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願被否定 超跑名人卡蜜爾·赫倫的成功之路

0
898

在俄勒岡州庫斯灣,超跑名人卡蜜爾·赫倫(Camille Herron)對當地 Marshfield High School 高中生們發表講話,期許他們發現自身的熱情並不惜一切遵循前進。1969年美國跑步界名人史蒂夫·普利方坦畢業於此。

照片來源:runnersworld
照片來源:runnersworld

現年38歲的赫倫分享了她感人與充滿毅力的故事,她創下許多紀錄,50英里、一百英里以及12小時、24小時超級馬拉松賽等等。同時是2015年和2018年IAU年度國際運動員。「我33歲時就發現自己是為了超級馬拉松而生。」她表示:「我想告訴這些學生們,他們應該找到生活中的愛好並全力以赴。」

不只是超跑成就而來的榮耀,她也分享了人生中的挫折與困境,譬如曾經因為龍捲風而失去家園,以及在48小時賽中因肌肉發炎而棄賽。儘管經歷了大小不一的事,但她對追尋目標始終拒絕接受『否定』,無論是跑步參賽、尋求贊助或是締造紀錄都是。

初識自身的命運

1999年五月在俄克拉荷馬城發生的龍捲風天災,摧毀了卡蜜爾的家園。當時只有十七歲的她剛從訓練回到家中,對這一切不敢置信,父親要她從摧毀一地的家園找尋值錢的東西。她收拾好書包,繫緊自己的跑鞋。

龍捲風席捲了當地,造成她住處大樓四人死亡。儘管大部分財產都被摧毀了,但她擁有的第一本書《The Lore of Running》卻完好如初。二十年之後,這本書仍然是她最珍愛的物品之一。她也保留了當天穿著的跑鞋,提醒她自己經歷過甚麼。

「我很感謝能活下來,我想要實現自己的目標。」她說:「之後的周日我不是跟家人一塊去教堂,而是每周日跑長距離。跑步型塑我的心靈力量,直到現在都是。」

尋覓支柱與伴侶

風災兩年過後,卡蜜爾與她的丈夫科納‧霍爾特(Conor Holt)在爵士音樂節相識。「他就像天使一樣進入我的生活,因為當時我經歷過很多事情。」她說。當他們相識時,科納‧霍爾特是俄克拉荷馬大學的學生,卡蜜爾則是塔爾薩大學的新生。

「我們原本計畫隔天一塊去吃晚餐,但我喝醉忘了。」科納‧霍爾特回憶道:「卡蜜爾打給我說:『嘿,我們應該約會嗎?』這就是我喜歡的她的模樣,她很勇敢,不害怕去追求自己想要的東西。」從那以後,兩人就在一塊了。

卡蜜爾在大學時期歷經幾次疲勞性骨折,他在一旁支持著她。畢業後,當卡蜜爾純粹為了喜好而每週跑70英里時,科納便鼓勵她重回競技場上。2004年後,科納成為她的跑步教練。「我們發現她跑的距離越長,跑得就越好。」

相信自身的直覺

卡蜜爾參加了三屆美國奧林匹克馬拉松資格賽,在2012年休士頓跑出2小時37分14秒的個人成績,隨後才意識到自己的表現是在超級馬拉松上。

「我看起來快要筋疲力盡了。」她說。對她來說,馬拉松形同衝刺比賽。直到卡蜜爾參加了第一個百公里賽之後,才發現了自身的熱情。在2015年USATF百公里賽上,卡蜜爾跑了7小時26分24秒贏得冠軍並打破Ann Trason維持多年的全國紀錄。百公里賽比之前參加過的競賽更長更久,而且在競賽過程中逐漸超越了男性跑者,這是她生命的轉折點。

同年,卡蜜爾贏了五十公里與百公里世界錦標賽優勝,在荷蘭跑出百公里7小時08分35秒是有史以來第二快的紀錄,只比1991年Ann Trason的世界記錄慢八分鐘。

與同樣執著理念的人作夥

在2015年跑出史無前例的優勝,卡蜜爾渴望在2016年維持同樣的表現。當時她沒有任何跑鞋品牌贊助,由此她聘請了經紀人,期許自己的超跑成績能受到矚目。但是相對於2015年,隔年更具挑戰。

「經紀人告訴我,沒人會關心超級馬拉松跑者的表現,」她說:「如果想要被重視,就要踏上越野跑才會受到贊助商關注。」2016年4月她參加了索諾瑪湖80公里賽,七月份參賽了懷特河越野賽等,’從而找到了山岳的美景樂趣。

比賽結束後,卡蜜爾重新合作了一名經紀人馬克·馬斯塔里爾(Mark Mastalir),幫助她經營超跑事業。當時的馬克是Jim Walmsley的經紀人,目前擔任舊金山Halo Neuroscience的首席執行官。

「馬克很像我,他是一個非常執著的人。」卡蜜爾說。

敢於為自己發聲

在尋找贊助商的過程中,馬克與NIKE接觸後一開始是碰了釘子。卡蜜爾則是寫了一封電子郵件扭轉了這一切。

「我已經維持每週跑一百英里接近十年的歲月,我天生就是長距離跑者。我將會超越並提升這項運動,超越Ann Trason的紀錄。」卡蜜爾寫著:「我拒絕接受NIKE的否定。」這封信隨後由馬克轉寄給NIKE全球營銷副總裁與經理John Capriotti。閱讀了這封信件後,他們同意在2016年秋季繼續與卡蜜爾簽訂專業跑者合約。

「我只是想讓其他人聆聽她為自己的發聲,」馬克說:「這發自內心的言語,也是她與眾不同的原因。」2017年6月卡蜜爾成為自1997年之後,首位贏得南非同志馬拉松比賽的美國人。2018年12月她在沙漠冬至邀請賽上打破了24小時和100英里的世界紀錄。今年10月,她跑了167.8英里,贏得了24小時耐力賽的最佳成績,贏得了國際超跑者24小時世界錦標賽冠軍。

除此之外,她在個人頻道上也踴躍為女性跑者發聲。期許以身為女性運動員的身分,鼓勵並幫助女性在這項運動上做出改變並有更好的昇華。

為別人而跑

比賽中會歷經噁心、腸胃不適以及頭昏,以及其他身體與精神上的掙扎。於是她透過尋覓他人的故事做為心靈上的激勵。

在2018年沙漠冬至邀請賽前幾周,她的好友大衛·曼古諾逝世了,大衛在跑步族群中被稱為『阿甘』。當她為了24小時賽努力時,心心念念都是為了紀念大衛;而當她嘗試 Across the Years 超馬賽時,通過一本書《In Search of Al Howie》獲得感動,這是一部關於2016年過世的超馬跑者的傳記。阿爾·豪伊是個生活貧困、擁有糖尿病,成績優異的跑者。擁有多項金氏世界紀錄包含用15天23小時跑了兩千公里、以72天10小時23分鐘橫跨加拿大高速公路7295公里。多次以銜接城市的超長距離表現進行慈善籌款。

她說:「如果你有夢想、意志與決心,那麼你的表現就能讓人驚艷。」

【延伸閱讀】

刷新24小時女子跑步世界紀錄的Camille,262公里怎麼跑?

一日兩跑建功 破紀錄好手卡蜜爾分享訓練訣竅

內容來源:runners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