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改世界先改變自己 弗拉納根轉型鮑爾曼田徑教練

0
263

莎拉妮·弗拉納根(Shalane Flanagan),曾經的四屆奧運會選手,現在是鮑爾曼田徑俱樂部(Bowerman Track Club)的專業教練。角色的改變,也讓她思索如何能更好地去服務運動員和更多Nike Run Club 社區的跑者們。

 Flanagan訓練鮑爾曼田徑俱樂部成員的日常 照片來源:考特尼·懷特 (Cortney White)

Flanagan訓練鮑爾曼田徑俱樂部成員的日常 照片來源:考特尼·懷特 (Cortney White)

為什麼不能是我?

當我還是職業運動員時,我常常問自己這個問題:為什麼不能是我?當你每週要跑130英里,要在高海拔地區進行訓練,而且每次訓練都要跟家人分開,獨自生活好幾個月時,你總是需要更深的內在的動力來不斷激勵你自己。你需要一種信念,讓你在不想外出的日子,能依然邁出家門;支撐自己在艱苦訓練中日復一日、周複一周地不斷堅持,繼而實現自我的不斷突破。

對我來說,這個信念就是對成功的渴望。在進行重複訓練的過程中,或在一次筋疲力盡的節奏跑後半程,這個信念就會突然出現在我腦海裡。我會想像自己在波義耳斯頓賽道上一路領先,或是在中央公園賽場沖過終點線。然後我就會問自己:為什麼不能是我?

成為教練以後,這個信念還是不斷激勵著我。現在,我的目標是服務運動員,説明他們獲得成功。而這一切都是基於我對跑步的熱愛,以及我願意將這份熱愛分享給其他人 —— 欲改世界,先變其身。

莎拉妮·弗拉納根(Shalane Flanagan),曾經的四屆奧運會選手,現在是鮑爾曼田徑俱樂部(Bowerman Track Club)的專業教練。 照片來源:考特尼·懷特 (Cortney White)
莎拉妮·弗拉納根(Shalane Flanagan),曾經的四屆奧運會選手,現在是鮑爾曼田徑俱樂部(Bowerman Track Club)的專業教練。 照片來源:考特尼·懷特 (Cortney White)

在我宣佈結束跑步生涯,開始擔任鮑爾曼田徑俱樂部教練的第二天早晨,我像往常一樣來到跑道。以往訓練前,我會跟隊友們閒聊,而現在身份轉變後,大家會親切地稱呼我「莎拉妮教練」,為我歡呼鼓掌。

「教練」這個詞聽起來很有趣,但同時也讓我感覺很不錯。在隊員們各自散開準備熱身後,我又來到跑道,那時那刻我的心情是複雜的。是的,運動員生涯給我帶來了很多快樂與意義,這一人生階段的結束,我有些傷感;但意識到我的心理和身體都在朝著新的目標前進,又讓我頗感欣慰。

對我來說,成為教練,意味著以身作則。我認為,需要有更多女性站上教練的舞臺,因為榜樣的激勵,會讓追求更有目標。在不同的運動領域和不同階段,都應該給女孩和年輕女性樹立這樣積極的榜樣。同時,我們也需要富有愛心、同情心和包容心的領導者來營造更鼓舞人心的社區氛圍。所以,我非常高興我們能有《Made to Play Coaching Girls Guide》這樣的平臺,它為教練和富有愛心的人們提供了途徑,讓她們可以幫助到女孩們去盡享運動樂趣。

我認為,需要有更多女性站上教練的舞臺,因為榜樣的激勵,會讓追求更有目標。

作為教練,要以瞭解運動員為先。教練的意義不僅在於法特萊克跑和節奏跑,或是制定訓練方案,而是要真正關心學員。這聽起來也許很簡單。在我的職業生涯中,對我影響最大的教練,不是那些只關心我能跑多快的人,是那些更在乎「我是誰」,以及「我能成為怎麼樣的人」的教練們。

教練,還要求保持良好的耐心和適應能力。在過去這一年,我對這點的感觸頗深,因為我們經歷了疫情給訓練帶來的各種挑戰。而我的運動員生涯,能給大家分享的經驗就是,必須專注於你能控制的事情,即使要放棄一些不可控的事情,還是要保持積極正面的態度。要記住,人生的變化不可控,但如果你能堅持住最重要的東西,這種信念和目標會帶領你繼續走下去。

15年來,我一直不遺餘力地付出所有,做到最好的自己。在這個過程中,我發現追求卓越給我帶來的力量,與此同時,我也積極幫助身邊的人。我相信只有互相鼓勵,幫助彼此挖掘潛力,才能一起走得更遠。這是我從運動員時期就秉承的理念,也將不斷激勵現在的我,作為教練,去幫助更多的社區的跑者們。

為什麼不能是我?這會是我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都會繼續思考的問題。只是現在,這不僅僅是為了我自己,也是為了那些我引以為豪的跑者們,以及我有幸服務的社區跑者們。

資料來源:NIKE

【延伸閱讀】

以助跑者破PB為使命 儒意運動的教練哲學

從不以賽代訓 學習冠軍教練的訓練思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