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會繼續下去 大迫傑談東京奧運的意義

0
1206

對我而言,奧運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我對奧運的第一個記憶是在七歲的時候看到的長野冬奧。雖然已經不記得細節,但我因為當年的東奧而想成為跳臺滑雪選手,最後孕育出想當奧運選手的夢想。我還記得小時候在寫《未來的夢想》這類作文時,我曾寫下「想成為奧運選手」。

回顧自己的競賽生活,奧運就是我的原動力之一,能在這個舞臺上看到日本人大顯身手,我想也會成為下一代的動力。

東京奧運對我來說是第二次參加的奧運。上一次奧運我參加的是五千公尺和一萬公尺的項目,當時我充滿還想再多努力一下的心情,同時也了解到我很難在田徑圈裡和別的選手一爭高下。雖然不知道自己能跑得多快,但是因為當時的慘敗,讓我越來越想挑戰馬拉松。

剛開始我並沒有打算在田徑和馬拉松之間作取捨。但是我在田徑界的成績,不要說奧運了,就連鑽石聯賽(Diamond League)和世界田徑錦標賽都沒有得過獎。另一方面,日本選手以前曾經在世界馬拉松大滿貫拿過冠軍,我自己也在芝加哥馬拉松拿到第三名的成績。如此想來,我對這兩個項目的自信本來就有差距,而且在馬拉松這個項目也比田徑更有可能和國際選手勢均力敵。

不過,我沒有樂觀到自以為能和其他選手正面對決。如果其他選手的成績都落在二小時又二分左右,那我根本沒有勝算。然而,事情絕對不會這麼順利。

馬拉松需要一點一滴地輸出自己的能量。當別人突然加快速度的時候,如果急著想要縮短距離,累積的能量就會急速減少。馬拉松的關鍵在於不被周遭的人影響,專注在自己的節奏上並且耐心「等待」。這時比的是,當領先集團的某個選手落後的時候,誰能一直待在備選清單的上位隨時填補空缺。我認為這是日本人和國際選手較量時必要的戰略。

奧運延期一年半,有好處也有壞處。為了成為日本代表選手,我從2019年3月開始,以半年一場的頻率參加馬拉松,每次賽前都有嚴苛的訓練,所以延期之後無論心情還是體力都比較有餘裕。如果直接參加奧運,我可能沒辦法跑出最好的成績。

另一方面,我和家人分隔兩地的時間延長了一年。2020年7月中旬之後,我就一直在集訓和參賽,所以能和家人待在一起的時間只有短短幾星期。待在肯亞的時候,有時會很想家,也很想見到家人。最後的集訓地雖然在美國,但是因為有高海拔訓練,我也經常離開奧勒岡,在東京奧運前只能再忍耐一下了。

站在馬拉松的起跑線上,有一種不同於終點線的成就感。一邊和心中的矛盾戰鬥一邊完成嚴苛的練習、各種需要忍耐的時光,在站上起跑線的時候一切都會湧上心頭。

接下來,只要跑完四十二點一九五公里就結束了。心情會變得一切都雲淡風輕。畢竟是自己的國家舉辦奧運,以我的立場來說當然還是會很緊張。不過,說實話,我也只能盡力做到自己能做的而已。

我不知到在疫情下舉辦奧運到底會怎麼樣,也不知道會有什麼結果。說不定奧運根本不會辦。「如果奧運辦不成,我們這些運動員不就很可憐?」我不這麼想。

我希望大家注意我為了東京奧運而累積的努力。運動員都是在各種矛盾之中,尋找自己的故事和舞臺,帶著自己的價值觀努力前進。

當然,東京奧運能夠順利舉辦是最好的狀況。然而,即便不辦奧運,馬拉松還有亞培萬達分齡世界冠軍資格賽(Abbott World Marathon Majors Wanda Age Group World Championships)這種國際賽事,選手還有很多不同的選項。即便沒有東京奧運,我們為了這一天而做的努力也不會白費。我認為運動員只要找到奧運之外的舞臺和目標,繼續往前衝刺即可。

在選定日本國家代表團之後經過十五個月。回顧自己的日誌,讓我回想起因為疫情而停滯不前、被迫變更行程、很想停下腳步的那些日子。即便如此還是要挺身往前,我認為這就是我們這些運動員的價值。

還有一個月。我們能做的,就是無論遇到什麼狀況都要相信自己、勇敢前進。因為奧運結束之後,屬於我們的故事還會繼續下去。

文章來源:決戰前:大迫傑東奧訓練紀事(附大迫傑跑步訓練日誌)12月21日上市

【延伸閱讀】

退役,但精神會繼續傳承。大迫傑:我想要改變日本田徑

跑馬拉松這檔事 體能占六十意志占四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