳自己的人生,妳要負責,要自己去探索。」不干涉的支持,無疑帶來極大的安慰與力量。漸漸地,雷理莎沉澱下來,明白脫下運動員的身份,少了光環和耀眼的成績,她依舊是父母親心中備受珍視的孩子,沒有任何改變,「這件事對我的幫助非常大,家人是我最大的精神支柱。」

毀掉之後 才是真正的開始

逃離田徑場,丟開大家期待的目光後,雷理莎在家人的信任與支持下,學會不再用競賽成績定義自己的價值,也不需要因為沒有達到目標,而承受別人失望的壓力。雖然這樣的轉變,建立在徹底拋下從小建立的選手生活,但卻十分值得,「中間做了很多蠢事,不過至少這些綑綁已經沒有在身上了,這時候我才把自己看得比較清楚。」

天生存在於體內的跑步基因,怎麼藏也藏不住。經過幾年的沉寂,雷理莎因著重訓前需要熱身的關係,在跑步機上開始久違的運動,這一跑,便再也停不下來。也是此時此刻,回頭發現最能讓自己心跳加速,點燃熱情的,依舊是跑步。

「我覺得每個人一生出來就是會某些東西,這是天賦,是你該去做的,那種東西心裏感覺得到。」

一見鍾情 無法自拔的越野賽

雷理莎的第一場路跑賽發生在 2014 年,是台南應用科技大學 5km 夜跑,而初次參加,就跑出女生第一的名次。聊到當時的感受,她笑著說:「我還以為可以上台領獎,沒想到只頒總三,我還在那邊等上台,哈哈!」豁達與快樂的心情,佔據雷理莎的身心,那個曾經執著每場成績的她,已經消失不見了。

重拾跑鞋的生活,讓她確定自己對跑步的熱愛,也發現比起競技場,更喜歡路跑,特別是跑在山林中的越野運動,「在感情中,我不相信一見鍾情,但我對越野真的是一見鍾情。」雷理莎難掩激動與興奮地分享。

山林是個很神奇的地方,彷彿有療癒功能,穿梭其中接觸芬多精的同時,也重新保養自己,沾染最自然的生命氣息。雖然累人,卻能專注當下,以及每一次呼吸,讓充滿雜訊的腦袋休息,這是雷理莎最享受的時刻。

堅定目標 是孩子最好的榜樣

2016 年,雷理莎迎來一個新生命,讓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幸福。但或許是天生的母性,以及社會對媽媽過高的期待和壓力,她也跟多數母親一樣,停止許多原本設立的目標,生活完全以小孩和家庭為重。

那段時間,雷理莎享受當媽媽喜悅的同時,也一併承受了沒有自由的束縛,再加上下腰舊傷復發,連走路都有困難,有種一生完小孩就全身壞光的感受,「那時候抱著兒子,全身痠痛,就覺得離自己的夢想好遠。」

在一邊是孩子,一邊是夢想的拉扯中,雷理莎看見一位同為媽媽的長跑運動員—傅淑萍,在家庭和工作中,依然維持規律的練習,不輕言放棄。這樣堅忍的精神深深感染雷理莎,「她也是媽媽,她可以,那為什麼我不行?」

於是,等孩子再大一點,她開始調整生活方式,與先生分配各自陪伴小孩的時間,撥出空檔來工作和訓練。將重心漸漸從兒子拉回自己身上,更放下身為母親不由自主產生的內疚感,相信追求目標,把自己照顧好,才是給孩子最好的榜樣,而不是信奉「母親就該為小孩犧牲一切」的觀念。

專注當下 建立最好的品質

現在的雷理莎,白天時間用來工作或充實運動相關知識,下午則安排 1-2 小時的訓練,為了將能力再往上提升,收操也絲毫不馬虎,至少會進行 30 分鐘伸展,以及使用滾筒與震動槍放鬆身體。今天在 Wellcon 體驗專業的運動按摩後,沒想到過去每天固定放鬆的部位,按起來還是十分痠痛,讓她大喊:「運動按摩真是太重要了!」

而晚上的時間,毫無疑問留給兒子,專心陪伴他,不碰手機,不看訊息,不讓其他事物打擾和孩子的相處時光。聊及此處,雷理莎感到有些可惜地說:「現在很多媽媽為了小孩,花大量的時間帶他們,但重點應該不是時間,是品質。」

過去也曾因為孩子承受莫大壓力,雷理莎很能體會當母親的感受,但她更明白,除了為家庭付出,也需要從自我實現的過程獲取成就感,這種正向的平衡力量,才能真正為自己和家人帶來快樂,「真的希望媽媽們都可以過她們想過的人生,做她們想做的事,不管這件事情聽起來多夢想,就像傅淑萍帶給我的影響一樣。」

超級馬拉松 探索世界的好奇心

在照顧家庭及工作之餘,雷理莎也已經設定好今年的目標—挑戰全馬賽事。跑步至今,其實從沒跑過 42 公里,每次看著回到終點的選手,他們的虛脫、喜悅、流淚、開心,是她很想體會的事情,「我一直想知道馬拉松到底是什麼。」

除了全馬,超越 42 公里的超級馬拉松也在雷理莎的夢想清單中。這樣的起心動念,來自從小對世界的好奇心,曾經希望藉由出國打工遊學的方式,探索不同國家、種族、文化,以及每個地方獨有的自然景色。沒想到一下子,從少女晉升為母親,但一直存在於心中,那份對世界的渴望卻不曾熄滅。

而未來若有機會,雷理莎期待透過雙腳,踏遍世界各地,看看超越 42 公里的風景是什麼模樣。雖然出去冒險的時間無法太長,但若你問她會不會後悔,想必會得到一個否定的答案。追求夢想的同時,也對自己擁有的每個角色負責,才能真正活出生命的價值。

從備受矚目的田徑選手,再到歷經選擇放棄的七年歲月,以及現在為人母親,於夢想和家庭的拉扯中,卻益發珍惜與堅定地往目標前進。比起回來了,更貼切的說法或許是,現在的雷理莎,跑得更遠更寬廣,也更恣意暢快了。

文章/圖片來源:Wellcon Sports Massage 運動按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