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哪台最好 只有最適合你的單車

0
830

從 1997 年的 TCR,到 2005 年的 DEFY,捷安特一步一步透過環法、環義、環西三大職業賽的洗禮和淬鍊,在專業競技公路車領域逐漸受到市場和專業人士的肯定,成為知名品牌之一。

騎車的人都知道,自行車有兩個天敵,一個是爬山的坡度帶來的地心引力,另外一個就是迎面強風帶來的阻力。進入 2010 年,市場繼續進化,開始關注「風阻」。市面上雖然有許多小品牌開始嘗試各式各樣的設計,但大部分都停留在把圓管改成水滴管,或車頭加裝破風鼻頭、車尾加裝擾流翼等,效果有限又增加重量。

捷安特在 1998 年就看到空氣力學的重要性,所以開發長張盛昌成立了空氣力學車的專案,結合各國的產品企畫、行銷、工程技術專才和選手,希望可以開發出空氣力學車,在 2000 年上市。不過,大家眾說紛紜,市場上又沒有主流產品可以參考,雖然提了很多方案,試做了很多產品,還是有如瞎子摸象,不得其門而入。

記得在 2001 年底,在歐洲自行車展結束後依例舉行的次年度新產品定案會議上,我們針對提案的「空力車」討論好幾個小時,一方面覺得沒有什麼真正的突破,另一方面又覺得拖延了這麼久,我們已經落後市場了,有總比沒有好,先推出上市再說吧!

中場休息時,我和張盛昌到一邊去討論,認為要做就要做好,不然寧可不做。回到會議中,我當場宣布空力車計畫取消,大家為之譁然!

張盛昌是個創新開發的鬼才,之前不管我給他任何艱難的題目,他總是有辦法達成任務,這次取消空力車計畫是他唯一的重大挫敗,心有不甘。回到臺灣,他立刻找我,希望重新成立專案,並且要求我必須親自參加。

他表示,這次的失敗究其原因,並不是技術能力的問題,而是大家無法界定我們到底要什麼,以及什麼才是對的、什麼才是真正對騎士有意義和價值的。他堅持要我參加,因為從過去開發 TCR 和 DEFY 的經驗來看,他發現我雖然不很懂技術,卻很會「出題目」。那時他用挑戰的口吻,豪氣干雲地大聲喊出他的名言:「只要你能給我清楚的題目,我就一定能給你正確的解答!」這句話令我永生難忘!

看著他熱情洋溢、絕不放棄的堅定目光和神情,我緊握他的雙手,欣然接下他的「戰書」。

自行車歷史有兩百多年,連自行車專業競賽的殿堂環法大賽都已經有一百年了。英國、法國、義大利的名家推出許多經典名車,成為業界公認的標準,多年來公路跑車的設計,全世界品牌大多是參考這些標準,頂多做些局部細節的改良,或造型及性能的改進而已,很難有特別的突破。

過去我們的 TCR 能一戰成名,是因為我體會到要贏得環法大賽,關鍵在阿爾卑斯山的爬山賽程,所以突破傳統,把山地車的壓縮車架應用到公路車上;而 DEFY 之所以能受到許多人的喜愛,也是因為不受傳統的拘束,創造出舒適好騎的公路車。換言之,只有回到原點去思考探索,才有突破創新的可能。

所以,張盛昌和我相約以三個月為期,他以自行車科學的角度,從「車輪為什麼一定要是圓的」開始,質疑至今為止所有的設計理論和技術,希望可以找出並界定「什麼才是真正好的公路車」。

我則帶著「對騎公路車的人而言,到底什麼才是有意義的、有好處的?」這個問題,一一去請教世界各地的選手、騎士、專業店、專業媒體達人等,希望能出個「清楚明確的題目」給張盛昌。

我們也有一個 TAET 的默契,「除非能找到正確清楚的戰略,否則戰術和戰鬥是沒有意義的」;換言之,這個專案就不應該被成立。

張盛昌動作很快,他把自行車科學的架構整理得很完整,並且讓整個開發部門動起來,分別指派負責的區塊、品項,釐清許多似是而非的命題,並有計畫地探求真解;而他自己更在法國物色到一家擁有多年飛機和汽車測試經驗、小卻專精的風洞實驗室,建立協同研發的密切夥伴關係。

我這邊倒是沒什麼真正的進展,去請教的人大多還是在原來的窠臼中打滾,沒有人能給我一些突破性、建設性的意見。我在美國旅行,眼見三個月的約期很快就要到了,心中充滿失落和無力感,不知道回去要如何給信任我的張盛昌交代。

旅行的最後一站,回到加州的美國公司。我和負責全球行銷的 An Le 談到我拜訪許多捷安特店發現的新問題:我們每年都努力推出很多新車種,經年累月,不知不覺已經有幾百種產品了,店面空間有限,不知如何陳列;碰到不那麼專業的客人來到店裡只是要買一輛車的時候,也不知道如何協助顧客選購真正適合他們需要的自行車。

我很喜歡和 An 討論我的一些未成熟、成形的隨興想法,因為我們兩個人的特質相輔相成:我喜歡天馬行空,許多點子在腦海裡自然醞釀;An 則是邏輯非常清楚,用字遣詞精準到位。

我和他談起我的新構想「捷安特自行車世界」,認為如果能把所有車種依使用目的和地形(公路、山林或跨界),以及騎士想要達到的水準和程度(競賽、運動或休閒代步)分門別類,用圖來表示,應該就很容易懂、很容易選擇了。我邊說,An 邊在白板上畫,不一會兒,「捷安特自行車世界」的九宮格就形成了。An 很喜歡這個工具,認為不管是協助顧客選車、店面陳列行銷,甚至商品企畫開發都很好用。

他順便聊起他在推廣公路跑車時碰到的一個困境。以前只有 TCR 的時候,明星只有一個,很聚焦;當他全力推 DEFY 時,大家喜新厭舊,DEFY 的銷量上去了,TCR 卻下來了。所以他在煩惱,以後如果推出空氣力學車,愈是強調空力車好,是不是會讓人誤以為 TCR 和 DEFY 比較差或過時了,而影響銷售呢?

如果能像「捷安特自行車世界」這樣就好了!

哎呀,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

回到臺灣,我立刻找張盛昌來辦公室,在白板上畫了「公路跑車的世界」。

不管什麼樣的公路跑車,車架的輕量、強固和高踩踏效率都是必要條件,但依使用者的目的和需要,可以特別強調爬坡性能、低風阻係數或舒適耐騎;換言之,沒有所謂哪一輛車最好,而是在那個需要、那個目的裡,它是最合適的。

張盛昌眼睛發亮地喊道:「找到了,這夠清楚了!而且不只解決了空力車的命題,還一箭三鵰地釐清所有公路車的定義問題。」

他立刻成立新的空力車專案,從自行車的科學出發,由人車一體的風洞試驗著手,歷時十五個月,前後開發測試了八十八個版本,終於找出設計的最佳組合。成品命名為「PROPEL」(推進器),於 2013 年秋季正式問世,一推出就造成轟動,被世界各國的專業雜誌一致肯定、推崇,譽為「地表最快的空氣力學公路跑車」,把捷安特品牌推向最高殿堂的地位。而難能可貴的是,在 PROPEL 全球熱賣的當下,居然也帶動了「公路跑車三劍客」另外兩個成員 TCR 和 DEFY 的銷售同步成長。

文章來源:領客體育

【延伸閱讀】

騎乘表現的關鍵 自行車騎乘技術的判斷

數據解密 2020全球女性參與跑步、自行車人數大幅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