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C 是否成功?日本長跑教父瀨古利彥談馬拉松發展

0
529

雖然今年七月的東京奧運,因應疫情被整整推遲一年,但去年九月舉行的 MGC,以及之後數場馬拉松選考賽事,成功為日本選出最有機會做出好成績的三男三女代表選手。

「東京奧運馬拉松比賽成績一天未出來,都不能評價 MGC 是成功的」。

最近,日本陸上競技連盟馬拉松強化指導委員會領導人、前日本奧運國手暨兩屆波士頓馬拉松總冠軍(1981 & 1987),現年 64 歲、日本長跑界教父級人物瀨古利彥先生 (Toshihiko SEKO,1956 年 7 月 15 日出生;下圖),接受傳媒訪問,作出以上結論;並對今後日本精英長跑發展路向,發表意見。

第一,以實業團長跑隊為骨幹的日本精英長跑圈生態,短期不會改變。

六名入選奧運國手當中,只有大迫傑是自由身,其餘五人都是實業團長跑隊成員。實業團長跑制,在過去大半個世紀,一直支撐著日本精英長跑界發展,這個局面,短期內不會改變,也沒有改變的必要。只有在安定環境和充足資源之下,訓練才會達到最好的效果;而大型賽事需要大量人力物力運營,組織數以千計的啦啦隊沿途打氣,亦只有大公司和大企業可以做到。

第二,驛傳和馬拉松之間存在鴻溝,促成指導者的變化。

一直以來,日本的驛傳(Ekiden)長跑比賽制度,不斷為日本精英長跑界培育人才。但驛傳通常只跑半馬距離,一棒最長也不會超過 25 公里,要把驛傳精英培育為馬拉松選手,當中彷彿由半馬轉項至全馬,選手需要強大的支援才能做到。慶幸的是,各長跑強豪大學的總教練,都意識到這個方向,近年都僱用不少優秀跑者作為助教,選手受到的支援比以往增加很多,而其他院校都投放更多資源在長跑培訓之上,這是近年日本驛傳長跑界不斷做出好成績的原因之一。

第三,日本精英馬拉松選手高峰期來得早。

日本長跑界受到大學學制和驛傳制度的影響,大部份男子精英長跑好手,都是在大學畢業,加入實業團長跑隊之後,才接受馬拉松訓練,故此通常在 26 至 28 歲,迎來人生長跑的高峰期。但高峰,來得早也去得早,非洲選手可以在 35 歲以上做出驕人成績,但在日本卻較少出現。因此,對頂尖跑手的支援需要增加,而且由學生時代就要開始,以期可以延長他們的高峰期。

第四,長跑明星有其存在價值。

長跑一直以來,都不是日本最受注目的運動。但近年長跑界屢次現狀打破,大迫傑和設樂悠太的瑜亮之爭,成功吸引到傳媒和大眾的注視,這是過去十年未有發生的事情。注目度,從來是運動員艱苦奮鬥的動力之一;所以長跑明星的誕生和增加,對整個日本精英長跑界而言,是有利的。

第五,需要支持全職長跑運動員。

最近十年,日本出現了非實業團長跑隊所屬的精英長跑好手,典型例子就是現時日本紀錄保持者大迫傑。相對於實業團長跑隊成員,「單打獨鬥」的全職精英長跑手,在面對更多不確定性之下,仍然能夠做到成績,這一點值得欣賞。而且,全職精英運動員的出現,並不會降低實業團長跑隊的存在價值,反而可以產生良性競爭,達到互相鼓舞的作用。

第六,日本人要在明年奧運馬拉松跑入三甲,有難度。

雖然今屆入選陣容,是過去數屆奧運馬拉松以來最強大的,但要問鼎三甲,現實上有難度。男子馬拉松實力,和世界頂尖水平存在很大差距,即使日本有主場之利,對賽果影響也不大。女子組方面,機會反而大一點。所以,大眾最好以平常心對待,別給選手帶來太多壓力,假如出現奇蹟賽果,大家到時再開心吧!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第七,應該鼓勵精英跑手早些上全馬。

日本的精英女子長跑好手,大部份在高中畢業後,就直接進入實業團長跑隊,接受針對馬拉松的長跑訓練,所以成熟期來得比男子選手早。男子方面,因為要遷就驛傳比賽,大部份精英都在22歲,即大學畢業並進入實業團長跑隊之後,才全情投入馬拉松訓練,但其實可以早一點。瀨古先生在數年前,已主張在箱根驛傳加上跑全馬距離的一棒,這樣數十間院校,就會各自培養一兩名應付到全馬的好手,加起來就是數十人,這就是日本男子馬拉松青年軍。可惜,有關建議至今,仍未付諸實行。

第八,MGC 今後是否保留,應由大眾決定。

MGC 的價值,完全取決於延期後的明年八月奧運馬拉松。作為日本長跑界的一份子,瀨古先生當然希望 MGC 可以一直辦下去,成為四年一度的國內長跑界盛事。但籌備一場馬拉松比賽,需要大量人力物力, 因此是否應該繼續,應該由大眾判斷。最理想的情況,當然是拿到奧運奬牌,或做出相當亮麗的成績,讓長跑重新成為日本大眾關注的運動,MGC 才有繼續存在的價值。

取材:日本陸上競技

文章來源:跑得灜 Run Nippon|作者:文仔

追蹤作者更多文章:FB粉絲專頁|跑得灜 Run Nippon

【延伸閱讀】

前進東京奧運 富士一哥中村匠吾

日本馬拉松奧運代表塵埃落定 極具戰略思維的 MG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