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能跑步的每一天 蔡佳真的跑步人生

0
9717

「因為想知道自己到底多喜歡跑步,」蔡佳真說:「所以跑了一場12小時的超級馬拉松。」

每週二四在台北田徑場或是大同高中,總會看見城中實業團的長跑練習。團隊中有個外型彷若洋娃娃的女性,穿著休閒服的她很難跟『跑步』這件事串在一塊。但穿著跑鞋的時候,無形中流洩出來的氣息卻漾著強悍。她的名字叫蔡佳真。

出生自雲林斗六的蔡佳真,講起話有些『兄弟氣口』,她笑說:「在家裡如果不講台語會被罵。」北上工作的她,待在台北已有好一段時日。而她的跑步生涯,也是從這裡開始。

因為失戀而開始跑步

不同於他人為了減肥、或是健康,蔡佳真幾年前因為感情失利,想著給自己更為豐富的生活,於是加入台北健身院開啟與跑步機相戀的歲月。每天固定在跑步機上跑10公里,日復一日,在跑步機上累積月跑量三百公里,沒想到似乎就跑出興趣來了。蔡佳真實際上路,第一場初半馬白馬山盃就跑出2小時12分,對一個市民跑者而言成績不俗。難以想像的是,她以前對跑步這件事毫無概念。

儘管跑得很有樂趣,卻不知道自己到底多喜歡跑步。探索自我的心思讓她起心動念,於是蔡佳真結識了高志明大哥,從高大哥的部落格甚至是本人身上學習有關訓練的一切。當時她對跑步訓練的認知是:一切立基於充足的跑量。於是在2015年到2016年間,有好幾個月月跑量超過五百公里,最後不只在花博公園台北超馬賽12小時跑出108公里奪下女總二的成績,也在同年將馬拉松成績推進3小時30分。

為人作嫁的熱情 盛名所累

外型出色加上成績亮眼,蔡佳真很快就成了媒體與品牌寵兒。許多賽會與品牌會邀請她出席活動或是擔任配速員,蔡佳真表示自己很喜歡配速員的角色,擔任過很多品牌的配速員,也合作一些賽事協助選手配速。

「能用自己的能力幫助他人圓夢是很快樂的事情。」

她說:「所以不管是參加賽事或是私下訓練,如果有人希望我幫忙配速,只要不影響我自己的訓練,我都樂意幫忙。」對她而言,喜歡跑步的心情拓展到希望將這份心情分享給其他人。懷抱熱情並鼓舞他人,也是如此,蔡佳真很受女性跑者的喜歡。得之於人太多,因為跑步而受惠,所以自然也想奉獻他人,幫助他人。

偶一回蔡佳真受邀擔任運動品牌的菁英配速員,在被詢問月跑量訓練里程時,蔡佳真據實以報大概月跑量是五百公里,也因此獲得了『五百真』的外號,但她本人並不喜歡被這麼稱呼。蔡佳真表示自己身邊月跑量上達五百公里的人其實很多,自謙一點也不應該因此受到謬讚。

成為配速員又加上五百真的封號,盛名之外是一種心境上的疲憊。某一次蔡佳真耳聞他人訕笑:「蔡佳真月跑量五百公里,成績還是很差啊。」這令她十分感慨,人們習慣錦上添花,見高就拜見低就踩,卻為什麼要嘲笑努力的人?原本一開始跑步的本心與虛懷若谷呢?不管是初學者或是休閒組菁英選手,蔡佳真都抱持著尊重的態度,因為她自己也是這麼一步步走過來。只要是努力的人,就值得被認真看待。

貴人無數 抱持感恩

蔡佳真自己承認,一路走來貴人無數,從超馬的啟蒙者高志明大哥、凃俐雯醫師以及城中實業團的趙士翔,每個人都帶給自己不同的轉變與步上啟蒙的道路。

2013年蔡佳真在身上刺下一個圖騰──幸運草與金龜子──這是紀念她的祖母。從小出生在斗六的蔡佳真,爸媽都忙碌於工作,所以她幾乎是由祖母拉拔帶大。生活在鄉下的日子,當時亦沒有太多的娛樂。於是祖母總會帶著幼小的她去抓金龜子,看看幸運草。如果當時沒有祖母陪著她,蔡佳真無法想像自己會是甚麼模樣──這是她人生的第一個貴人。祖母在她高中時仙逝了,相隔多年之後,無論刺青再怎麼痛,也比不上那年失去祖母時的痛。

