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過傷痛與波折 曾廷瑋從長跑中找尋存在意義

0
686

「朋友說我很會講幹話,那乾脆就去唸哲學系好了。」現為森林跑站ASICS 品牌贊助選手的曾廷瑋笑說。就讀師範大學體育系碩士班的運動哲學學門,有著十多年長跑資歷,私底下的他一份樸直,不同於馳騁於田徑場上的英氣勃發。

才從傷痛中復原的廷瑋,今年才在青年盃田徑公開賽奪下一萬公尺第五名,全國大專校院田徑公開賽三千障礙優勝,三月下旬原住民族運動會奪下一千五百公尺、五千公尺、路跑公開組三項優勝。不只是場地賽剽悍,2019 年在日本花卷半程馬拉松跑出 69 分 29 秒的半程馬拉松成績,擁有五千公尺 14 分 54 秒、一萬公尺 31 分 38 秒的實力。然而,現實彷如黑夜般吞噬了他,當一切順水推舟之時,2020 年的小腿撕裂傷為他的長跑人生帶來一連串的波折,也讓他對於跑步有不同的目光與心態。

照片來源:曾廷瑋臉書
照片來源:曾廷瑋臉書

跑輸女生也無所謂 有運動就好

「國小比較像是去玩,爸媽希望我身體強健,所以讓我去體育班跑跳。當時個子很嬌小,也不突出,為了參加大隊接力去測一百公尺還跑輸女生。」自小喜歡運動的廷瑋笑說:「真正開始練田徑是上新北市重慶國中,因為媽媽是北體畢業的體育老師,所以家裡滿支持的。」

自認為速度不如他人,反而有一回在 12 分鐘測試跑拿到了全班的前三名。猜想也許自己的天賦是在中長距離。踏上國中接受了八百公尺、一千五百公尺的訓練,隨著年齡漸長,專項訓練也越往長距離前進。從愛玩變成田徑隊隊員,家人也有話說。

照片來源:曾廷瑋臉書
照片來源:曾廷瑋臉書

「既然你今天選擇要繼續練,要有不同的心態面對運動這件事。」國中後進入田徑隊受訓,廷瑋轉述了媽媽的期許:「不同於國小只是玩一玩,要對自己的訓練與比賽負責。」國中時期的田徑訓練相當嚴格,讓天性調皮的廷瑋吃了滿多苦頭。

「其實,我成績最一開始練起來的原因是怕被罵。我只要跑慢、沒有跟上,或是表現出『不行了』的表情就會挨罵。」曾廷瑋說道,他也沒想到,一開始連學姊都跟不上,慢慢地卻能與學長們並駕齊驅跑在一塊,甚至超越學長。在嚴格要求下,他在全中運一千五百公尺跑進前三名。也是那時候,明白地清楚自己更適合長距離項目。

國中畢業前往田徑強校三重商工就讀,接受陳念青老師及李雅惠教練的指導,也在那裏開啟了對三千公尺障礙的熱愛。事實上,三重商工不只是田徑強校,也是三千障礙著名的搖籃,從周庭印、曾廷瑋、江英瑋到女子選手鄭淳之、國內紀錄保持人陳昭郡等都是蛻變自三重商工。

剃頭謝罪 成名太早稍有鬆懈

「不管是誰,第一次跑三千障都是不知道怎麼開始的,也不知道怎麼就結束了。因為場上遇到的狀況會比原先預想的多更多。」曾廷瑋說道:「但一直練下來,三千障對我來說最有心得,也是我所有項目中最好的。」憑著跨過障礙的一身本領,2015 年全國中等學校運動會跑出 9 分 13 秒 67 優勝成績並締造高中男三千障最快紀錄,技驚四座的他後來陸續參加亞青、青年奧運兩千障,並在全運會拿下冠軍。

照片來源:曾廷瑋臉書
照片來源:曾廷瑋臉書

自三重商工畢業後的他,有感國中恩師一段話而投入師範大學:「現在的工作與成就,都是運動這件事帶給他的,因此希望能盡自己所能為運動奉獻,回饋社會。」現在廷瑋也指導政大乙組,幫助政大學生跑出好成績以此回饋。

儘管有著三千障礙的光環,卻不妨礙他升上大學後挑戰多項目的意願:「我大一大二是跑一萬跟障礙,大三是跑千五跟障礙,大四是跑五千一萬,每個時期都有不同的目標。」隨著每一年的目標而調整自己的訓練走向,身為學生的他為了世大運與全國運動會而努力。

但剛升上大學畢竟年輕懵懂,他自評課業只是中間排名,稱不上好也不壞,但對於運動亦有自己的期許。大學生涯重在多嘗試、多摸索,同時顧好學業、系上活動以及體表會(體育表演會)。「我媽常說,人生不求滿分,得過且過就好。」曾廷瑋笑說:「但如果是自己喜歡的,就要對得起自己。」

大學新生的他,為了參加亞青賽把一萬公尺練到 31 分成績,但之後就鬆懈下來投入大學系上活動。投入並參與多個體表會活動、以及學習多項術科訓練,加上日間的課程與田徑專項訓練,常常是深夜入睡,隔日一大早要起床晨操。

