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棲新時代女性 Kelly Wu是跑步女強人

0
3108

「我每天早上六點親自做早餐,」她告訴我:「因為那是我們家唯一能三人一起用餐的時光。」Kelly說話很快,每回遇見初次對話的人總會問:「我說話會很快嗎?需要的話我可以放慢。」聽過她說話的人就知道,儘管語速很快,可嘴裡咀嚼吐露出的文字字正腔圓,彷彿在國語正音班磨練一遭。

2012年開始跑步的Kelly,曾經歷過馬拉松賽事高峰的熱潮,那個時期周周跑馬,各地賽事如雨後春筍。現在的她,不再東奔西跑,專注地為一場比賽做準備。身為三棲新時代女性的她,也學習著在工作、家庭與跑者身分之間取得平衡。

2012年9月16日的1.82公里

為什麼能精準記著開始跑步的那一天?Kelly下載並開啟了NIKE app,帶著它在新店一處砂土田徑場跑步。婚後的她,在孩子兩歲時驚覺身材走樣,決定找個簡單的方法瘦身,當時似乎最好的選擇就是跑步。為了不影響家庭生活,四點起床稍微整理後便一個人孤獨地開跑,那天她只跑了一百公尺就得歇下,連跑帶走才勉強地完成了1.82公里。

在此之前,Kelly學生時期面臨體育課能躲就躲,出社會後能躲太陽就不曬,人生與運動這件事沒有交集。可2012年開始跑步之後,直率且硬實的個性就讓她一路跑到了現在。骨子裡有一種要求堅持的硬脾氣,似乎對任何事情都是如此。

為了不影響家庭生活,Kelly的選擇都是一大早起床練跑,無論晴雨冷熱的日子。「一開始,天色很暗,遇到人會怕,」她說:「但跑久了,會晨跑的人大概就那幾個,跑久了彼此認識,偶爾還會慰問對方『昨天怎麼沒來?』」

獨跑了一年的日子,在每一個步伐與鼻息間感受自己的存在感。儘管只有自己與自己對話,卻也讓她愛上專屬一個人的時光。從2012年至今,跑步是她無法放棄的活動,從原本的減重選項、健康規劃到一種身心靈上的漱洗。彷若一針解毒劑,讓她得以從煩擾的生活中,打從心底舒展開來。

跑了一年倍感孤寂,有一回在私訊收到同樣是跑友的跑步邀約。躊躇幾天後踏出腳步,才終於加入了LDS超馬團,感受到團體的魅力四處征戰各地賽事。

看到別人才知道我不是瘋子

從獨自練跑到加入團隊,第一收穫的想法是『原來我不是瘋子』。Kelly開始每天跑步,身邊不跑步、對運動無感的人都認為她發瘋了。她是在團體中才發現人外有人,每個人的練跑速度與練跑距離更快更長。在LDS超馬團中,Kelly尋獲安穩且快樂的歸屬感,她不再只是一個人,而是有一群志同道合的夥伴們一塊,有共同的目標與方向。長跑漫漫回到終點後,心底會知道有人在那兒等你。在日復一日的跑步中,她也從而找到自己的模樣。

執著跑步這事的堅持同樣映照在工作,Kelly在職場上好比拼命三郎,為了使命必達不停地加班,耐得住上司磨,在職場上不服輸的性子一度把身子搞壞,甚至是發了高燒送進醫院,也因此暫停了跑步運動。「我開始思索這樣子到底對不對?」從小就被家庭教誨要為他人多著想,直到生病了倒在床上,她才知道人生不只是為了家庭、工作而活,更多的未來是該為自己而活。

Kelly非常重視生涯規劃,也把自己的生活安在規劃裏頭。「別人是因為工作調整跑步,而我是因為想跑步所以調整工作。」Kelly笑著說。在日商工作的她,不應酬不加班,就有更多時間陪家人。也就能更早歇下,然後隔天早起練跑。傷了身子才知道健康的重要性,幾度轉換職場,只為了留給家人,以及留給自己能好好跑步的空間。

