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就陸王的軌跡 追尋人類原始的跑法

0
678

七月的第一個週末,宮澤來到橫濱市區一家販賣運動鞋及體育用品的商店,拜訪有村融。 梅雨季終於結束。當天早上天氣晴朗,萬里無雲。

照片來源:ameblo.jp
照片來源:ameblo.jp

宮澤和坂本約在橫濱棒球場附近的關內站前,兩人碰面後,再一同前往有村的店—就位在附近的商店街裡。明明是星期六,坂本卻犧牲休假陪同,讓宮澤感到過意不去。

「我很樂意幫這種忙喔。」

坂本的表情沒有一絲不悅,帶著宮澤搭上計程車,來到車程不到十分鐘的那家店。 店面位於住商混合大樓的一樓,店內布置得井井有條。陳列著各種商品的店內有個小空間,擺放著桌椅,牆上的液晶螢幕則播放著看似國外馬拉松大賽的影片。

「歡迎兩位。」

宮澤從簡單的自我介紹中認識了有村這個人。

照片來源:ameblo.jp
照片來源:ameblo.jp

直到高中畢業為止,有村都是網球隊的,因為在全國高中運動會上獲得亮眼的成績,便以體育保送生的身分進入知名私立大學。沒想到後來因為手肘疼痛,只好結束網球生涯。卻又因原本就對跑步有興趣,繼續到研究所深造,接觸到最先進的跑步理論。
研究所畢業後,有村進入以運動服飾及運動鞋而聞名的大公司任職,五年後有了創業的念頭,於是辭職。除了開店,同時也從事從過去就一直嚮往的教練工作。

看來個性親切好相處的有村,立刻進入正題:「我聽坂本先生說了您的事,會特別注意到『FiveFingers』這款鞋,還真的很有意思呢。」

至於坂本和有村的淵源,聽說是坂本曾參加有村主辦的跑步教室,兩人因此結識。

「過去曾有馬拉松足袋這種東西,我在想有沒有可能讓它復活。」

照片來源:和水町教育委員會
照片來源:和水町教育委員會

坦白說,宮澤心中忐忑不安,怕有村聽了會生氣。對於認真研究過跑步理論的人,聽到想以地下足袋進入跑鞋業界的點子,會不會覺得是胡鬧一場呢?

沒想到,有村不但沒動怒,反倒很認真聽他說。

「從專家的角度來看,我這個想法有沒有可行性呢?」宮澤提心吊膽地問。

「當然有啊。」有村一臉認真。「其實我認為,足袋本身就很適合跑步。印象中,過去在學校的運動會上也會穿吧,只是現在基於安全上的考量,幾乎沒看到了。」

「安全上的考量是什麼?」這話出乎宮澤意料之外。

「去年某所橫濱的知名中學曾討論過,因為有益健康,所以想在體育課和運動會時讓學生穿足袋,卻遭到家長反對。原因是運動場上隨時可能出現各種異物,太危險了。最後這個決定也取消了。」

竟然因為這種理由否決使用足袋!?宮澤還是頭一次聽到。

「話說回來,難道市售跑鞋就安全了嗎?這也無法斷言。您知道嗎?這幾年來對跑步、馬拉松有興趣的人越來越多,但腳因此受傷的人也增加了。」

意外的消息立刻引起宮澤的興致。有村走向展示架,拿回一隻店內展示的鞋,是標價一萬圓左右的慢跑鞋。

「這款鞋是現在最暢銷的產品,請看看腳跟的部分。因為添加墊料的緣故,所以比較厚。現在很多鞋款都使用這種墊料,不過我認為這種結構本身就有問題,很可能導致錯誤的跑步姿勢。」 跑步姿勢竟然還有正確跟錯誤的差別?宮澤壓根沒思考過。

