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天而降的人生逆境 抗癌鐵人蔡王凌挑戰極限

0
1933

完成鐵人賽 226 公里的挑戰,騎上單車雙進武嶺,北高 360 公里完騎、100 公里鎮西堡超級馬拉松、南橫馬拉松 120 公里完賽,到參加 Formosa Xtreme Triathlon,每項破百公里賽事都是極其艱困的挑戰,過程中每分每秒都在挑戰自己的意志力,踏出每一步都感到痛苦,不過相較對抗癌症的煎熬,能夠享受賽場上的肌肉痛楚,是件多麼令人開心的事情!

蔡王凌,職業軍人,原住民深邃的五官加上黝黑皮膚,活力十足的闡述自己抗癌的故事。任誰第一眼見著他,都不太能夠想像幾年前的他同時罹患兩種癌症,先是淋巴癌,緊接著腎細胞癌。

看似侃侃而談,但接著娓娓道來的治療過程令人瞠目結舌。(照片來源:5AM Workout Studio)
看似侃侃而談,但接著娓娓道來的治療過程令人瞠目結舌。(照片來源:5AM Workout Studio)

首場鐵人三項 從天而降

上帝其實給了蔡王凌的人生很多與眾不同,只是他或許也沒特別在意,例如:他的第一次鐵人三項經驗,就是從空中開始。

鐵人三項熱潮早在幾年前也燒入軍中,蔡王凌服務的單位看見耐力運動兼顧訓練、挑戰和意志力磨鍊的特點,在 2014 年結合軍種的特殊戰技,舉辦專屬的三項賽,打破游泳、騎車、跑步的常規型態:2000 英呎跳傘、自行車 25 公里、跑步 10 公里;超乎你我想像,他們從空中出發。

第一項是在空中遨「游」,離地 2000 英呎的跳傘項目。(圖片來源:青年日報 FanPage/謝宗憲 攝)
第一項是在空中遨「游」,離地 2000 英呎的跳傘項目。(圖片來源:青年日報 FanPage/謝宗憲 攝)

蔡王凌當時喜歡上自行車,和太太以及同袍組隊完成第一次的鐵人三項賽,滿滿的成就感讓他起心動念想挑戰自己完賽。雖然高中曾經是田徑中長距離的選手,但是離開學校自然不再有規律練習,鐵人賽讓他再度拾起跑鞋開始練習,也漸漸找回自己內心那個「熱愛挑戰」、真實的自己。只是上帝的安排總是巧妙,從天而降的不只是鐵人賽而已,接下來他參加了一場「賽事」,完賽時間長達兩年,距離則是難以計算。

淋巴癌、腎細胞癌接連纏身宣告比賽開始

就在同一年蔡王凌身體開始出現異常不適,入院檢查先是發現淋巴癌,轉院至榮總正要開始治療的同時,孰不知令人異想不到還在後頭,另外也發現腎細胞癌的存在。當時蔡王凌選擇獨自在醫院接受醫生的報告說明,負面情緒瞬間充斥著腦袋,33 歲初入壯年,心裏掛念著太太以及兩個年幼的孩子。

短時間內接連被宣告罹患兩種癌症,那種沮喪非常人能夠體會,但事實總是得面對,從失望到接受只用了一個禮拜,短時間內自我省思,蔡王凌更深層的面對自己,宗教信仰是心靈糧食,家人是在背後支撐的堅定力量。反正醫生也說:選擇治療就有機會延續生命,快速跳脫鑽牛角尖的負面漩渦,蔡王凌坦然面對這場當下不知道需要多久才能完成的「挑戰賽」。

比賽過程是極盡折磨且孤獨的治療

癌症治療極盡繁瑣複雜,也是條漫漫長路,但事情總是得一步一步來。先著手治療腎細胞癌,移除了右腎,接著是搞定淋巴癌;淋巴癌兩種類型,偏偏蔡王凌屬於比較少見的非何杰金氏淋巴瘤 T 細胞淋巴瘤,沒有標靶藥物可以治療,必須使用自費藥物。

化療開始初期,還能些微體力騎車運動。(照片來源:蔡王凌)
化療開始初期,還能些微體力騎車運動。(照片來源:蔡王凌)

化療藥物讓他的身體逐漸虛弱,他獨自待在特殊的病房內近 3 個月,伴隨而來的副作用:大量掉髮、嘔吐、頭暈、眼睛畏光、抵抗力降低等症狀持續折磨著、消耗著他的精力,甚至連張嘴說話都覺得無力施展,體重直直滑落 20 公斤,連主治醫生都為他感到擔憂。