除了親情,跑步之路上也遇到不少貴人。如前面所說的,蔡佳真其實不喜歡『五百真』這個稱號,因為這會造成他人的誤解,乍聽之下太容易的事,往往會讓人忘記後頭的努力厚度。

在2016年1月底的12小時超馬賽之前的幾個月,蔡佳真當時沒有名氣,也沒有一塊跑步的夥伴,大多時候幾乎是獨自在夜晚的河堤自行車道練跑,無論風吹雨打或是氣溫驟降的日子,她都緊咬著每一公里,朝著目標邁進。當時的貴人高志明大哥當時告訴她要累積足夠的跑量,無形中也讓她打好了訓練基礎,長時間跑步的辛苦與疲勞感也逐漸麻痺。

「害怕受傷,是因為喜歡跑步。」

儘管在他人眼中蔡佳真顯得很厲害,但她也表示自己小傷不少,感謝凃俐雯醫師刀子嘴豆腐心的照護,讓她得以在一次次的受傷中復原再起。對蔡佳真而言,受傷這件事最大的影響不是成績問題,而是因為受傷而不能跑步,讓她的心情大受影響。每一回的跑步都能讓她感受充實、心情愉悅,而受傷時不能跑步,就會讓她顯得鬱鬱寡歡。

而2018年,趙士翔與城中實業團則帶給她全新的觀感。

奉行減法的訓練與生活

2017年12月蔡佳真在台北馬拉松跑出3小時15分的成績,過去的她一直是維持著高跑量、盡可能而跑的訓練模式。2018年為了想探索自己的能力,她加入了城中實業團展開嚴謹的訓練,從認真面對跑步昇華成為自詡為運動員的氣魄。雙子座的蔡佳真自承是對事情三分鐘熱度,而跑步卻是她唯一幾年下來依舊堅持的活動。她的訓練邏輯也與他人相異,儘管遇到有人詢問時總會據實以告,卻往往讓人訝異。

「當其他人都試著練強度更高的課表時,」蔡佳真說道:「我則是把訓練課表以更輕鬆的狀態完成為目標。」其他人追求速度、每公里的配速,而她則是以訓練後的心跳數據為輔助。如果跑者能把原本辛苦的3小時5分課表跑得越輕鬆,那代表就能跑出更好的成績。她是這麼想的。蔡佳真舉了《市民跑者之王》這本書為例,書中常常提到練跑不要盡全力,而是維持八成力去練跑。

「以前的我喜歡打扮,喜歡買時裝。因為跑步變得很知足,簡單而滿足,跑完步的那口水特別甜。」她說,過去的生活夜夜笙歌飲酒作樂。

一反過去,轉身成為跑者的她,隨著訓練而活得更為簡單且純粹,不為外物所拘泥。訓練、工作與生活,讓整體生活過得單純且簡單,也是心理層面的另一種轉折與改變。在外人眼中似乎有些冷冷的蔡佳真,其實骨子裡是外冷內熱。外表冷漠加上說話時的兄弟氣口,是她的自我保護。能穿透過這層冷淡的厚壁,就能感受蔡佳真熱情洋溢的少女心。

「雖然人家說我看起來很酷很帥,」蔡佳真承認自己在感情世界裡是個小女人。單身的她,身邊不乏追求者,但蔡佳真並不急著找對象。對她來說,先好好跑步訓練、認真工作為主,感情的事需要熬,不能急於一時,寧缺勿濫。

東京馬拉松3小時04分24秒

在酷寒的東京馬拉松跑出個人佳績3小時04分,她笑說冷到連腳掌都麻痺了,否則應該可以跑得更好。蔡佳真對於破三這件事抱有期許,卻不將它視為特別重要。她認為只要以現況的方式訓練下去,或許破三就會不知不覺地完成,但如果刻意追求Sub3,會不會因為失敗或成功,而失去原本對跑步的樂趣?

「盡力全開的比賽隔天,我還是很想跑步。」蔡佳真說。可以想像她對跑步的熱愛,以及跑步帶給他甚麼樣的改變。

從跑步見識人生、領受不同的友誼與認同,是她探索跑步後最大的受益。但是否該把目標專注於成績上,她坦然表示,訓練是為了跑出好成績,但她並不會因為成績而患得患失。如果一次沒有跑好,那麼就改變一些東西,不管是訓練或是飲食甚至是休息恢復等等,蔡佳真表示自己還可以學習、改變的東西有很多,這往往讓她十分期待與興奮。每一次的自我改變,就能有不同的收穫。

對未來的期許

已經連續跑了四屆台北馬拉松,五屆渣打馬拉松,蔡佳真表示自己仍會繼續維持對台北馬的熱愛。除此之外,她也想近期左右嘗試不同的運動如鐵人三項、越野跑等活動,對她而言,跑步這件事帶來許多幫助與心靈、身體上的好處。除了繼續擔任配速員幫助他人之外,也希望從不同的運動中感受不同的樂趣與生活。

照片來源:蔡佳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