生活很忙,訓練也不到位,愛玩電動跟徹夜玩樂等。取得前往亞青的資格後,廷瑋只把自我要求拋在腦後,想當然耳,隨後接來的大專盃五千一萬競賽跑得很差。差到他在賽後剪了一個平頭懲罰自己。

「沒人逼我要這麼做,但這是我自己的選擇。」他說道:「這都是我自己的選擇。」很多事情可以得過且過,但唯獨跑步這件事不行。

亞洲青年田徑錦標賽的教訓

2016年相隔數個月的時光,廷瑋從創個人一萬 PB 到只在亞青跑出差強人意的成績。這件事狠狠地打了他一個耳光,也重新審思自己的生活。

「我那一年如願達標了亞青資格(2016 新北市青年盃 31 分 38 秒),」廷瑋說:「但亞青是我跑過一萬公尺最慢的一場比賽。」那一年他在亞青跑出 33 分 58 秒的成績。相隔三個月,他從 31 分掉到 33 分尾。

「我真的鬆懈了。」廷瑋說,回想當年,面容上沒有感慨或嘆息,也不再怨懟。

照片來源:曾廷瑋臉書
照片來源:曾廷瑋臉書

在場上沒有拿出最好的自己,也讓他有所體悟。「人不可能每天都是 100 % 的最好狀態,可能我今天只有 80 % 的狀態,但我有沒有把今天的 80 % 完整百分之百的拿出來。」他說:「如果我狀況只有 80 %,專注上也只有 80 %,那就是只能拿出 64 %。」面對比賽一如人生,只要能拿出當下狀態百分百的專注程度,那麼即使沒有最好也坦然接受。

生涯中最大的坎 小腿肌撕裂傷

「要對自己負責。」他說:「我不後悔一年級的生活,因為累過一次,狼狽過一次,我更清楚知道自己要甚麼。」二年級之後,他調整生活節奏,隨年齡一點一點地轉變心態,不讓自己過得太忙,也把重心擺在訓練上頭。

事過境遷之後,他反思自己現在的想法。「活在當下,把當下做到最好。『花時間在一件事』跟『有沒有把心留在上面』是兩件事,」他說:「就像每個人都會花時間訓練,但為什麼每個人的訓練效果都不一樣,只是花時間不夠,你還要把心思放在上面。」

照片來源:曾廷瑋臉書
照片來源:曾廷瑋臉書

在 2020 年大專盃前夕,一次訓練間腿部拉傷,抱持著僥倖心態參賽大專盃,最後黯然跳車收場。「那一年暑假訓練時腳踝扭傷,然後我也沒有做補強或甚麼恢復,就想說不會痛就好了」曾廷瑋說道:「後來訓練強度越來越高,因為腳踝的活動度不足,小腿肌代償就拉傷了。」

大專盃跳車之後,休息一個月又貿然參加臺北馬拉松半程項目幫學妹配速,傷勢未癒又回返訓練,禍不單行又生膝蓋滑囊發炎。「我自己有點賭徒心態,覺得好像還可以,就去跑看看,」他說:「因為到大學前都沒有嚴重的傷害,會以為自己很強壯。但比起以往,現在的訓練量更大也更強。」屢經傷害,曾廷瑋心知無論是心態或訓練都必須調整,經歷過讓他杵拐杖行走的大傷,看著學弟在田徑場上奔馳訓練的模樣。

廷瑋感慨地道出這一年傷痛的覺悟:「不怕訓練上的痛苦,只怕受傷時的煎熬。」

跑步作為一種志業

110 年新北市全國運動會,曾廷瑋在前一屆全運會奪下三千障礙金牌,今年他也打算再次連霸衛冕,更遠大的目標則是 2022 年杭州亞運。「不跟別人比,要跟自己比。」他說道。109 年全運會他在三千公尺障礙跑出 8 分 59 秒 42 個人最佳,如果要瞄準 2022 年杭州亞運,他就得把自己的成績提升到 8 分 45 秒。也因為難,才有挑戰的必要。

「不放過自己,」他說:「我跟以前的我不一樣了。」

照片來源:曾廷瑋臉書
照片來源:曾廷瑋臉書

現在的曾廷瑋持續探索自身極限,不受未來的侷限。他引用敬重的洪鈺釗學長的名言說:「跑步不一定是你一輩子的職業,但可以是你一輩子的志業。」未來的他,甚至想過回屏東老家開一間民宿,讓田徑選手可以用比較少的資源就能在這邊訓練,就如同他國中教練說的『把一切回饋給這個環境』。

從大學一年級到碩班,短短幾年卻彷彿度過多年春秋,長了不只十歲成熟。歷經懈怠、成名與傷痛,曾廷瑋不只是把跑步視為人生志業,也能站得更高,看得更遠。

曾廷瑋 Ting-Wei ZENG 臉書粉絲頁

【延伸閱讀】

迎向逆風也要樂觀以對 樂於吃苦的長跑巨人周鴻宇

步幅型還是步頻型跑者 亞瑟士因材適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