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為誰而跑? 服部兄弟的牽絆

0
2057

2018年12月2日舉行的第72回福岡國際馬拉松,服部勇馬成為繼 2004 年的尾方剛以來,再次勝出這項賽事的日本選手,也使他在 MGC 的賽前評價,僅次於「三強」(大迫傑、設樂悠太、井上大仁),有部分媒體更會把服部包括在內稱為「四強」,最終這位「長跑界王子」在 MGC 裡獲得亞軍,取得東京奧運的代表內定資格。

服部勇馬。圖片來源。
服部勇馬。圖片來源。

成功背後少不了家人的支持,有留意箱根驛傳的朋友都知道勇馬有一位弟弟服部彈馬(二弟),以前是東洋大學的驛傳隊伍成員,現在也是日本長跑界的活躍份子,但這次故事要說的是他的三弟服部風馬。

新潟縣十日町市的一座住宅建築地盤裡,在多位建築工人之中看到一位默默工作的年輕人在搬運鐵板,他是現年21歲的服部風馬。服部兄弟的祖父,服部龍一創立了「服部總業」,現任社長是他們的父親,服部好位,而風馬是這公司裡的32位員工之一。仍然很年輕的風馬滿頭大汗地說:「作為建築工人要花十年時間才算是夠格,現在希望自己能盡快掌握到工作裡需要的技巧。」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因為祖父有飼養馬匹的關係,服部兄弟的名字全都有「馬」字,風馬的兩位哥哥都是現役的長跑選手,他從懂事開始就一直在背後追趕兩位哥哥,三兄弟自小經常在山上到處亂跑遊玩,在小學至初中的賽跑比賽裡完全沒有對手。勇馬在高中時到宮城縣升讀仙台育英高校,彈馬最初升讀同一間學校,但在高三時轉到愛知縣的豊川高校,其後在京都舉行的全國高校驛傳裡,協助學校首度參賽立即贏得冠軍。風馬升上高中時也選擇了豊川高校,以超越哥哥為目標,努力地練習。

不過來到這個階段,風馬與兩位哥哥的實力差距也漸漸顯露出來。兩位哥哥先後在國內的大型比賽跑出好成績,相反風馬在高校一、二年級時在隊內競爭中落敗,未能參加全國高校驛傳。「哥哥做得到的,我沒理由做不到。」風馬繼續拚命練跑,但在高校三年級的秋天,右腳跟腱受傷,始終未能在全國高校驛傳的舞台亮相。

由左至右為:服部禪馬、勇馬、風馬。圖片來源。
由左至右為:服部禪馬、勇馬、風馬。圖片來源。
(左)服部勇馬、(右)服部彈馬。圖片來源。
(左)服部勇馬、(右)服部彈馬。圖片來源。

雖然如此,但風馬當時並沒有完全打算放棄長跑。「到大學裡再挑戰,很希望能夠追得上兩位哥哥。」一方面懷著這種積極的想法,另一方面,「假如在大學裡還是未能造出好成績的話…。」這種憂慮也沒有減退。

在2016年1月,風馬與父母還有妹妹葉月,一同為參加第92回箱根驛傳的勇馬、彈馬打氣。當時勇馬作為東洋大學的四年生,於雲集各間大學王牌的「花之2區」裡贏得「區間賞」,而負責第3區的彈馬,也跑出區間第3名的好成績。雖然東洋大學在那一年的往路比賽只得到第2名,但翌日的報紙裡也刊載了勇馬、彈馬在第2、3區交接的照片,看到標題寫的「東洋大的服部兄弟」,風馬作出了決定…。

1月中旬,風馬回到豊川高校的宿舍,他打電話給祖父龍一。

「我要回老家協助公司,因為我希望能夠讓勇馬、彈馬專心長跑。」

「這樣子好嗎?」祖父問風馬

「這算是我繼續參加長跑的方法。」

「明白了,那你回來吧。」祖父溫柔的回覆,確定了風馬的路。

回家繼承家業的服部風馬。圖片來源。
回家繼承家業的服部風馬。圖片來源。

原來身為長子的勇馬,有打算在大學畢業後不繼續長跑繼承家業,風馬為了讓兩位哥哥能夠專心長跑追尋夢想,於是在高中畢業後便回到老家幫忙。因為害羞,當初風馬沒有直接通知兩位哥哥,自己做了這個決定。但風馬從兩位哥哥後來在接受訪問時的對答中,知道他們也明白自己的心意,例如有一次勇馬勝出一場國內比賽,他在賽後的優勝訪問裡說過:「因為我有一位繼承家業,在遠方支持我的弟弟,為此我也得繼續努力。」

勇馬知道自己已經不只是為了自己而奔跑,還背負著風馬的心意與期盼。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雖然風馬沒有成為長跑運動員,但在2017年8月,勇馬提議兄弟三人組成隊伍,參加一項在皇居附近舉行的接力馬拉松比賽。久違了的奔跑,而且與兩位哥哥交接斜帶,讓風馬感到很快樂。「與兄弟一起參加比賽,果然是與別不同。」

兄弟之間每星期會進行大約四次的視訊通話,當兩位哥哥在正月及盂蘭盆節回到老家時,全家會一起到附近的拉麵店。風馬笑說:「平時在電視裡看到很耀眼的勇馬,會覺得他是無法想像的超人。但當他回到老家一副悠閒自在的樣子,就知道他果然是我的哥哥,變得安心了。」

服部勇馬在MGC獲得亞軍。圖片來源。
服部勇馬在MGC獲得亞軍。圖片來源。

剛結束的MGC裡,服部全家總動員到現場支持勇馬,他們在賽事約41公里位置,與其他來自新潟縣合共80人組成龐大打氣團,結果勇馬正是在最後階段超越日本馬拉松紀錄保持者大迫傑,以第二名衝過終點獲得奧運代表資格。

為了哥哥能夠專心長跑事業,選擇退出長跑繼承家業的弟弟;為了決定繼承家業的弟弟,經常提醒自己要努力的哥哥。這份家族牽絆,也許是勇馬這次得到奧運內定資格的強大助力。

文章來源:日本體育情報(文章基本構成:《每日新聞》北村秀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