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曇花一現的跑者 Edna Kiplagat 跑馬十年的分享

0
1353

上週,麥爾坎.葛拉威爾與大衛.艾波斯坦通信分享了關於運動的想法與思考,在葛拉威爾的看法裏,跑得長遠(跑步壽命)比最佳表現更為重要:「我傾向一個跑者長達十年都在前十名,而不是只在某一年拿到第一名,而其他年份都沒能與之媲美。」事實上,就長跑這類講究持久與耐力的運動,曇花一現似乎不匹配這樣的特質。而已經 43 歲的肯亞好手 Edna Kiplagat 艾德娜‧基普拉加特就是具有持久佳績的跑者。

照片來源:insidethegame
照片來源:insidethegame

跑馬拉松十二年來的艾德娜共跑過 24 場馬拉松,贏過六場優勝,登上十四次凸台,在紐約馬、倫敦馬與波士頓都曾獲得優勝,兩場世錦賽金牌,以及零棄賽。自從她 2010 年紐約馬拉松首戰告捷之後,至今都有不錯的成績,去年也在波士頓馬拉松女子第二名。很少有跑者能在馬拉松競賽的後段仍有出色的表現,她在波馬以 2 小時 21 分 40 秒獲得第四名。別忘了她的年齡。

《戶外雜誌》的特稿人 Martin Fritz Huber 馬丁‧胡貝爾特地在一場十公里賽事採訪了她,期許能從艾德娜口中獲得一些明智的建議。因為用不了多久,每個人都會成為四十歲 up 的跑者,也許可以學到一些東西。

維持速度是必要的

艾德娜自 1996 年以來持續參加國際賽,當時她代表肯亞參加越野和田徑世界青年錦標賽。在後者的比賽中,她獲得了 3000 公尺銀牌。過了 25 年之後,她心底明白偶爾降低距離,從馬拉松跳出來跑短距離賽的必要性。

「十公里對我來說是一場短距離比賽,但它讓我有機會測試我的速度,」艾德娜表示:「我的下一場馬拉松賽在 11 月左右,所以我還有很多時間來準備短距離比賽。為了跑好十公里,我必須減少訓練里程並專注於速度訓練。我知道競爭會相當激烈,但我很高興前來挑戰。」

擁抱你參加的比賽

有鑑於艾德娜在世錦賽和波士頓等競賽上令人印象深刻的記錄,馬丁‧胡貝爾有一個先入為主的想法,她會明顯偏愛領跑在前、無懼風格的比賽。但在 2019 年波士頓馬拉松她跑出 2 小時 19 分 50 秒個人最佳的那一年,她對有配速員、或刻意安排跑出最佳成績的設計並沒有特別想法:「我參加的大多數比賽都是錦標賽或困難的賽事,但我不介意跟著配速員跑。我總會訓練自己的心態,為所有事做好準備。」

照片來源:insidethegame
照片來源:insidethegame

不單純為自己比賽

艾德娜‧基普拉加特從來沒有中途退賽,這件事更加令人印象深刻。因為當事情進展不順利時,職業運動員通常會想要離開賽道。如果跑不到獎金的話,就可以放棄了嗎?在 2018 年低溫酷寒的波士頓馬拉松,艾德娜是唯一完成比賽的非洲跑者,當大多數職業選手都一一因為體溫過低而退賽時,她以第九名跨過終點。

「即使比賽不順利,我也會努力去完成比賽。」她說:「我常會提醒自己,如果我棄賽,會讓我的訓練夥伴、團隊,尤其是我自己失望。所以我會努力去完成,如此我就會知道已經用盡了全力。」

年紀不是問題

艾德娜在波士頓跑出佳績之後,一舉把四十歲組的賽事紀錄往前推。而艾德娜則說,她沒有想過以分齡組運動員身分參賽。在理智上,她明白在四十歲之齡仍有這樣的競爭力很幸運,但這不是在比賽時應該浮現腦海的想法。「我不想將年齡放在心上,因為我想維持強壯。」

但他們也沒有否認

儘管艾德娜不認為自己是長青組跑者,但隨著年齡增長,她也確實改變了訓練方式。在身體復原方面最為明顯,她說:「三十多歲時,我跑完馬拉松之後只休息一週,第二週就可以為下一場比賽做準備。現在,我需要三週到一個月才能恢復。如果我做任何速度訓練,至少需要 48 小時才能恢復。如果下一回訓練需要額外多一天,我不會就此強迫自己。」

以正面的心態開始和結束

即使有一個完美的訓練週期,身體狀態非常好。誠如艾德娜所說,比賽日要跑好很大程度上仍取決「起床後的感覺」與「好的精神狀態」。雖然聽起來很玄,但確實成功的運動員需要一定的心理平衡。對她來說,要抱持著自信出賽,即使是世錦賽、奧運甚至有一堆年輕選手同場較勁時也是如此,當然,她是有理由抱持自信的,因為她以前也來過這兒。

 

【延伸閱讀】

誰說身心障礙不運動?台南、高雄、屏東友善課程一次看

你還可以再快一點 進入速度平台期的解法