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點也不好。」這才是奧運延期之後運動員的真實心情?

0
479

在大多時候,鏡頭下的運動員都呈現出帥氣、堅毅、正向陽光的一面,然而運動攝影師 Delly Carr 看見奧運運動員在得知東京奧運確定延期之後,那不被社會理解的失望與脆弱。

在原本應是 2020  東京奧運開幕日(7/24)的前後幾天,Delly Carr 發布這一系列令人心碎的照片。照片中可以看到這些隔著透明板子的運動員的表情,是如此失落、憤怒與傷心,然而身為旁觀者的我們卻什麼也幫不上忙。

Delly Carr 想讓這個世界知道:運動員們並不OK。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新冠肺炎在全球大流行,為整個2020東京奧運帶來許多意料之外的挑戰。在這樣的情況下,我盡可能地在這個別具意義的時刻,去捕捉奧運運動員們在得知此巨大變化之後的真實心情。」Delly Carr 說。

「當我深入進行這個企劃時,我意識到『運動員們並不OK』,他們告訴我,他們的親朋好友和這個社會對於東京奧運延期這件事,並沒有深刻的感受到有何差別和轉變,但對他們來說,這是一個多麼令人心碎和悲傷的事情。」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ITU 世界排名第 11 名的澳洲鐵人三項選手 Natalie Van Coevorden 說:「我的第一個反應是非常震驚、害怕且悲傷,身為運動員,我們正努力為了一場大比賽做準備,這些照片我認為多少反映出我們失去了運動員的身分。」

「我們不能在世界舞台上奔馳的這件事,是非常令人感到心碎的。包括訓練重心、賽事選擇、身體健康狀態,以及讓自己無論是生理或心理都維持最好狀態等等,這些重擔都隨著奧運會確定延期之後慢慢減輕。同時我也開始對自己產生懷疑:到底是為了什麼而訓練?什麼時候才會結束這令人心碎的一切?」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Emma Jeffcoat 是 ITU 世界排名第 48 名的澳洲鐵人三項選手,她說:「一開始知道消息時,我感到非常沮喪和憤怒。我童年的夢想就是可以在日復一日的努力的練習之後,代表澳洲參加奧運。但現在所有的希望好像都已經消失,完全無法控制,感覺非常殘酷,最近全世界發生太多事情,以至於我無法確切表達自己有多失落。無論外界表達多少支持,但他們還是不能真正了解我們奧運選手正在經歷了什麼?我們與奧運的距離有多近?得知消息的前幾天我把自己關在家裡,將所有人拒之門外。我真的與大多數朋友避不見面,我需要讓自己好好的處理失去這次奧運會的感受。」

「幾個星期之後我開始意識到,我其實是一個『行動家』,一個樂於助人,而且是個不僅要讓自己更好,也要讓周圍都變好的一個人。我是一位註冊護士,然而當這個世界有許多人需要我的幫助的時候,我卻陷入自己的失落情緒,對於那些第一線的護士或是患者,我感到非常自私。」

除了女子鐵人三項運動員之外,Delly Carr 也拍攝了其他項目的運動員,包括水球、游泳、划船等…。

在 Delly Carr 的鏡頭之下,運動員們向這個社會傳遞出他們對於奧運延期的失落、悲傷與憤怒,同時也讓全世界去思考運動員存在的價值與困境。

運動員與社會的隔閡,是否就像那片透明的玻璃,我們看得到他們的無助,卻也只是站在另一側,無關痛癢。未來,我們是否能打破那片玻璃,用心理解運動員的喜怒哀樂,並且給予最真誠的擁抱以及最實質的幫助?

 

參考文章:Delly Carr – Sports Photographer

 

【延伸閱讀】

疫情之下 台灣鐵人三項運動員的因應之道

延賽是危機還是轉機? 主辦方與選手們的煩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