「穿這種鞋跑步的話,跑步姿勢會變成『先從腳跟落地,然後腳尖用力支撐反彈』,這種跑法稱為『足跟落地』。當然,跟重心位置也有關係,但採取這種跑姿的話,尤其是入門者,很容易引起俗稱『跑者膝』的『髂脛束摩擦症候群』 。我身邊有不少在跑步的人,一問之下,好多人都有這種症狀,非常驚人。就算不是很嚴重,但膝蓋和腳踝疼痛的人真的很多。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當然不只一個,但我相信,跑姿出問題的絕對不在少數。」

「意思是說,足跟落地和鞋子的形狀有關囉?」

「這類鞋一看就是這樣。一穿上去,腳跟自然而然就會抬高,很容易形成這種跑姿。」

有村接著又說:「聽到多起這類跑者受傷的報告後,這幾年對跑姿的分析也越來越進步,針對知名選手的跑姿研究也持續進行。結果,研究顯示了有趣的結果。比方說,肯亞選手習慣以中足落地,日本參加奧運的幾位一流田徑選手也是。這種採取中足落地,或是以更前方的前掌落地的選手都有。換句話說,這些一流選手都不是採取容易受傷的足跟落地跑法。這就令人好奇了:為什麼用前掌、中足落地的跑法能跑得更快,而且不易受傷呢?原來這就是人類最原始的跑法。」

「人類原始的跑法?」

宮澤忍不住反問。原先是來請教跑步的理論,結果有村的話題不斷擴張延伸。

照片來源:nytimes.com
照片來源:nytimes.com

「宮澤先生,您聽過『塔拉烏馬拉』這個民族嗎?這是個居住在墨西哥邊界附近的少數民族,他們最有名的就是能跑長距離。一天可以跑幾十公里,或是花幾天跑上跟超級馬拉松差不多的距離。曾經有個活動贊助商,找了塔拉烏馬拉族人參加美國的超級馬拉松賽,結果塔拉烏馬拉族的人不但跑完全程,所花的時間還跟歐美一流跑者差不多。重點是,他們腳上穿的是一種稱做『huaraches』的綁帶涼鞋,這種鞋很簡陋,長相就跟海灘拖鞋差不多,而且這些人是光腳套著綁帶涼鞋跑這麼長的距離。」

有村從背後的書櫃上抽出一本蒐集了雜誌報導的檔案夾,找出huaraches的照片給宮澤看。 扁平的鞋底上貼了一片腳踏車的橡膠輪胎皮,相當簡陋。然後穿過細繩,構造真的很類似海灘拖鞋,多餘的細繩則直接繞在腳踝上綁起來,構造非常簡單。怎麼看都不覺得這樣的鞋適合長跑。

「那些人真的就穿這個跑馬拉松?」

「當然是真的。而且成績還不輸給全球一流的跑者。」

一時之間實在無法置信。

「如果能穿這個跑的話,穿地下足袋也能跑吧。」宮澤忍不住將這般感想脫口而出。

「重點是,他們採取中足或前掌落地的跑法,所以就算穿著涼鞋,也能跑完全程。」

「要怎樣才能學習這種跑姿呢?」宮澤提出疑問。

「換跑鞋。」意料之外的回答。

「不要再穿以往運動大廠推出的厚跟款,改穿鞋底扁平的鞋子。這麼一來,人在跑步時,就會自然而然從足跟落地改變為以中足—也就是足弓落地。地下足袋的底部又薄又扁平,我認為非常好。」

「您剛才說到人類原始的跑法。」宮澤提出好奇的地方。「那是什麼意思啊?」

坂本在一旁輕啜著有村沖泡的咖啡,同時聽著兩人的對話,一副津津有味的模樣。

「這直接關係到為什麼人類—正確來說是現代人,也就是智人能存活下來的問題。」

有村話匣子一開,如湧泉般源源不絕,還追溯到遠古的歷史。「進化的過程中,猿與人的分歧點,是大約距今七百萬年前的事,在這之後出現了南方古猿之類的猿人;到了距今兩百四十萬年前,屬於原人的巧人誕生。事實上,從這時候到大約一百萬年前,同一時期裡,世界上曾有好幾種猿人與原人共存。」

也就是衣索比亞傍人、羅百氏傍人、鮑氏傍人等這三種南方古猿,還有巧人、魯道夫人、直立人、匠人等四種原始人類。

宮澤試著想像一下,有這麼多種古猿和原始人類共同生活在這個地球上。屬於新物種的人屬原始人類很可能會接觸到南方古猿,在這種狀況下,各物種之間會產生什麼樣的關係呢?