「跑步是留給自己的空間。」她說:「我上班是公司職員,下班後屬於家庭,只有跑步這件事是我自己的。」她說,每個女性都該有只屬於自己的時間,需要自己跟自己對話的空間。

『平安神宮正在等著妳唷!』

馬場征服不少,談到最珍貴的一場賽事莫過於是2014年的日本京都馬拉松,這也是她的初次馬拉松賽。

那一天很冷,日本圍觀群眾很熱情。出發前是帶著一些隱憂的:她的髂脛束摩擦症候群還沒全好。就診時的物理治療師建議她以完成半馬為目標,其他多跑的都是賺到。果然,才跑了12公里,ITBS的問題很快就找上了她。除傷痛外,另一個問題就是撞牆期。

「因為一直在傷停,養傷反反覆覆,」Kelly說:「所以沒有再跑超過30K的LSD。」果然,當她從第四個關門閘口起跑時,膝蓋痛到好像不是自己的腳了。她知道自己越跑越慢,腳步很沉重幾乎快要抬不起來。儘管沒有放棄的打算,但確實是灰心掉到了谷底。

 

二十四公里處,Kelly在心底盤算需要多久才能到達下一個關門點。此時,路旁的老婆婆對她喊道:「平安神宮が待っていますよ!」(平安神宮正在等著妳唷)這句話如天籟之音讓她清醒過來,想起昨天領取物資時自許的諾言。

「這句話支撐著我跑完剩下的半馬。」她說。

跨過終點之後,Kelly原本以為會大哭一場,沒想到許多複雜的心思充塞心中:感動、開心、滿足以及成就感…。這些情緒驅散了一絲一毫想哭的情緒。因為眼淚已經在30~40公里趕關門時悄悄地流乾了。這是屬於她的第一次42.195公里的旅程。

「這次的體驗讓我得以窺見全馬的世界,那是個美麗的境界,只要你身心準備好;等著你的會是一段奇幻旅程。」她說:「若是沒有準備好,你就會跟我一樣有大半的時間,感受到的是無止盡的痛苦與自我懷疑。但這也是馬拉松的魅力吧。」

每天都聚在一塊的早餐時光

直到現在,Kelly仍然維持每天四點多起床,在太陽還沒展顏前練跑,六點前回到家中,為一家人親手做早餐。她笑著說,我很喜歡做料理,看著家人們吃完並稱讚早餐很好吃,我的心底有一種滿足感。

親自做早餐是Kelly對家庭生活的執著,儘管丈夫與兒子都勸她不要那麼辛苦。對健康的理念,加上早餐時光是三個人唯一能好好地坐下來聊天的時間。在這個雙薪家庭,職場應酬文化及節奏快速的時代,那怕只是停下來三十分鐘都非常珍貴。她很珍惜這短暫的時光。

那周末的長距離跑怎麼辦?每周末的長距離練習一跑總要兩個小時以上,即使是四點多開跑,到家也是七點。每逢周末家人們會一塊外出吃早餐,長距離練習後她累得無法再做早餐。對她來說,早起練跑跟親手製作早餐,除了是身為跑者的自持外,也是對家庭責任的自我承諾。

「我十年來都沒有睡飽過。」Kelly曾對兒子開玩笑說。這是她屈就於生活環節,找到的生活平衡、一處折衷,直到現在仍是如此。因為生活而有所折衷,所以每一場比賽與每一次訓練都非常珍貴。

因為有愛的支持,我才能努力到這裡

Kelly已經不像過往那麼頻繁參賽了,而是細心地準備、訓練,只求一場賽事的突破。所以現在的她,每周二晚上練間歇之外,其他時間都是一大早起床練跑。「我的家人多多少少會覺得我很辛苦,」Kelly說:「但很感謝有他們的支持。」

為了支持妻子的夢想,丈夫攬下一切讓她能安心地訓練及外出參賽,甚至出錢讓她前往外國。Kelly已經不再是一個人跑步了,而是有著丈夫、兒子在後頭推著,以及LDS超馬團夥伴的鼓勵。一路走來,諸多堅持,她從來不認為自己是女強人,而是同其他人一般,努力讓自己活在當下,不留悔恨。

照片來源:Kelly W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