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地利數學博士碾壓整掛職業選手 先發制人拿下女子公路賽金牌

0
3885

來源出處:Santini / Yu Fang Hsu

與昨日騎半天才上班的奧運男子公路賽相比,今日的女子公路賽刺激感是從頭倒尾沒有冷場。雖然賽會把難度降低許多,137 公里爬升 2692 公尺,也不用爬富士山。然而正中午出發,對歐洲選手來說還是相當考驗,有選手表示為此特意跑去移地訓練為了耐熱,也有選手表示關進又熱又濕的三溫暖房練車,總之各有訓練密技。今日天氣看起來是較為炎熱乾熱,沒有午後雷陣雨的樣態。

照片來源:reuters
Tokyo 2020 Olympics – Cycling – Road – Women’s Road Race – Final – Tokyo to Fuji International Speedway – Tokyo, Japan – July 25, 2021. Anna Kiesenhofer of Austria in action during the Women’s Road Race. Pool via REUTERS/Michael Steele

女子賽與男子賽不同,女子賽事的選手組成又更分散,每個國家的選手數量最多為四人,澳洲、德國、意大利、荷蘭和美國這些國家拿到四個名額;比利時是唯一三人車隊;其他:加拿大、丹麥、西班牙、英國、日本、挪威、波蘭和南非都是兩個,剩下的國家都是一人出賽。全部選手加總為 67 人。較前一日的男子選手少了 63 人。可能因為疫情之故,台灣選手沒有人出國爭取積分,因此沒能獲得參賽資格,因此我們也沒有轉播。

Anna van der Breggen 照片來源:theodds
Anna van der Breggen 照片來源:theodds

稍微關注女子自行車賽事的人都知道,荷蘭隊幾乎是在女子公路車方面獨霸車壇,有上一屆冠軍 Anna van der Breggen,還有上一屆奧運摔到腦震盪錯失冠軍的 Annemiek van Vleuten ,大家熟知的女武神 Marianne Vos,幾乎橫掃大小比賽。因此主集團中,一位波蘭選手在出發之前接受訪談就表示:「她認為比賽大概就會是依荷蘭選手設定的速度進行,爬山的時候,一路加速到山頂,甩掉其他人只剩荷蘭隊員。希望其他選手能想辦法一起搞砸她們的計畫。」

開賽不到一小時,果然準備搞砸計畫的人就出列了,五位選手形成領先集團:奧地利的 Anna Kiesenhofer、南非的 Carla Oberholzer、納米比亞的 Vera Looser,以及以色列的 Omer Shapira 和波蘭選手 Anna Plitcha。拉開了五分鐘的距離。

看了兩天的公路賽事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看點,兩日納米比亞的男女選手的共通點是勇於攻擊。昨天男子公路賽,納米比亞的選手出來領騎主集團好一陣子,最後嘗試攻擊,然後就消失螢光幕前。女子選手今日也是勇敢地跑出來攻擊,最後也是掉隊。但是上了螢光幕還是很有存在感,讓人著實好奇到底納米比亞人為何會這麼勇敢?這樣的策略正確嗎?如果最終都會 DNF,為什麼不刷個存在感再 DNF?

南非與納米比亞的選手掉隊後,剩下的奧地利的 Kiesenhofer,以色列的 Shapira 和波蘭的 Plitcha 並沒有停歇,一直嘗試拉開時間差,比賽來到最後 80 公里,落差來到最大的 10 分鐘。集團才意識到需要追趕並且開始追趕。 剩下 70 公里處 van Vleuten 撞上摔倒的丹麥選手後兩人的單車糾纏在一起,需要技師協助分開。Vos 下來帶領落後的 van Vleuten 追回主集團,但是耗費了一些能量才黏回主集團,剩下 40 公里時,與前方逃跑的三人時間差還有 5 分鐘。這下大事有點不妙,就算是荷蘭女子隊再強,這樣的差距也是要很拼命才能挽回。

照片來源:reuters
Tokyo 2020 Olympics – Cycling – Road – Women’s Road Race – Final – Tokyo to Fuji International Speedway – Tokyo, Japan – July 25, 2021. Anna Kiesenhofer of Austria celebrates winning gold. Pool via REUTERS/Christian Hartmann

也大約在剩下 40 公里之處奧地利選手 Kiesenhofer 再一次攻擊,脫離了以色列與波蘭選手後就展開最後的單飛里程,Kiesenhofer 她並非職業選手,但是她是三次的奧地利計時賽冠軍,是數學博士候選人在洛桑大學服務,騎車目前只是她的興趣。但主集團怎麼追,與她之間的差距消除得很緩慢,到了最後 10 公里仍有將近快四分鐘的差距,她的臉龐滿是笑意,而且不覺疲累,幾乎可以篤定奧運金牌非她莫屬。

而後面落下的以色列與波蘭選手就沒那麼好運,後繼無力地在剩下四公里的地方被主集團給追擊。最後實力最佳的 van Vleuten 單飛進終點拿下第二,後續追上的是義大利國家冠軍 Elisa Longo Borghini 拿下第三。

進終點時第二名的 van Vleuten 竟然舉雙手慶祝,我正覺得奇怪以職業選手來說,按理不會不知道第一名才可以舉手,第二名不可以舉手的賽場潛規則。果然賽後訪談出來,van Vleuten 以為自己拿下的是金牌,整個主集團都以為追回兩個逃跑選手後就是金牌爭奪戰。完全不知道 Kiesenhofer 早了 1 分多鐘進入終點。這錯誤的認知要歸因於沒有無線電的結果。大概是第一個因為無線電限制而錯失金牌的案例。

新科奧運女子公路賽爆冷金牌,安娜·基森霍夫(Anna Kiesenhofer)在訪談表示:表面上我看起來就是個業餘選手,沒有職業隊合約,有一份正常收入的工作,但實際上我把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單車上。自己管理一切,從訓練到安排來東京比賽、營養、戰術等等…完全都是靠自己。

接受訪談一開口就是:Don’t trust authority too much(不要太相信權威)。言下之意是她更相信自己的判斷。她不是只靠腳騎車還靠頭腦騎車。她的不相信體制甚至出現在賽場上,她甚至不完全相信巡迴裁判上面寫的秒差。縝密的思維出現在她的訪談之中。

但是照結果論來看,Kiesenhofer 的金牌是個不可思議的成功,一個世界排名第 94 的沒有職業車隊合約的業餘車手,單兵擊敗了一支四位含有世界前五排名的國家隊。這種完全依靠實力卻傳奇的勝利,怎麼看都非常具有奧運精神也鼓舞人心。只要有心,業餘也可能打敗職業,但首先一定要有嘗試與先發制人的勇氣!這種賽局讓我們這些守著看轉播的車迷看得熱血沸騰。

車迷們看到這個結果,紛紛的討論起職業賽要禁用無線電的議題,只能說嘴砲是可以,但這在現實世界實在太難實現了。不過四年看一次不用無線電的比賽,還是挺有滋味的!

注:如果最終都會 DNF,為什麼不刷個存在感再 DNF? 你的看法是什麼?

來源出處:Santini / Yu Fang Hsu

【延伸閱讀】

難預測的巨星 東奧鐵人女子看點爆發

風起雲湧 東奧男子鐵人的戰鬥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