「不過,原先共存的這些猿人率先滅絕,匠人在五十萬年前、直立人在三十萬年前,也陸續絕種。接著又誕生了新的人種,終於在距今二十萬年前,世界上出現了算是我們直接的老祖宗,也就是智人。」

「這下子,總算成為現在看到的世界了吧。」宮澤答腔。

「不,不是這樣的。」有村卻猛搖頭。

「其實根據這幾年來的研究,發現了過去曾有其他人種和我們共存。在十五萬年前到三萬年前有尼安德塔人,還有距今三萬八千年到一萬四千年活躍的佛羅勒斯人,這兩種智人亞種都曾存在於地球上,和我們呼吸同樣的空氣。我們的祖先曾親眼見到完全不同種類的人屬物種,彼此間說不定還有交流。然而,至今存活的就只有我們智人一種。其他的人屬物種全數滅絕,地球上只留下我們成為人類的代表。為什麼會這樣呢?」

「難道這跟跑步的方式有關?」

有村深深點了點頭。「沒錯。人類大腦的體積只不過占全身大約百分之二,但據說需要使用百分之二十的能量。因此,光吃雜草樹木是不夠的,還必須攝取肉類;也就是說,得外出狩獵才行,但狩獵又必須跑一段很長的距離。光論跑步的話,尼安德塔人也辦得到,不過,有人認為他們雖然能跑,卻沒辦法以長時間跑長距離。同樣的,動物也能跑,但比方說,老虎在跑的時候並不能像人類一樣自由呼吸,只能在跨出前腳時吸氣,撐地時吐氣,也就是非常單一且不自由的呼吸。因此,有些跑起來比人類還快的動物,卻沒辦法跑太長的距離。就這一點來說,人類靠著自由的呼吸得以長距離奔跑,最後追到了鎖定的獵物,並獲得糧食。很多人認為,這就是身為智人的我們最大的優勢。至於這些老祖先是怎麼跑的呢?他們不是前掌落地,就是中足落地。」

「所以您才說是人類原始的跑法。」

宮澤不僅感佩,甚至有些感動。

過去從沒深入思考過跑步這件事。人類為什麼要跑步?用什麼樣的跑法最理想?過去是怎麼生存下來的⋯⋯

跑步的歷史,跟人類的歷史息息相關。

「身為教練,我的工作就是讓大家採取人類原始的跑法,在不受傷的狀況下享受慢跑和各種跑步賽事。」

將知識與理念結合的有村,接著介紹他主辦的一些賽事。

「其實我要來之前還很擔心,但沒想到聽君一席話之後,覺得勇氣十足。」 宮澤難掩內心激動,最後他說:「講得我自己也想開始跑步了,您推薦什麼樣的跑鞋呢?」

有村反問:「您過去有跑步的習慣嗎?」

「沒有。」宮澤回答。接著又補了句看似藉口的話:「我其實沒什麼運動,太忙了。」

「這樣啊,那就先嘗試外出散散步吧。」

這建議讓宮澤有些掃興。有村接著又說:「只要肯花時間到外頭走走,自然而然就會想跑步。」

「那麼鞋子呢?」

有村笑了起來。「什麼鞋都行。皮鞋也好,任何鞋都無妨。一開始不要勉強自己,循序漸進,這就是不會受傷而且能長久持續的訣竅。」

這番話聽在宮澤耳裡,感覺和跟經營公司似乎是同樣的道理。

文章來源:陸王 / 池井戶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