「反正我相信你不會輕易的讓我死…。」

一句話聽來嚇人,但當時全力與病魔搏鬥的蔡王凌與醫生之間的有著默契對應。強忍著身體不適半開玩笑的擠出這句話之後,醫生巧妙地回答:「你這傢伙,這樣就對了!」。

正向樂觀的思考,幫助蔡王凌渡過化療藥物折磨著身體的過程。(照片來源:蔡王凌)
正向樂觀的思考,幫助蔡王凌渡過化療藥物折磨著身體的過程。(照片來源:蔡王凌)

深信自己會好轉,在治療期間蔡王凌開始想著治癒之後健康管理的規劃,繼續編織著在入院之前的那個鐵人夢。映著病房裡微弱的光線,持續閱讀鐵人三項的相關書籍,轉移了身體對於痛楚注意力心理可以影響生理,心中那股對於治癒的渴望、執著不斷蓄積,這股正向能量支持著他的身體,邁向療程的最後階段。

2016 年最後一步,進行自體骨髓移植治療,總算是完成一系列的療程,這場挑戰賽完賽時間是一年九個月。

治療過程包括:6 次化療,5 次手術(共 13 刀),4 次穿刺術(骨髓穿刺、腎臟穿刺),3 次雙腔導管手術,5 次骨髓幹細胞收集,1 次骨髓移植。(照片來源:蔡王凌)
治療過程包括:6 次化療,5 次手術(共 13 刀),4 次穿刺術(骨髓穿刺、腎臟穿刺),3 次雙腔導管手術,5 次骨髓幹細胞收集,1 次骨髓移植。(照片來源:蔡王凌)

繼續挑戰 分享歷程 

接連面對兩種癌症療程,身體虛弱不堪,離開醫院之後開始了一連串的復健療程還有他早早想好的訓練計畫。在不讓身體感到疲累的前提之下,同步進行復健和訓練,11 個月後他如願以償的在臺東普悠瑪賽事完成了一場標準賽。

FXT 自行車賽段,強勁的風勢,讓前進都顯得艱難,都沒有什麼事情能夠阻止他繼續前進。
FXT 自行車賽段,強勁的風勢,讓前進都顯得艱難,都沒有什麼事情能夠阻止他繼續前進。

訪談過程中,蔡王凌不斷翻閱手中的筆記本條列著他不同階段的療程時間紀錄,端正的字跡濃縮近兩年的酸甜苦辣,刻畫成簡短的文字和敘述。對於生命有著獨特的深刻體會,深深瞭解健康、家人、朋友才是生命中的唯一。

照片來源:蔡王凌
照片來源:蔡王凌

他開始愛上長距離的挑戰賽,那是適合自己身體節奏的訓練模式,一場接著一場,東之美 113,北高 360,馬拉松 42k,普悠瑪 226,雙塔 520,雙進武嶺,百 K 超馬,他所追求的不是獲得名次,而是透過夠過挑戰賽分享自己的經歷,再者他希望透過參與賽事把自己抗癌的過程分享給身處同樣遭遇中的朋友,他知道抬起頭,就能看見陽光。

一路走來,太太是支撐蔡王凌最大的力量,也是這次 FXT 的補給成員。 (照片來源:蔡王凌)
一路走來,太太是支撐蔡王凌最大的力量,也是這次 FXT 的補給成員。 (照片來源:蔡王凌)

關於腎細胞癌

為腎臟最常見的惡性腫瘤,源發於腎臟內近端腎小管表皮 佔所有惡性腫瘤的 2 %,成人腎臟腫瘤的 80-85%, 男:女:1。5:1 好發年齡為 40-70 歲, 偶發於幼年及年輕人 民國九十一年臺灣地區主要癌症死亡原因中,腎臟惡性腫瘤在男性排名 第十四,女性排名第十五(臺北榮民總醫院,2020)。

關於淋巴癌

在美國,淋巴瘤患者約占了所有癌症患者的 5%;在臺灣,則約占所有癌病的 2%。淋巴癌大體上可分為何杰金氏症和非何杰金氏症兩類。在美國 40% 以上的淋巴癌是何杰金氏症,但在臺灣地區則 90% 以上為非何杰金氏症,尤其近十年來的發生率急速地增加,已在癌症死亡率排名榜上高佔第九位(三軍總醫院,2020)。

參考資料:

  • 衛生福利部國民健康署癌症登記報吿
  • 臺北榮民總醫院血液科
  • 三軍總醫院
  • 軍方自創三鐵競賽 跳傘、騎車、跑步 網友喊「讚」
  • 中華民國國防部
  • T 細胞淋巴瘤之概觀與近年來治療之發展

【延伸閱讀】

癌症中浴火重生 Teresa跑出第二人生

台灣極限鐵人三項賽事 Formosa Xtreme Triathlon|長風破險 黑衫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