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台灣跑向希臘 李汪昌的超馬之路

0
440

來自宜蘭的李汪昌,今年九月在斯巴達松超級馬拉松以34小時28分完成246km的超級馬拉松賽事。今年年初在台北超馬完成了217公里,九月份斯巴達超馬,十月份法國24小時世錦賽,年底則是東吳國際超級馬拉松。對於超級馬拉松的熱愛,李汪昌笑說:「想完成一個不可能的任務。」

當初開始跑步是為了健康,一度發胖的身材想透過跑步減重重返健康。沒想到開始跑步之後,就一路跑出了興趣。甚至站上了馬拉松的起跑線上。儘管已多次挑戰超級馬拉松,但李汪昌實際初次馬拉松是2013年的北馬雙溪櫻花馬拉松。「那時候是為了琉璃做的初馬獎。」李汪昌笑說。那一天,他跑了4小時33分38秒的成績。

踏上超馬之路

撇開初馬後的延遲性疲勞,馬拉松帶著一種想投身參與的樂趣,李汪昌陸陸續續地參加了一些賽事:礁溪溫泉盃櫻花陵園馬拉松、「挑戰北橫 漫步棲蘭山」林蔭路跑。初馬之後相隔八個月,他前往宜蘭參加了冬山河水岸超級馬拉松以4小時40分完成五十公里賽程。隔年2014年更是直接挑戰了一百公里,並以9小時49分34秒不俗的成績完賽。

圖說:出發斯巴達松前在機場合照
圖說:出發斯巴達松前在機場合照

「我都是一階一階往上的,」李汪昌笑說:「有計畫性去準備。」在2015年億載金城12小時超馬賽跑出114公里之後,他首度前往希臘參加當年的斯巴達松超馬賽,但這一次的246公里競賽實在太過困難,有感於自己實力不足鎩羽而歸。知道自己的實力有待提升,並沒有因此阻撓他對超級馬拉松的投入與熱愛。當時只跑過12小時、百公里以上的距離,離跨夜又是長達兩百公里以上仍然有段距離。於是,他在隔年把重心移轉到24小時超級馬拉松賽。

圖說:2019年台北超馬 來源:林明德
圖說:2019年台北超馬 來源:林明德

台灣雖然有不少12小時賽事,但24小時競賽只有三場:年初的台北超馬(花博公園超馬)、十月份的高雄超級馬拉松以及年底的東吳國際超級馬拉松。李汪昌在2016年初嘗24小時超級馬拉松就跑出182公里成績,2018年台北超馬則跑出203公里。隔年2019年同樣在台北超馬跑出217公里總排第8名的成績。

再次遠征斯巴達松

「出賽前我壓力很大,」李汪昌說道:「因為這是第二次參賽。」相隔四年後再次參賽,不免會讓他想起第一次參賽時在135公里處被關門的陰影。在這次斯巴達松之前,汪昌規畫了好幾個月的訓練計畫。

斯巴達松辦在九月底,李汪昌自五月開始陸續上升跑量,不定每個月會跑到六百到八百公里左右。不同於其他人採取長時間、高里程的單次練跑,李汪昌為顧及工作與家庭,採以多餐的方式練跑。「基本上早晚會各跑一次,」他說:「如果有時間中午也會跑。我沒有跨夜跑,也沒有超長距離的練跑。」

這一回的斯巴達超馬賽,相較於之前顯得氣溫高一些,跑起來就特別地辛苦。李汪昌邁開步伐,先跑進最緊要、位於80公里處的CP22補給站,此後就較為寬鬆。斯巴達松超馬不同於一般比賽,即使是頂尖選手也需要一個日夜才能完成。譬如今年的優勝 Tamas Bodis 以23個小時28分完成比賽。艱困的比賽,特別需要耐心與毅力,加上對抗睡眠、疲勞等等。但在這次超馬賽中,李汪昌遇到了最大的問題是腹瀉。或許是高溫,補給食物不適應,整場賽事至少十次跑廁所,最後只能靠科學麵或少許能量包完成比賽。

「我覺得斯巴達松超級馬拉松是很棒的比賽。」李汪昌說:「雖然在台灣參與超馬的人很少,但在外國就滿多的。」他坦言,自知馬拉松成績比不上年輕跑者,但比較起耐力與毅力,超馬跑者修煉卻不少。透過超長距離的跑步,他不只建立了自信,也找到了跑步的樂趣。

未來的目標與願景

斯巴達松完賽後,相隔不到一個月李汪昌前往法國參賽24小時世錦賽,在溫差懸殊與賽道路線不適應的情況下,他跑出了173公里不俗的成績,這場比賽一點也不簡單。但他真正把重心擱上的,是年底的東吳國際超級馬拉松賽,儘管超級馬拉松佔有一席,但這是他首次參賽東吳超馬,除了格外珍惜之外,也想好好地挑戰前景。「打破全國紀錄是每個超級馬拉松跑者的夢想,」李汪昌說:「但是現階段,我會先努力打破國家分齡紀錄為主。」

照片來源:林明德
照片來源:林明德
圖說:法國Albi IAU 24小時世界錦標賽 來源:高志明
圖說:法國Albi IAU 24小時世界錦標賽 來源:高志明

能一路跑到現在,真的很感謝母子鱷魚、RxL Socks與Naked Running Band Taiwan、Superace、Virus等品牌商的贊助與支持,也很感謝一塊跑步至今的夥伴的鼓勵。超級馬拉松是一個很耐人尋味、需要投入大量獨有時間的運動,不同於其他產業較有商機,也不是很容易能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因此能樂於跑步並享受跑步這件事,就顯得格外地重要與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